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四十章 再起變故

第五百四十章 再起變故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還是剛才的那個偏殿,楊開坐在首位上,靜靜地等待著,府邸內所有勢力的話事人或者領軍人都在源源不斷地趕來。

一會兒之後,所有人都到齊了。

寒小七知會了楊開一聲,自己尋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楊開這才從沉思中回過神,抬起頭,朝眾人看去。

視線掃過,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印入眼帘。

董家董輕寒,紫薇谷范鴻和駱小曼,映月門陳學書和舒小語,問心宮左方,飛羽閣儲景山,萬花宮四個氣質不一的少女,端木家族五位前輩,血戰幫胡嬌兒胡媚兒,風雨樓方子奇,鬼王谷冷珊和沈奕,天元城柳飛生……

十一家助力,十一家勢力。除了凌霄閣之外,所有勢力都到了。

不但如此,藥王谷的秦澤,寶器宗的伍岩和陶陽來了,血侍們也都盡數集結此地。

陣容空前的豪華強大。

不過正因為楊開把所有人都召集了過來,才讓大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以前就算召集人,也不可能把藥王谷和寶器宗的人也喚過來。

不禁覺得有些不妙,暗暗等待楊開說話。

「楊師弟,有什麼話就趕緊說,我等著煉丹呢。」秦澤不耐煩地嚷嚷一句,這段時間在府上與夏凝裳學習煉丹之道,藥王谷那些人的煉丹術都大有漲進,秦澤幾乎是每天賴在丹房裡不出來,恨不得一輩子住在這裡。再也不回藥王谷了。

和藥王谷比較起來,這裡才是煉丹師心中的聖地啊。

楊開站起身,微微一笑,開口道:「剛才的情況有不少人已經看到了,想必很疑惑為什麼秋憶夢和霍星辰會離開。」

眾人齊齊點頭。

楊開道:「我不方便說出具體原因,但我可以告訴大家一點……」

眾人頓時屏氣凝聲起來。

「府上要有麻煩了,而且是大麻煩。」楊開沉聲道,臉色也嚴肅了下來。

眾人愣了一下,忽然哄堂大笑。

董胖子道:「自從來到你府上,就沒多少清閑的功夫。哪一次事件不是麻煩事?」

「是啊是啊。」左方也連連點頭,「可再多的麻煩,大家同心協力,也一起撐過來了,說說看,這次又是什麼麻煩。」

眾人的神情都是一片輕鬆,並不見緊張之色,顯然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能危及到諸位生命——甚至危害到諸位家族或者宗門興衰的麻煩。」楊開掃了眾人一眼,「這樣你們還笑得出來么?」

喧鬧事嘎然而止。所有人都震驚莫名地望著楊開,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沒有危言聳聽。或許情況沒有我說的糟糕,但也差不了多少。」

「不至於吧?」儲景山連連搖頭,「怎麼會這樣?我們也沒幹什麼事啊,來這裡助陣,幫你參加奪嫡戰,怎麼會危急到我們的性命甚至宗門興衰?」

「正因為你們在幫我。」楊開歉意地望著眾人,「問題出在我身上。」

寒小七忽然插嘴:「與你前段時間晉陞神遊境的事情有關?」

眾人都不禁神色一凜,陡然想起那恐怖的邪惡威能,還有八位神遊之上一起出動的場景。

直到此刻。他們也依然心有餘悸。

「不能算全部原因,最起碼有點關係。」楊開點點頭,語出驚人,「極有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我會與中都八大家為敵!」

全場嘩然,震愕不已。

與中都八大家為敵,這是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天下勢力參與到奪嫡戰。就是為了和八大家搞好關係,聚集在楊開府這些縱然不是出於這個目的,也沒想過有朝一日要與八大家對抗。

那等於是以卵擊石。

一雙雙眼眸顫抖起來,怔怔地望著楊開。似乎是想從他臉上看出一些開玩笑的神色。

可惜讓他們失望了,楊開的表情嚴肅無比。

「所以秋憶夢和霍星辰被帶走了。」楊開輕輕地吸了一口氣,「今天召集你們過來,不為別的,我只想告訴諸位,這段時間多謝諸位出手相助,以後咱們有緣再會了。」

「楊開你什麼意思?」胡嬌兒忽然站了起來,嫵媚的臉蛋上一片怒容:「你這是想趕我們走?」

楊開點點頭,沉聲道:「是,繼續留在這裡,對你們沒有好處!」

「你這混蛋!」胡嬌兒咬牙怒視著他,譏誚地笑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呼之則來,揮之即去?是你非要把我們姐妹拉進府中,現在又要趕我們走,我憑什麼聽你的?」

「姐姐……」胡媚兒一臉焦急,趕緊拉了一把,「楊開也是一番好意。」

「我又不是瞎子……」胡嬌兒嘀咕一聲,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可我就看不慣他那獨斷專行的模樣。」

楊開苦笑不已。

「我當什麼事呢。」秦澤不屑地撇了撇嘴,「原來只是這個……楊師弟,沒旁的事我先走了。八大家算什麼鳥東西,他們敢傷我藥王谷的人?借他們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

這般說著,雄赳赳氣昂昂地離開了,絲毫沒有將八大家放在眼中的意思。

眾人啞然失笑。

秦澤確實有資格這麼說,藥王谷雖然只是個二等宗門,但是因為它的特殊性,八大家確實不會對他們的人動手。

「楊開,情況到底嚴重到了什麼程度?」寒小七神色冷靜,發問道。

楊開搖了搖頭:「說不清楚,我說會與八大家為敵,也是有很大可能的事,因為一些原因,八大家的人會想要我屈服。我不願,所以就有了矛盾,但這事真的說不好,所以你們還是儘早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