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四十五章 你算老幾

第五百四十五章 你算老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四十五章你算老幾

這些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等到了府外,乘著月色,定眼朝前一看,頓時都有些目瞪口呆。44rc。m44rc。m

府邸前不遠處,秋憶夢孤零零地站在那裡。

在她身後二十丈開外,屬於秋家的二十多位神遊境強者一字排開,匯聚在一起的威壓恐怖至極。

愣了一下之後,駱小曼驚喜地喊道:「秋姐姐。」

一邊喊,一邊就衝出人群朝秋憶夢跑過去,胸前的一雙碩大玉峰上下起伏,蔚為壯觀。

在所有人當中,就屬她和秋憶夢的關係最好,她們兩個,一個精明能幹,一個迷糊嬌憨,在性格上倒有些互補之處,所以秋憶夢對她也相當好,兩人的感情也親密無間。

今早秋憶夢離去,駱小曼還哭了許久,直到現在眼眶都是紅紅的,精神也沒恢復過來。

此刻見秋憶夢去而復返,駱小曼比誰都要開心,美眸中泛著欣喜的光芒,似乎迷途的孩子找到了歸途,急忙沖了上去。

秋憶夢的面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傷感,神色淡漠。

當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五丈左右的時候,秋憶夢輕輕抬了下素手。

一道匹練般的光芒自她手上激射出來,打在駱小曼的雙腳前。

塵土飛揚。

駱小曼頓住了,傻傻望著面前的秋憶夢。

「別再過來了,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秋憶夢冷冷地望著駱小曼,語氣冰寒,形同陌人。

「秋姐姐……」駱小曼喃喃地喊了一聲,雙眸一片迷茫,似乎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秋憶夢從來沒對她動過手,可剛才那一下,她如果再跑的快一些,又或者秋憶夢打的再遠一些,能將她的雙腿直接廢去。

感受到秋憶夢的冷淡和排斥,駱小曼芳心卻瞬間被巨大的痛楚溢滿,嘴中不停地泛起了苦水,她下意識地感覺到了一絲惶恐不安。

正手足無措的時候,香肩上有一隻大手搭了上來,回頭一看,正見到楊開沖自己緩緩搖頭。

「回去。」楊開淡淡吩咐,說完也不等她反應,隨手將她往後扔去。

待駱小曼落下地之後,頓時發現氛圍有些不一樣了。

府邸外,楊開和秋憶夢面對面的對視著,一如早上秋大小姐離開時的場景,彼此一言不發,一切盡在不言中。

但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現在見面與早上分別時,情況完全不一樣。

「被逼了?」楊開歪著腦袋,正色地望著秋憶夢。

「沒有。」秋憶夢輕輕搖頭。

「沒有?」楊開笑了,嘴角上揚,「沒有被人逼,你帶這些人過來幹什麼?總不可能來投靠我吧?」

「我來幹什麼,你心裡清楚,何必問這麼多?」秋憶夢的臉色依舊那麼冷漠。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你不也是一樣,什麼都不會告訴我,我幹嘛要跟你講?」秋憶夢反唇相譏。

楊開聳了聳肩膀,無奈了。

「大小姐,無需與他廢話。」忽然,從秋憶夢身後傳來一人的朗喝聲。

說話間,那本來遠距秋憶夢二十丈之遠的神遊境強者們,齊齊走上前來,攜著一股強橫的氣勢,在她身後不遠處站定。

「你是……」楊開皺眉。

「秋家長老落葉堂堂主,陳軒!」那人冷哼一聲,微微揚起頭,一臉倨傲道:「大小姐念及舊情,要與你說幾句話,現在應該已經說完了。」

楊開神色不變,點了點頭:「久仰久仰,落葉堂堂主之名確實如雷貫耳。」

秋家落葉堂,等同於楊家的血侍堂,這樣的機構在八大家中,每一家都存在。這些機構里培養出來的強者,都是對家族無比忠心的。

只不過因為家族底蘊不同,聲望高低有別,培養方式不同,所以在八大家的這些機構里,血侍堂最為聞名遐邇,而血侍堂中出來走出來的高手,比起其他七大家的,都要強上一線。

尤其是血侍堂內的不傳之秘霸血狂術,這一招禁忌武技的存在,足以讓血侍堂凌駕於任何機構之上。

秋家的這個落葉堂,就是這樣的機構,裡面出身的強者,都很是了得,一旦出手,便如秋風掃落葉般乾脆利索,從來不會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時間。

正因以這種準則行事,所以落葉堂里的人一般都是急性子,最討厭別人浪費時間。

秋憶夢與楊開兩人說這幾句話的功夫,他們便已經按捺不住了,由此可見他們的性格。

陳軒哼了一聲,對楊開的恭維視若無睹,冷笑道:「既然已經說完,那便請大小姐退後。」又看向楊開,冷喝道:「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雖說你是楊家的公子,但你修鍊邪功,勾結妖邪,企圖顛覆八大家,今日便是你滅亡的時候。」

陳軒和落葉堂的這些強者,都一直身在中都,對楊開和楊開府的勢力了解的並不深,雖然他們也都在關注奪嫡戰的進展,也從旁人那聽說過楊開和楊開府多麼多麼了得,多麼多麼厲害,可陳軒一直認為這些消息水分太大,有些以訛傳訛的原因。

他身為神遊境頂峰高手,怎會將一個神遊境兩層的武者放在眼中,尤其這個人還年紀頗輕。

不但是陳軒這麼想的,其他七大家的強者們,大多都有這個想法。在他們看來,七大家這次聯軍,出動那麼多強者,有些小題大做了。

所以今夜秋憶夢帶他們過來找楊開府的麻煩的時,陳軒和落葉堂的強者們都很是振奮,認為隨隨便便便能攻破楊開府的防禦。

就連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