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二章 毀滅,還是洗禮?

第五百二十二章 毀滅,還是洗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南笙馬上恐懼不安起來,大聲叫嚷:「救我,救我」

他在向楊詔呼救。

楊詔聽到了,可惜卻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面對實力超絕的楊開,他已動用了自己所有能動用的手段,可也僅僅只能破開那黑蛟的一欣御,連觸及楊開的身體都無法做到,哪有餘力向南笙伸出援手?

就算有餘力,他也來不及反應。

下一刻,南笙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住了嗓門,撕心裂肺的叫喊聲陡然卡住。

站在他身邊不遠處的向楚驚愕地朝他望去,眼眸劇烈顫抖起來。

他發現,自己的南大哥雙眸失神,生機迅速消散。

咻……一道華光自南笙的頭顱里激射出來,返回楊開的手上,重新變成那柄小劍的模樣。

南笙仰面倒了下去,雙目瞪圓,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雙眸失去神采。

諸人無不變色。

場中,除了幾個實力高深的神遊境強者之外,誰都沒看清這柄小劍到底是什麼時候攻過來的。

甚至就連那幾個看到一絲玄機的強者,也眉頭緊鎖著,暗暗心驚,他們不知道如果楊開用這件神魂秘寶來對付他們,自己是否能擋得下來。

神魂秘寶,與一般的秘寶不一樣,那是以神識催動的秘寶,只傷神魂和識海。

它能發揮出來的威力,與武者的神識力量強弱直接掛鉤。神識力量強,能發揮出來的作用就大,反之亦然。

這小劍雖然是天級上品,檔次不低,可如果沒有龐大的神識催動,它也無法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見識到這樣的一擊之後,正與唐雨仙力拚的那兩個血侍再也不敢猶豫,紛紛後退,守護在楊詔身旁。

他們怕楊開殺興大發,萬一用這一招來對付二公子,那事情就鬧大了。

唐雨仙並未追擊,微微喘氣著,隻身擋在楊開面前。

黑蛟盤繞,直立起十幾丈長的身軀,巨大的三角腦袋和細長的雙眼緊盯著人群中的向楚,閃爍陰寒的光芒。

南笙忽然死亡,向楚被嚇得魂不附體,這才知道楊開確實有能力在楊詔的守護下擊殺掉自己。

心中惶恐至極,恐懼又駭然地朝楊開望去,不知下一刻是不是自己的死期就會到來。

有心尋找能夠庇護自己的強者,可左右望去,所有人都離他遠遠的,一臉的忌憚之色。

這些人,有許多曾經都與向楚和南笙稱兄道弟,一起飲酒作樂,暢談未來,可是現在,他們卻避向楚如蛇蠍,生怕被他連累,從而導致自己也被楊開盯上,死得不明不白。

人情世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向楚忽然覺得有些心灰意冷,憤世嫉俗起來,神色不禁變得猙獰萬分,沖那些遠遠避開他的人嘿嘿冷笑。

楊開緩緩睜眼,捏著手上的小劍,眉頭緊鎖著,一身真元浮沉不定,氣機翻滾。

轟隆隆……

天空中有悶雷的聲響傳來,如大地深處敲響了壯魄的戰鼓聲,震得每個人耳膜都發顫,心臟劇烈跳動。

風起雲湧,遮蔽了整個戰城的烏雲越來越濃郁,越來越厚實,漸漸地,戰城徹底陷入了黑暗,不見一絲光明。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所有圍觀的武者都在竊竊私語,看著天空中匯聚不散的烏雲,不禁心中急躁,惶恐不安。

某一處,一直背負著雙手靜觀事態變化的夢無涯,卻是眼前一亮,雙目灼灼地盯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楊開,臉上竟浮現出一片期待的神色。

「師傅,師傅」夏凝裳喘著大氣,不知什麼時候也從府邸里跑了出來。

夢無涯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指在嘴邊噓了一聲。

夏凝裳不禁縮了縮脖子,輕聲問道:「師傅,師弟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看著象走火入魔,卻又神智清醒,這混蛋也不知道出了什麼變故,真是讓人不省心。」夢無涯一臉鬱悶,自從來到戰城,他可是幫楊開擦過不少次屁股。雖然他口口聲聲跟楊開說不會插手奪嫡之戰的任何事情,但當楊開這邊面臨一些困難的時候,他還是不得不出手相助。

「那他現在有沒有事啊?」夏凝裳的美眸中一片擔憂,焦急地問道。

「應該沒事。」夢無涯緩緩搖頭,神色怪異,「不但沒事,看他這樣子,似乎有要突破的感覺。」

「要突破」夏凝裳驚呼一聲,捂住了小嘴,抬頭望著天空中厚重的烏雲,感受到那雲層里蘊藏的毀滅性的威能,不禁花容失色,恍然大悟:「師傅你是說,這是師弟突破帶來的異象?」

「應該是。」夢無涯也是為之震撼。

從來沒有哪個武者在突破到神遊境的時候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那雲層里蘊藏的天地威能,根本不是神遊境武者能夠承受的,就算是此刻的自己,也不一定能接得下來。

「這樣的洗禮,師弟能承受得住么?」夏凝裳慌了。

武者們在每突破一個大境界的時候,都會引起天地間的一些變化,牽引附近的天地靈氣,為自己的身體洗禮。

在洗禮的過程中,武者可以吸收那些天地靈氣,強大自身。但每一個武者的資質不同,身體素質不同,所以在洗禮的過程中,能得到的好處也不一樣。

資質越好,身體素質越好,得到的好處自然就越大。

夏凝裳晉陞神遊境的時候,也經歷過這一關,不過那時候她牽引過來的天地靈氣,甚至還不到現在的十分之一。

這樣的天地威能,已經不能稱之為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