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四十一章 真鄙視你

第五百四十一章 真鄙視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四十一章真鄙視你

輿論如潮,擴散的及其兇猛,前後不過半日,這些消息便已傳遍整個戰城和中都,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本來看好楊開對他報以莫大期望的那些人,也都在不經意間改變了自己的態度。

而被迫離去的秋憶夢和霍星辰,也成了輿論的主角,傳言,這兩位公子小姐正是因為看清了楊開邪惡的本質,對其力勸無果,才與楊開背道而馳。

若不是這樣,他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離開楊開府。

消息傳出,全城嘩然,為秋憶夢和霍星辰這麼長時間的付出感到不值,對楊開的做法和態度深惡痛絕。

楊威府。

自楊開晉陞神遊境之後,楊威府便再無任何動作了,所有勢力的武者都在努力修鍊,根本不將奪嫡戰放在心上,因為大少楊威都沒有信心去奪取勝利了,他們這些投靠來的武者又能做什麼?

還是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要緊,等待奪嫡戰結束之後,便離開戰城。

安安靜靜的府邸上,不聞一絲聲響,驀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份寧靜。腳步聲由遠及近,迅速來到楊威的房間前,來人連門都沒敲,直接沖了進去,急急喊道:「大少,大少!」

正在打坐中的楊威緩緩睜眼,看著一臉驚駭莫名,卻又顯得無比興奮的孟善衣,劍眉上揚,沉聲道:「善衣,跟你說過多少次,遇到事情不要這麼慌慌張張的,你每次都這樣。」

說著,緩緩搖頭,面上頗有些無奈之色。

「大少,這次的事情不一樣。」孟善衣面色紅潤,似乎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一般,可仔細看去,他的眉宇間又有一些愁容,神情複雜。

「到底什麼事?」楊威這些日子一直在閉關,兩耳不聞窗外事,對城內的輿論確實絲毫不知。

孟善衣道:「楊開大概要出局了。」

楊威神色一凜,冷聲問道:「你從哪聽來的小道消息?」

「不是小道消息。」孟善衣搖了搖頭,面色肅然,將城內這一日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講述了一遍。

楊威聽罷,神色也變得怪異起來。

秋憶夢和霍星辰離開了楊開府,這倒出乎他的意料。

而戰城內的輿論也兇猛萬分,顯然是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動了手腳,這背後之人到底是誰,已經不用猜測了,除了八大家的人之外,再無人有這種手段能夠左右輿論的動向。

他沒想到,自己那個手段通天的九弟,居然引起八大家這般重視。

隱隱地,他總感覺有一絲不協調的地方……

就算老九有成為邪主的潛質,以八大家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大張旗鼓地去為難一個晚輩,這到底是為什麼?其中又有什麼深意?

而且,是先左右了輿論之潮,讓老九在大義的立場上陷入一種被動的局面,接下來……

楊威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不禁面色一悚。

「大少,還有一事要與你說。」孟善衣皺著眉頭,期期艾艾地說了一句。

「什麼?」

「孟家傳信過來,讓我們配合二公子……擊敗楊開。」孟善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神情苦澀至極。

「孟家傳信?」楊威眉頭一挑,「我楊家呢?」

「來人說……對這件事,楊家不會插手,所以讓我們放心大膽地去做。」

他也是在閉關中接到傳信,匆匆在戰城內打探一番,明白眼下的局勢之後,才跑來告之楊威。

「配合老2……呵呵。」楊威忽然笑了起來,「就算我們兩人府上的人全聚集到一起,恐怕也不是老九的對手吧?是不是還有別的安排?」

孟善衣苦笑道:「大少洞若觀火……來人說了,我們無需操心,只要出個面,表個態就行了,其他事,二少府上會處理妥當的……」

楊威沉默起來,雙眸精芒四溢。

「大少……」孟善衣抿了抿嘴,「這次雖然是我孟家傳來的訊息,但看樣子你楊家也是默許了。」

楊威輕輕點頭,如果沒有楊家的默許,孟家怎麼會這麼做?他們也沒膽子這麼干。

「二少自那一日之後毫無鬥志,府邸上的人員也大幅度縮水,根本不可能是小公子的對手。」孟善衣神色陰霾,「可是聽來人的口氣,二少現在完全有把握將楊開府吃掉……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底氣?」

「增援,八大家的增援!」楊威一語道破天機。

孟善衣面色驚悚,楊威說出了他心中的猜測,頓時神色苦澀:「大少……他們這樣做,是不是代表已經將二公子定為楊家下一任家主繼承人了?」

增援不來大少府,而是去了楊詔府,這就已經說明了問題。

楊家顯然是希望楊詔能夠繼承家主之位,所以增援才會匯聚到他那裡,讓他擊敗楊開,奪得奪嫡戰的勝利。

楊威面上掛著一絲微笑,輕輕點頭:「且不提老九的問題,照現在這情形來看,楊家確實是這麼希望的。」

「大少你就一點都不寒心?」孟善衣頓時不岔起來。

奪嫡戰進行到現在,明面上的贏家是楊開,而最慘的那個無疑是楊詔無疑。被打擊一番便毫無鬥志了,這樣的人怎麼適合繼承楊家之主?

從心性上比較起來,楊威無疑更加合適。

憑什麼增援去了楊詔府?

楊威笑著搖頭:「我為什麼要寒心,其實真要說起來,我並不想當楊家的主人。我覺得,老九也是這個意思。」

「怎麼會……」孟善衣呆了,楊開在奪嫡戰中的表現可以說強勢至極,一副誓要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