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我們兩清了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我們兩清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有罪……上傳了章節,居然忘記發布了,純屬意外,幸虧過來看了下。。

秋憶夢等人頓時露出緊張的神色,他們都看出楊詔的蠢蠢欲動。

而且,在楊開體內那股邪惡能量的影響下,楊詔很難再擺正心態,妥善地處理眼前的局面。

他也被影響了。

同為楊家子弟,他更是年輕一代的老二,此刻自身成就卻遠遠不及楊開,心中不禁生出羨慕嫉妒的情緒。這種負面的情緒被放大,楊詔的眼珠子都有些微紅。

「二公子,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向楚冷喝,趁熱打鐵。

楊詔終於下定決心,重重地點了點頭,揮手朝天上指去,冷喝道:「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他!」

楊詔身旁的兩位血侍怔了怔,全都露出一絲為難的表情。

正如其中一人之前所說,血侍堂的所有人都對楊開相當敬佩感激,但是此刻,楊詔卻下令讓他們阻止楊開晉陞,他們頓時有些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楊開現在是在一個相當緊要的關頭,在晉陞的過程中若真的被人干擾而失敗,極有可能身死道消,魂飛魄散,就算不出現這樣惡劣的結果,也可能會一身成就止步在真元境九層。

兩位血侍哪裡忍心下這種毒手?

心中不禁有些反感。但楊詔說到底還是他們的主家,是他們追隨的公子,聽到命令還是得動起來。

「當老夫不存在么?」地魔桀桀怪笑著,在旁邊看戲看到現在,地魔早就熱血沸騰,殺氣騰騰了,此刻見楊詔不顧後果地下達那樣的命令,當即冷喝一聲,與唐雨仙兩人一起攔住了那兩位血侍。

「楊詔你喪心病狂!」秋憶夢也怒了,嬌喝一聲。領著府上的所有人都竄上了高空,團團將楊開包圍,誓要守護他的安危。

「誰敢擋,誰死!」楊詔神色猙獰著,向自己府上的武者們下達了進攻的命令。心中的邪惡被放大之後。楊詔已經不擇手段了。

人群的後方,向楚低聲獰笑著,陰毒地望著天空中似乎無法動彈,只能接受天地能量洗禮的楊開。臉上一陣快意涌動。

楊開冰冷地望了他一眼,淡淡道:「南笙死了,你今天也跑不了!」

向楚不禁往後退了幾步,旋即又穩住步伐,色厲內荏地吼道:「楊開你少嚇唬我。你先度過眼前的難關再說吧!」

兩邊的武者已經打了起來,地魔和唐雨仙兩人聯手,不但抵擋了楊詔身邊的兩位血侍,還牽制了他府上十幾位神遊境高手。

秋憶夢等人人數雖然較少,可圍聚在楊開身邊,守望相助,一時半會倒也不至於被敵人突破防禦,各種秘寶武技的光華綻放,將漆黑的戰城印照的燈火通明。

狂暴的能量肆意。攻守戰瞬間打響!

那茶樓內,楊威有些痛心地搖了搖頭:「老二做得太過了。」

柳輕搖也輕輕點頭。雖說奪嫡之戰可以不擇手段,但眼下是楊開最緊要的時刻,真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那可是影響一輩子的事情。

說話間。楊威緩緩地站了起來,拋去自己的偽裝,露出本來的面貌。

「大少要出手了么?」柳輕搖斜視著他,淡淡地詢問一聲。

「恩。」楊威頷了頷首。「以楊家大少的身份,出手!」

說完。身形一晃,帶著自己身邊的血侍便朝戰場中衝去。

柳輕搖一愣,忽然笑了起來:「大少果然真君子!」

楊威是說自己以楊家大少的身份出手,並非是以奪嫡之戰公子的身份出手,這也就意味著他這次行動僅僅代表了他自己。

他完全可以調動府上的兵馬,趁機去偷襲楊開府或者與楊開府上的武者聯手,攻打楊詔。

可他並沒有這麼做,顯然不想趁人之危,當得起柳輕搖的稱讚。

片刻後,楊威抵達楊開身旁,待看到他現身在此地,秋憶夢頓時警惕萬分,冷喝道:「大少怎麼來了?」

楊威看出她的猜疑和忌憚,也沒答話,只是沖自己身旁的那位血侍淡淡點頭,神遊境八層的血侍立刻俯身衝下,殺進混亂的戰場中。

秋憶夢不禁臉色稍靄,微紅道:「多謝大少出手相助!」

楊威淡淡頷首,沒有居功的意思。

這一幕也被楊開印入眼底,不禁心中微暖,沖大哥點了點頭,兄弟二人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下方,向楚一直在沖楊開出言不遜,挑釁滋事,企圖以言語來干擾楊開此刻的心境。

他沒膽量衝上來,只能用這種卑鄙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不安和憤怒,最好是讓楊開心境不穩,晉陞失敗,那才是他最渴望看到的一幕。

楊開府這邊所有人都被他的污言穢語弄的臉色難看,可根本沒人能抽出手去攻擊他,導致向楚越發地囂張猖獗,目中無人起來。

楊開厭惡地看了他一眼,忽然伸手拿出一個由淡藍色髮絲製作成的小人,屈指彈了幾下。

遠方,圍觀的人群中,一個身穿黑衣黑袍,身形看似嬌小的女子忽然尖叫起來,伸出兩隻手捂著自己的額頭,委屈又無奈地朝天空望去。

在那半空中,楊開又曲起了手指。

這女子再也不敢遲疑,趕緊朝前衝去,一邊沖一邊大聲嚷道:「來了來了,別彈了!」

聽到她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楊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見他沒有繼續彈的意思,水靈才大口地喘息一聲,眼中流露出憤恨的神色,咬牙道:「你這混蛋,到底要幹什麼?」

「幫我這一次,這東西還給你!」楊開忍著巨大的痛楚,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