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來了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目睽睽之下,地魔大放厥詞,在八大神遊之上面前侃侃而談,讓所有人都對他側目不已。

「不知所謂!」楊立庭冷哼一聲,揮手就是一掌打出。

在那一掌下,地魔不禁身子一矮,險些跌跪在地,但他依然強硬地撐住了,反倒是他身邊不遠處的傀儡血魔,驟然爆開,如那向楚一樣,屍骨無存。

地魔的雙眸陡然綻放出絲絲寒光,冰冷地望著楊立庭。

「恩?」八位神遊之上全都神色一怔,似乎沒想到地魔居然有這麼強大的抗壓能力,楊立庭的那一招縱然沒有用出全力,也不是神遊境武者能夠抵擋的,最起碼也應該是斷骨吐血,重創倒地的下場。

可地魔僅僅只是矮了下身子——這根本不是神遊境武者能夠做到的事情。

楊立庭雖然老早就看地魔不爽了,但他好歹也是站在巔峰上的人物之一,一招未能奏功,倒也抹不開臉面繼續攻擊地魔,只是冷哼一聲,不再理會他。

地魔獰笑不止,望著楊立庭的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傀儡血魔煉製不易,就這麼被楊立庭一掌打成齏粉,他自然心中惱火。

顧忌楊開此刻的狀態和處境,地魔也只能忍氣吞聲,不敢糾纏。

「楊前輩……」秋憶夢小心翼翼地呼喚了一聲,心中忐忑不安,抿了抿乾澀的嘴唇輕聲道:「楊開正在突破之際,您若有什麼指教,能先告訴晚輩么?晚輩稍後一定替您轉達!」

她看出一點楊立庭心中的想法,卻不敢確認,只能用這樣的說辭來替楊開爭取一些時間,也指望楊立庭念及血脈親情,不要做的太決絕。

哪知楊立庭根本沒有理會她的意思,一雙眼睛依然直直地盯著正在接受天地威能洗禮的楊開,神情一如剛才那般冷冽。

傲骨金身內的邪惡能量自從楊開的意識沉浸到腦海中之後,就一直毫不間斷地在往外噴涌。到了這個時候,不但沒有收斂的跡象,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楊立庭的眉頭緊鎖著,其他七位神遊之上的臉色也都不是太好看。

「楊兄,這小子怕是真的走火入魔了!」胖老者一聲嘆息。「可惜了這麼好的苗子啊。」

他早就讓楊立庭出來制止楊開的暴動。可楊立庭卻沒有聽。拖延到現在,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只是他體內怎麼會有這麼龐大的邪氣?」另外一人眉頭緊皺,有些疑惑不解。

一個真元境九層的武者,根本不可能具備這麼多真元。他的丹田和經脈。又不是無底洞,這麼龐大的能量,幾乎都比得上一個神遊境巔峰了,而且還在往外迸發。

「看樣子,他修鍊邪功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一個臉色暗紅的老者沉聲道。扭頭望著楊立庭:「楊兄,你到底要怎麼做,趕緊拿個主意啊,放任他這麼搞下去,戰城裡這幾萬人怕都要墜入邪魔之道,他雖然是你楊家的血脈,可也不能因為他而導致生靈塗炭。」

「何須你來說!」楊立庭冷哼一聲,看樣子是有了定計。

「前輩,你到底要怎麼做?」秋憶夢連忙上前一步。沉聲詢問,芳心越來越不安,越來越擔憂。

秋道人皺了皺眉,緩緩伸出一隻手,秋憶夢頓時感覺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牽引。扯到了秋道人身邊。

「太長老……」秋憶夢花容失色。

「楊家的事,你不要插嘴!」秋道人緩緩搖頭,說話間,往秋憶夢體內打入一道能量。秋憶夢頓時僵硬在原地,動不得。開不了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雙眸里溢滿了失措和焦急。

「你小子也給我閉嘴!」霍家的那位神遊之上眼看霍星辰有些不知死活的欲開口說話,連忙如法炮製,將他扯到身邊禁錮。

霍星辰不禁翻了個白眼。

楊開府上出身八大家的兩位公子小姐瞬間失去了話語權,剩下的人立刻意識到不妙了。

這八人顯然是想對楊開幹什麼啊,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做的。

「楊兄,事不宜遲,要動手就趕緊動手吧。」有人催促道,面露不耐之色,他們坐鎮封神殿,只顧著自己修鍊,期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窺探出更高一層的境界,可今日卻被楊開打擾,不得不出動,自然有人心情不爽。

並非每個人都如胖老者那樣,同情憐憫楊開的遭遇,惋惜他的資質。

楊立庭輕輕點頭,望了一眼圍聚在楊開身邊不遠處那些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等,開口道:「都讓開!」

關鍵時刻,董胖子站了出來,略顯肥胖的臉上有些緊張之色,卻依然堅定地擋在楊開面前,不卑不亢拱手詢問道:「前輩到底想幹什麼,能說來聽聽么?」

胡家姐妹也跨前一步,站在董輕寒身旁,嚴肅地朝楊立庭望去。

萬花宮的四個少女,紫薇谷的駱小曼,問心宮的左方,飛羽閣的儲景山,端木家族的五位神遊境……

所有人都上前來了,排成一列。

八位神遊之上不禁訝然,沒想到楊開的人緣這麼好,在這種關頭還有人敢替他出面說話。

他們相信,若不是秋憶夢和霍星辰被禁錮,肯定也會成為他們其中的一員,而且會是領頭的兩個人。

楊立庭也沒動怒,只是輕輕點頭,耐心說了一句:「我要阻止他晉陞!」

眾人勃然變色,董輕寒駭然詢問:「為什麼?」

如果楊開的晉陞在這裡被阻止,那他的修為可能就會徹底被廢,淪為普通人。從雲之巔跌落到世界的最底層,這樣的打擊,恐怕沒人能承受。

楊立庭緩緩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