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二十九章 被打擊了

第五百二十九章 被打擊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武煉巔峰529_武煉巔峰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二十九章被打擊了楊詔府前,鴉雀無聲。

無數雙眼球都緊盯著楊開,表情極為的精彩。

楊開這一次晉陞給眾人帶來的震撼,簡直難以言喻。

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巨大的疑惑,目視著楊開,神色獃滯。

晉陞神遊境,能牽引出如浩劫來臨般的天地異象?一個剛突破到神遊境,開闢出自己識海的武者,能擁有那麼強大濃郁如實質的神識力量?

見識到這一切的人,幾乎都無法理解。

向來古井不波的中都第一公子柳輕搖,終於苦笑起來,他發現,此刻的楊開給了他一種巨大無匹的壓力,讓他竟生出一種不可與之對抗的心情,似乎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連觸碰到他衣角的資格都沒有。

神情苦澀,柳輕搖輕聲對站在他身旁的楊威道:「大少,你說對了,你們家老九的成就比我要大的多。」

說完,又搖頭道:「真是個怪物!」

楊威一臉傲然之色。

八大家的強者們眉頭緊鎖著,神色凝重至極。

他們若不是知道楊開剛剛突破至神遊境一層,甚至還看不出他的深淺,那強橫的神識力量,隔絕了所有人的窺探,這個發現,讓他們悚然動容。

能隔絕他們的窺探,這就說明楊開此刻具備的神識力量,不比他們差,最起碼也是半斤八兩,甚至還要強上一絲。

怎麼做到的?

怎麼修鍊的?

他們這些人,每一個都是百多歲高齡,修鍊神識無數年,如今在神識力量的比較上卻跟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旗鼓相當。

八人無論是誰,都不禁生出一種羞臊的感覺。

「這小子現在是人還是邪魔,我想楊兄應該能看得出來吧?」凌太虛笑眯眯地噎了楊立庭一句。

楊開此刻,身上的氣息平淡無奇,沒有絲毫真元波動流出,也沒有之前的那些邪氣滿身的狀態了,雙眸清澈。黑白分明,再正常不過——除了他那很不正常的力量之外。

如果還要強將走火入魔的惡名冠在他頭上,那楊立庭就真是瞎子了。

冷哼一聲,楊立庭道:「現在他能恢復神智,恐怕也只是運氣使然。總有一天他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到那時候,休怪老夫出手不留情!」

說罷,化為一道流光,朝封神殿的位置衝去。

他已不想再留下來了。身為楊家的太上長老,這一次卻有一種當了大惡人的感覺。

他也只是為了家族榮譽考慮,不想楊家出現邪魔之徒,可清理門戶不成,反倒被不少人厭惡。

楊立庭就算心態再好。也有些失衡!

楊立庭一走,其他七人也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紛紛離去。

秋道人在臨走之前皺眉望了楊開一眼,淡淡道:「別再修鍊邪功了。」

那胖老者同樣警醒了楊開一句:「聽話,修鍊邪功對你沒好處,以你的資質,修鍊任何功法,日後都大有前途,沒必要追求一些速成的方法。」

胖老者顯然是以為楊開之所以年紀輕輕便這麼強大。乃是因為修鍊邪功的緣故。

雖然事實不是如此,可他說到底也是好心,楊開只能輕輕點頭,不去解釋什麼。

他沒有修鍊過邪功,身體內的邪惡能量也僅僅只是因為傲骨金身的緣故。

更何況。他並不想把正邪分的那麼清楚,那只是每個人的道不同!

力量,始終是自己修鍊來的,將這力量用於何處。才是最重要的。

「楊開,恭喜你了。」秋憶夢笑容滿面地走上前來。開口說道。

其他人也連忙上前,一片道賀聲響起。

楊開微笑地望著眾人,懇切道:「謝謝你們。」

縱然是在晉陞中,意識不是很清楚,楊開也能察覺這裡的人為自己做出怎樣的努力,面對楊開的道謝,眾人都心安理得地受了。

目光越過眾人,楊開沖八位血侍也輕輕點了點頭。

八位原本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血侍們,此刻全都神色蒼白,氣血虛浮。

這是施展了霸血狂術的代價!雖然他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最後也沒能與楊立庭等人打起來,但那毫不遲疑勢要守護楊開到底的強硬姿態,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如果他們不表現的那般強硬,楊立庭等人也不會退讓。

儘管虛弱,可八位血侍依然笑的很開心。

最後,楊開才面向凌太虛和夢無涯,恭敬地行了個大禮:「師公,夢掌柜!」

「起來起來。」凌太虛伸手一托,撫著長須道:「你平安就好。」

夢掌柜輕哼一聲:「你這臭小子,以後可別再給老夫惹麻煩了。」

「一定一定。」楊開連連點頭,這段時間也麻煩了夢無涯不少次,讓他心中確實有些愧疚。

轉向凌太虛,楊開問道:「師公不走了吧?」

楊開一直不知道凌太虛就隱藏在戰城內,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這事恐怕只有夢無涯才稍微了解一點,這麼長時間沒有他的半點音訊,此刻見到,楊開也放下心來。

凌太虛點點頭:「暫時沒打算走。」

「那好。」楊開笑了起來,「弟子也在日前找到了蘇顏他們,只怕他們不日便能抵達戰城,有您在這裡,那我就放心了。凌霄閣的弟子,還得由您教導才成。」

「莫要怕我馬屁,老夫是留下來與夢兄作伴的。」凌太虛微微一笑,扭頭看了一眼秋憶夢,忽然道:「我記得你這丫頭的氣息,就是你帶人放火燒了我的宗門。」

秋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