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夠了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夠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四十九章夠了

停電到現在……

啥都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啊……

焦灼的戰鬥在繼續著。

七大家聯軍的損失越來越慘重,九位施展了霸血狂術的神遊境九層的血侍,成為他們擊敗楊開府最大的屏障。

一次次地衝突糾纏,血戰不休,依然無法將這九人擊退。

他們九人,每兩人一組,能夠牽制住整整一個世家的武者。剩下一個影九,則無時無刻不守護在楊開身邊,肅清企圖敢靠近他的敵人。

葉新柔和高讓風等人的神色變了。

因為血侍們這一次施展霸血狂術能夠持續的時間太長了,根據他們得到的情報,楊家血侍的這一禁忌之術,頂多只能維持大半個時辰。

可這時間早就過了,九位血侍依然不見氣血衰竭之象,反而越戰越勇。

直到此刻,眾人才意識到,楊家屹立八大家之首這麼多年不倒,果然是有原因的。

同是出身超級世家的強者,七大家聯軍卻拿九位血侍沒有辦法,不免又急又怒。

戰圈中,楊開也無時無刻不在觀察局勢。

雖說九位血侍生猛無匹,地魔也不含糊,但府上那些神遊境卻是越來越少了,這些人數量的減少,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戰局的走勢。

凌太虛和夢無涯兩人沒有出手,楊開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兩人一旦出手,事情就可能演變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戰城內,可不止他們兩位頂尖高手。

楊開更不贊成他們兩現在出手,這兩位更合適做為威懾存在。

這一戰,不打到最後,誰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一道潔白的身影從側旁閃了過來,楊開感應到一股親切熟悉的氣息,連忙後退,與之匯合。

扭頭一看,蘇顏已經衝出來了。

「秋憶夢沒有大礙了,正在休息。」蘇顏輕輕地說了一句。

楊開點點頭。

「我幫你。」

「好!」

蘇顏本沒打算參與這一次的戰鬥,但對方人多勢眾,來勢洶洶,楊開又已經言明,這一次不再是奪嫡之戰,她哪還坐得住?安頓好秋憶夢之後立刻過來馳援。

與之同來的,還有凌霄閣的四大長老。這四人的實力也不差,加入戰圈之後,立刻讓己方取得了一些局部性的優勢。

那一面玄級中品檔次的鏡子秘寶被蘇顏取了出來,冰寒刺骨的冷意瞬間蔓延,真元往內灌入,一座座巍峨雪白的山峰在鏡面上若隱若現,鏡子內的世界,一片銀裝素裹,寒意逼人。

光芒綻放,一個巨大的結界忽然籠罩下來,將七大家十幾位強者籠罩結界內。

康斬的眼眸頓時戰慄起來,驚聲道:「是那件秘寶!」

十幾天前,南家和向家的四位神遊境頂峰高手,就是被這件秘寶困住,然後凍成冰雕的。如今再見到這一幕,康斬頓時感到驚恐。

「這秘寶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葉新柔趕緊詢問。

康斬面色凝重,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娓娓道來。

聽著他的講述,葉新柔的俏臉也變了顏色,一旁,高讓風和孟善衣同樣面色冷肅。

這樣強大的秘寶,誰能破解?

說話間,那籠罩在大地上的結界忽然破碎開來,從裡面走出兩道身影,眾人定眼看去,果然不出所料,這兩人正是楊開和蘇顏。

而之前被籠罩進結界內的強者們,此刻全都變成了冰雕,靜靜地矗立在原地,擺出千奇百怪的造型,生死不知。

前前後後不過半盞茶的功夫而已。

這還沒完,剛剛收拾掉十幾個強者的蘇顏,再一次往鏡子內灌入真元,在葉新柔等人驚悚的注視下,一如剛才的結界成型。

這一次,又有十幾人被籠罩進去。

「不可能。」葉新柔失聲尖叫起來,「這樣的秘寶施展起來及其耗費真元,她就算是神遊境也不可能接連使用兩次!」

以蘇顏自身的本事,確實無法接連使用兩次,真的這樣做了,只怕是會耗盡真元,那樣即便能困住敵人,也拿敵人沒有辦法,到頭來可能還會在結界內被敵人擒拿。

但她身邊還有一個楊開,兩人修鍊的是陰陽合歡功。

真元在彼此身上流轉不停,源源不斷。這種程度的消耗,蘇顏還承受的起。

一陣不安莜然自葉新柔的心中升起。

單靠這樣的一件玄級秘寶,楊開和蘇顏便能料理掉絕大部分對手,若再讓她施展幾次,那自己這邊還有什麼人?

正驚慌失措時,結界第二次破碎,又有十幾人被凍成冰雕。

嘩……

光芒再一度綻放,避之不及的七大家強者們,第三次被鏡子的結界籠罩進去幾個。

葉新柔終於惶恐了,面色難看,心思急轉著,卻想不出有效的破解方法。

她頭一次感覺到深深的無力,心裡不禁想,若是二公子在這裡就好了,以二公子的心性和手段,說不定能想出克制這一招的辦法。

這一招,雖然無賴單調,卻及其有效,至少對七大家聯軍是如此。

「夠了!」一聲怒喝忽然自虛空中響起,帶著無盡的威嚴,聽到這一聲怒喝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上的動作。

有一種恐怖的威壓誕生,循著壓力來臨的方向望去,眾人赫然發現,在那虛空中,出現了一隻似實似虛的巨大掌印。

那隻掌印緩緩朝下拍來,目標正是蘇顏用秘寶製造出來的結界。

碰……

掌印拍在結界上,一陣地動山搖,所有人都立身不穩。

嘩啦一聲脆響,似乎固若金湯的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