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三十五章 黑書第七頁

第五百三十五章 黑書第七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偏殿內,面對葉新柔明目張胆的誘惑,楊開站起身,直直地朝她走了過去。

葉新柔抬起眼帘,嬌羞地看了他一眼,胸腔內傳來劇烈的心跳聲,面上隱隱浮現出一絲期待。

對楊開,葉新柔確實比較感興趣,能與這樣少年霸主般的人物共享魚水之歡,想必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隨著楊開的靠近,葉新柔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片刻後,楊開與她擦肩而過,一聲低沉的譏諷傳入她的耳中。

「不好意思,我對破鞋沒什麼興趣。」

葉新柔面上的期待迅速收斂,嬌美的面孔陡然變得陰森可怕,嬌軀簌簌發抖,霍地轉頭,嬌喝一聲:「楊開,你給我站住!」

楊開沒搭理她,依然邁步朝外走去。

葉新柔怒火攻心,邁步去追,但還沒靠近楊開,便被一股無形的氣浪掀飛出去,等落下地之後,楊開已不見了蹤影。

「楊開,你敢這樣對我,我要你不得好死!」葉新柔嘶吼起來,如瘋婆子般歇斯底里。

偏殿外,秋憶夢神色古怪地望著走出來的楊開,臉蛋紅紅地道:「你也太過分了吧?這樣對一個女子。」

「有什麼過分的。」楊開輕哼一聲,「沒把霍星辰叫來對她來說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我這人對女人向來仁慈。恩,她現在是你的了。」

「嘻咖……」,秋憶夢笑了起來,面上不禁浮現出一抹期待的神色。

雖說以葉新柔的身份地位,秋憶夢也不能拿她怎麼樣,但給她點苦頭吃吃,還是可以的兩個女子本來就不怎麼對付,葉新柔現在居然又明目張胆地來勾引楊開,這讓秋憶夢心中生出一股無明業火。

待楊開走後,秋憶夢才輕輕地拍了拍手。

立刻便有幾個侍衛般的武者沖了過來,恭聲問道:「秋小龘姐有什麼吩咐?」

秋憶夢嘴角上揚,露出一絲惡魔般的笑容,揚聲道:「在偏殿外守著,沒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進入!」

「是!」

偏殿內,葉新柔花容失色,忍不住嬌呼起來:「秋姐姐,秋姐姐,繞了妹妹這一次吧,妹妹錯了,秋姐姐」

秋憶夢自言自語地呢喃一聲:「哎,年紀大了,耳朵有些不靈光,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那幾個守在偏殿外的侍衛一本正經地搖頭。

「那就是我聽錯了,我還當有人在喊我呢。」秋憶夢咯咯笑了一聲,揚長而去。

幾個侍衛頓覺遍體冰寒。

他們忽然發現,秋憶夢居然也有如此腹黑的一面,再望向偏殿,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同情的神色。

那裡面,還有一個全身赤裸的葉新柔

房間內,楊開盤膝而坐,少有的心情起了些波動。

並不是因為葉新柔,再是因為接下來要做的事。

七日前,剛晉陞神遊境的時候楊開還沒察覺,等到察覺到的時候又有許多事情纏身,一直沒來得及處理,直到現在,才空閑下來。

無字黑書,又有反應了!

意念一動,那由鎮魂石製作而成的無字黑書,出現在了手上。

自得了這本無字黑書之後,楊開便在武道之路上高歌猛進,勢頭一往無前。

這其中,有無字黑書每一次解封后帶來的助力,更大的原因卻是楊開自己努力的結果。

至今,楊開也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黑書第一頁解封,自己得到了傲骨金身。

第二頁,傲骨金身訣。

第三真,那個神奇的香爐。

第四頁,得到了真陽訣這奠定自己一身真元成就的功法。

第五頁,便是指引自己前往藥王谷,得到了萬葯潭下的絕世寶藏。

同時,第六頁解封,開闢了黑書空間。

一直以來,無字黑書都沒有什麼動靜,直到晉陞了神遊境之後,楊開才感覺到第七頁的禁制已經可以窺探了。

可以窺探,就代表著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和修為,能夠玻開它的禁制,解封它,挖掘出第七頁中埋藏的秘密。

可以說,無字黑書每一頁解封,都讓楊開大有收穫。

如今又到了這個時刻,楊開怎能不激動?

深深地吸了口氣,平息心緒的起伏,手握著無字黑書,將其打開,往內灌入真元。

但很快,楊開就發現了一個異常的情況。

以前往無字黑書內灌入真元的時候,黑書都盡數吞噬,達到一定程度,禁制便會被解開,可是這一次它卻拒不接納真元的灌入,全數反彈了回來。

楊開陷入了沉思。

是自己灌入的方式不對?還是說灌入的真元不夠龐大?

又或者根本不是這樣做的。

第七頁是在自己晉陞神遊境,開闢出識海之後,才被自己感應到了禁制的存在。

這麼說來,識海和神識才是最大的關鍵。

想到此處,楊開頓時有了計較,不再往黑書內無用地灌入真元,而是凝聚出自己的神識力量,朝第七頁上衝擊過去。

黑漆漆的書頁,在神識力量衝擊的瞬間,便泛起一抹微弱的光亮,同時,神識力量也被吞噬乾淨。

見到此景,楊開頓時肯定了自己的推斷——解開第七頁的禁制,必須得是神識力量才行。

一不做二不休,瘋狂地凝聚起神識,不斷地衝擊著黑書。每一道神識衝擊過去,都會被黑書吞噬乾淨,但楊開可以很清晰地察覺到,黑書的禁制在一點點地變得鬆動,變得薄弱,如亘古不化的冰山被暴置在炙熱的陽光下,一點點地消融。

緩慢,卻能讓人察覺。

時間流逝,日隱約升,楊開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