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戰柳輕搖

第五百四十八章 再戰柳輕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四十八章再戰柳輕搖

是啊,那個自稱夢無涯的高手呢?戰鬥打到現在,他也沒有出手,他為什麼不出手,是不屑這麼做,還是不在此地?

「夜長夢多啊。」康斬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總有一種不太美妙的感覺,或許是楊開上次傷他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反正康斬現在只要想起楊開這個人,就心裡惶恐。

高讓風輕輕點頭,在奪嫡戰進行的這幾個月來,高讓風也隨同楊詔多次與楊開交手過招。每一次楊開府上都能出人意料,締造出一些讓人想都不敢想的戰績和輝煌。

這一次看似七大家吃定了楊開府,可誰知道到最後會不會又發生什麼變故?

奇蹟這東西,在楊開府已經屢見不鮮了。

「我去幫忙!」霍星辰眼珠子一轉,說了一句之後,沒等葉新柔回應便沖了過去。

葉新柔美眸一閃,冷哼一聲,出奇了沒有阻止。

「我去會會小公子!」柳輕搖邁步走出。

這一下葉新柔鎮定不住了,連忙道:「柳公子不要,你不是他……」

話還沒說完便又咽了下去,因為柳輕搖正用一種冰冷的目光注視著她。雖說她現在是七大家聯軍名義上的負責人,她也拿高讓風康斬等人不當回事,借著楊詔的名頭獨斷專行,但對柳輕搖,她還是有一種本能的畏懼。

這是常年生活在中都,生活在這位第一公子陰影下留下來的痕迹。

葉新柔想說柳輕搖不是楊開對手,這句話自然會觸怒他。

「破鏡湖畔一戰,我說過,待小公子晉陞神遊境的時候,再與他好好打一場,現在就是時候了,誰敢攔我,莫要怪我不客氣。」柳輕搖淡淡地說道。

葉新柔擠出一絲微笑,柔聲叮囑道:「那柳公子小心,預祝你旗開得勝,好好挫不挫楊開的威風。」

下方,霍星辰已經衝到了楊開府外,笑嘻嘻地沖府外一群年輕領軍人打了個招呼。

眾人沖其怒目相視!

這些人全都不明白為什麼局勢會發展成這樣,霍星辰的霍家今夜也參與了對楊開府的攻擊,自然不討喜。

霍星辰也不以為意,反而盯著董輕寒道:「胖子,滾出來,少爺老早就看你不爽了。肥的跟頭豬一樣,還整日扮風流瀟洒,你怎及本少萬分之一的風采?」

「你說什麼?」董輕寒面色一冷,目光冰寒地望著霍星辰。

「你耳朵沒聾就應該聽到了。」霍星辰歪著腦袋,一副弔兒郎當的造型。

董輕寒呵呵笑了起來,略顯肥胖的臉上,肌肉輕輕顫抖著,隨即,邁步朝前走去,一邊走,一邊將拳頭捏的劈里啪啦響。

「這就對了。」霍星辰大笑,「區區一個一等世家的公子,也膽敢與楊開這等孽障為伍,看本少今日不打殘你!」

說著,又望向其他人,陰損道:「還有你們這些白痴,不想夭折,就早早地離開楊開,有多遠滾多遠!」

眾人的臉色變得難看至極。

「不服啊,不服的話就來跟少爺過兩招,本少在這裡等著。」霍星辰冷笑不已。

寒小七怔怔地看著他,黛眉緊皺,忽然嬌喝一聲:「給他點教訓,讓這位高人一等的公子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下一刻,十幾人竄了出去,衝到霍星辰旁邊一陣爆捶。

十幾息後,霍星辰跟死豬一樣,被董輕寒提在手上,扔進了楊開府,沖手下的幾個人道:「把他衣服扒了,丟進地窖里關個幾天幾夜,***,敢罵我肥?」

見到這一幕的高讓風和康斬等人神色怪異,一種萬分不協調的感覺油然自心中升起。

「霍少被生擒了呢,這可如何是好?」孟善衣忽然笑著說了一聲。

「拙劣的把戲!」葉新柔冷哼一聲,也沒在意。霍星辰在不在無所謂,只要霍家的那些高手在就行了。

就在霍星辰被生擒的時候,柳輕搖也找上了楊開。

「上次破鏡湖一戰未能盡興,今日特意來向小公子討教,還請小公子成全。」柳輕搖神色淡漠,望著楊開輕輕地說道。

楊開微微點頭:「柳少見諒,我趕時間,你快點。」

柳輕搖同樣點頭,表示理解,不再多說,下一瞬,氣息陡然噴發,真元狂暴涌動。

輕輕地往前跨出一步,咚地一聲悶響,響徹在天地間。

柳家九曲步!

上次在破鏡湖畔,柳輕搖就是用這一招與楊開交手的,這是柳家的不傳之秘,足有玄級中品的檔次,也是柳輕搖最為強悍的一招。

只是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因為境界上的絕對壓制,柳輕搖出招之時還留有餘地,不想勝之不武。

而這一次,柳輕搖卻是全力施展,自身的氣勢比起當日在破鏡湖畔,更為強烈剛猛。

「咚……」又是一步踩出,伴隨著每一步的踩下,都會有戰鼓般的轟鳴,震撼人的耳膜,讓人心靈悸動,渾身顫抖。

咚咚咚……

柳輕搖的身形似乎越來越龐大,越來越雄偉。

待到踩出第九步的時候,柳輕搖整個人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

他頭頂天,腳踩地,如巨人般恢宏壯魄,似乎這一片天地,是由他支撐起來的。

九步踩出,地滅天誅!這便是柳家的九曲步。

當踩出這第九步的時候,柳輕搖整個人的氣勢已攀升到了最巔峰,比起神遊境頂峰都相差不遠。

那一隻巨大無匹的大腳,堅定不移而又及其緩慢地朝楊開當頭踩下。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錯覺,似乎覺得這一腳會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