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三十三章 別讓她把你吃的骨

第五百三十三章 別讓她把你吃的骨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府邸外,向天笑領著自己家族的武者,與楊開和秋憶夢告別。

夕陽西下,向二公子的脊樑挺得筆直,大步流星,朝前方走去。

他無愧無疚。

他的身後,只跟著不到十人。

當日他來投靠楊開的時候,帶了裝滿四口箱子的物資,二十多武者,但這麼長時間,大大小小的戰鬥打下來,人數只剩下這麼點了。

其他人,都已戰死,用自己的血肉鑄就了楊開府一次次輝煌的勝利。

目送他和向家眾人的背影消失,楊開才收回目光。

那些人,他知道名字的,只有向天笑一個人,其他人,他連話都沒與之說過一句,可依然不可抹殺他心中的敬意和感謝。

對向家是如此,對府邸上其他勢力的武者們同樣如此,楊開很感激他們,如果沒有這些人匯聚在一起,單憑他一個,就算實力再強,在奪嫡戰中也翻不出什麼浪花。

秋憶夢忽然覺得有些傷感。

這是第一批離開楊開府的武者,不是因為利益糾紛,不是因為生死仇怨,而是因為道德和家族的束縛。

「向家有向天笑領導,應該會好很多。」楊開深吸一口氣。

最起碼,他比向楚那種人要可靠,如果向家日後是由他來繼承,楊開不介意與向家聯盟,化干戈為玉帛。

秋憶夢捋了下耳邊的秀髮,輕笑道:「如此說來。你倒算為向家幹了一件好事。」

「可惜向家是不會領情的。」楊開自嘲一笑,「回吧。」

轉過身。還沒來得及走進府中,神色忽然一冷,伸手朝旁邊抓去。

那一隻手,似乎在無形之間變長了,一道肉眼看不見的能量,如繩索般衝擊出去。

一聲嬌呼傳來,秋憶夢一怔,循著聲音望去。不禁黛眉微皺。

十幾丈外,一個被黑衣黑袍包裹的人,身體懸浮在半空中,正在掙扎著,她的頸脖處,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著,任由她雙腳亂蹬。也擺不脫楊開的束縛。

「咦?」秋憶夢訝然,剛才這人的驚呼傳入耳中,讓她感覺有些熟悉,定眼望去,卻看不見她的面貌,不禁有些好奇。

楊開冷哼一聲。揮手打出一道能量,將被抓之人遮蔽面容的斗笠掀飛了出去。

待看到她的真面容之後,楊開不禁眼睛眯起,一道冷冽的寒光,在他眼眸深處一閃而逝。

秋憶夢卻是神態從容。好整以暇地望著面前這個人掙扎的姿態,咯咯嬌笑:「怎麼是你啊?」

「還不放開?」那人咬著殷紅的薄唇。沒理會秋憶夢的揶揄,怒視著楊開,臉色漲得通紅,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盪出一層層勾魂奪魄的誘惑。

楊開皺了皺眉,也沒想做的太過分,他剛才只是感覺到有人不打招呼就迅速接近自己,才忽然動手的。

隨手一揮,鬆開了對方,那女子驚呼一聲,毫無形象的一屁股跌坐在地,待站起身之後,恨恨地盯著楊開。

眼中隱藏了一絲怨毒,很隱蔽。

她從來沒受過這樣的待遇。

「葉大小姐。」秋憶夢窈窈窕窕,風姿卓越地站在楊開身邊,促狹地望著對面的葉新柔,語氣說不出的怪異,「你不好好在楊詔府里待著,伺候二公子,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聽出她的話外之音,葉新柔芳心暗恨,面上卻不表露分毫,只是輕輕笑了笑,嬌滴滴道:「秋姐姐說哪裡話,妹妹我只是二公子的盟友,怎麼會要服侍他?那是府上奴婢們的事情,還無需我去插手。」

「是嘛。」秋憶夢一臉驚訝的表情,「怎麼我聽說妹妹自從與二公子結盟之後,關係就越來越好,簡直都要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了呢?」

葉新柔嬌笑不已,捂著嘴道:「姐姐定是聽錯了,妹妹我可不是隨便就把自己給嫁了的人,倒是姐姐你,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該考慮找個好歸宿了?若是姐姐有意,妹妹可以代姐姐在二公子那邊說幾句哦,最近二公子也挺失落的,若是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重新振作起來吧?」

「不必了。」秋憶夢輕笑著,扭頭看了一眼楊開:「要嫁人的話,我身邊就有一個人選。」

葉新柔愕然,沒想到秋憶夢這般大膽,當著楊開的面直接示愛,愣了一會才一臉佩服道:「姐姐果然非比尋常,這種話妹妹可不好意思說出口,妹妹臉皮薄著呢。」

秋憶夢神色和煦,葉新柔淺笑吟吟,兩妞的目光碰在一起,擦出一串看不見的火花。

府邸門口處,站著不知道出身哪個勢力的兩個門衛,聽兩人一口一聲姐姐,一口一聲妹妹,喊得比誰都要親熱,說話的語氣也溫柔萬分,好似真如姐妹一般融洽,卻不知怎麼搞的,還是感覺到一種刀光劍影的錯覺,忍不住冒了一身冷汗。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沒時間聽你們在這裡打嘴仗。」楊開不耐煩地打斷了她們言語上的交鋒,他心裡惦記著一件事,可一直沒時間去處理,自然有些著急。

「小公子待人這麼冷淡的?」葉新柔有些不滿道,「不過我既然來,肯定是有事要說。」

楊開直直地望著她,沒有過多的表示。

葉新柔怔住了:「你不會讓我在這裡說吧?」

「有什麼不方便的么?」

「當然不方便了。」葉新柔一臉鬱悶。她本來就是偷偷摸摸過來的,真要是被有心人看到她在這裡與楊開接觸,對她也不是什麼好事。

畢竟她是楊詔那邊的人。

秋憶夢顯然也顧慮到了這一點,踮起腳尖,在楊開耳邊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