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五十六章 誰要離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誰要離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五百五十六章誰要離開

楊開眉頭一皺,詢問道:「什麼檔次的?」

說起來,他對萬葯靈液,靈乳,靈膏的檔次都還不清楚,因為迄今為止,無人給它們定過檔次的高低,現在聽夢無涯這麼說,自然有些在意。

夢無涯沒有回答,反而若有所思道:「八大家覬覦的就是這個吧?」

「差不多。」楊開微微頷首,心中狐疑,他發現,只要涉及到一些高端的東西,夢無涯從來都會轉開話題,不願多談,楊開也不知道為什麼。

他不願說,楊開也不好打破砂鍋問到底。

「這東西我用不上,你好好收著。」夢無涯一邊說,一邊又將萬葯靈膏遞了回來,若有所思地望了地魔一眼,嘿嘿笑道:「老魔,你有福了,藉助這個,說不定你也能一舉突破到神遊之上。」

「這東西真的能助人堪破神遊之上的桎梏?」楊開聞言欣喜萬分,上次凌太虛藉助萬葯靈膏,一舉達到現在的成就,楊開還以為只是巧合,可是現在夢無涯這樣說,也讓他意識到萬葯靈膏的珍貴之處。

「這東西裡面暗含了天道法則,對突破瓶頸有很強大的作用,這老魔本就有底子,有了它若還無法突破,那他乾脆自殺算了。」

地魔嘿嘿笑著,趕緊將那一小塊萬葯靈膏收了起來,如獲至寶。

「這東西的形成時間不短吧?」夢無涯看了楊開一眼。

「差不多有五六千年。」楊開如實回答。

「那就對了,幾千年歲月的沉澱……好東西啊,好東西,可惜我的封印,用這個無法完全解開。」夢無涯嘆息一聲。

「那就用這個。」說著,楊開又取了些萬葯靈液出來。

夢無涯接過,仔細一看,不禁咦了一聲:「這個也不錯,雖然不如剛才那個精粹純凈,但也是鮮有的好東西了,拿來恢復傷勢最好不過,唔……這玩意似乎還能幫人洗經筏髓呢。」

「夢掌柜目光如炬。」楊開豎了個大拇指。

夢無涯輕哼一聲:「老夫連這點眼力都沒有么?你從那弄來的,還有多少?」

楊開吸了吸鼻子,隨口報出一個數字。

三人險些凌亂,瞪大了眼珠子望著楊開。

「給老夫的徒弟一些,這東西對老夫雖然沒用,可對凝裳卻有大作用。」夢無涯當下叱喝起來,一點也不客氣。

「早就給了。」

夢掌柜恍然大悟:「怪不得凝裳這一兩年來實力的提升比以前要迅速好多,原來有這層原因。府上武者服用的玄丹,也加入了這東西吧?」

「恩。」

凌太虛苦笑搖頭:「楊家這次可真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若是他們知道楊開手上有這麼多萬葯靈液,不知會不會後悔對他的不管不問,變相威逼。

若是楊家能好好對待楊開,不要開口閉口的就要廢去他的修為,將他歸類為邪魔之徒,以楊開手上掌握的資源,他肯定不會介意分楊家一點好處。

他掌握的資源太龐大了,即便是他的親朋好友一起,一輩子也不可能用完,能提升家族的實力,他何樂而不為?

但楊家的種種做法,卻是硬生生地將這樣一個巨大的助力,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逼迫的楊開奮起反抗。

從夢無涯的房間中出來,楊開先去探視了一下秋憶夢。

秋大小姐已經沒有大礙了,她捅自己的那一下並不算太深,讓蘇顏照顧一番之後,到現在差不多已經痊癒。

與她說了自己要離開的決定,秋憶夢只是神情苦澀,也沒反對,現在這局勢,楊開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吧,我有話說。」楊開淡淡地吩咐一聲。

秋憶夢怔了下,瞬間明白他要幹什麼了,輕輕點頭,出去召集起來。

雖說她昨天早上離開過一次楊開府,到了夜間又帶人前來攻打,但最後時刻,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苦衷,對她還有霍星辰,都已不再記恨,反而還有些同情。

逼不得已走到對立面,他們心中的苦楚,又有誰知道?

秋憶夢,依然還是府中的第二號人物,這個位置無人能夠撼動。

偏殿中,所有勢力的領軍人都已經聚齊,但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悲傷,甚至就連以往最沒正經的霍星辰,此刻也是一臉正色。

眾人靜靜地等待著。

好片刻之後,楊開才站起身道;「奪嫡戰到現在已經差不多有十個月的時間了,楊開在這裡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這麼長時間的努力。雖然我們一度離勝利很近,但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讓我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功虧一簣。如今奪嫡戰也不再是奪嫡戰了,而我本人也不準備再繼續下去,幾日後,我就會離開這裡,辜負大家這麼長時間的期望了。」

所有人都沒出聲,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眾人都知道,楊開做出這個選擇和決定,也是逼不得已。

「正如我之前所說,繼續跟著我,會與中都八大家為敵,會牽連到各位背後的宗門家族的安危!之前,我也不太敢肯定,只是給大家提個醒,但是經過昨夜的事,這個擔憂已成了事實。現在的局面,已不是你們能夠決定的,所以我希望諸位能夠好好考慮,為自己的宗門家族多想想,是不是現在還應該留在這裡,想現在就走的,我不會阻攔,對於諸位這段時間的損失,我會盡最大可能的補償,丹房和煉器室里這段時間積攢了不少節餘,足夠分配給大家。」

說完之後,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

所有人都望著他,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