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六十一章 說不通

第五百六十一章 說不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康斬是真糊塗了,雖說楊開自奪嫡戰開始到瓏在,每每都有驚人之舉,讓任何人都不敢小瞧他,但他突然說這麼一句話沒頭沒腦的話,康斬還是覺得有些好笑。

楊開也看出他臉上的不信任,沉聲道:「我沒時間跟你解釋太多,信我就趕緊離開這裡,不信我,你繼續留下來,你的生死與我無關!」

說話間,便朝前邁出一步。

他這一動,立刻引起七大家聯軍的警惕,無數強者連忙凝聚起力量,凝重地望著他。

楊開的雙眸寒光四溢,面上一片不耐。

小、公子……」葉新柔忽然在人群中出現,應該是有人給她通報了消息,急急趕了過來,俏臉上浮現出一抹促狹的神色,道:「你說這話,是不是有些危言聳聽了?蒼雲邪地的人不龜縮在自己的地盤上,跑到這裡來送死么?」

「白痴!」楊開唾罵一聲,「葉新柔,我知道你對我有成見,上次的事我做的確實有些過火,但是現在我不想跟你爭辯什麼,也沒時間跟你爭辯,叫他們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小公子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人家好怕呢。」葉新柔怯弱地望著楊開,忽然又鄙夷一笑:「你說蒼雲邪地的人攻過來了,可有什麼依據,你又能拿出什麼證據?」

楊開冷漠地望著她,一言不發。

他哪有什麼依據?他的依據只是對扇輕羅的信任,對碧洛的信任!金羽鷹被派出去觀察情況,現在也還沒回來,即便回來了,金羽鷹帶來的消息,也只有他能洞悉,依然還是他的一面之詞。

見他沉默,葉新柔嗤笑一聲,攤手道:「無憑無據,你讓人家怎麼相信,這難道不是小公子你耍的手段么?」

「我沒必要耍手段。」楊開緩緩搖頭,「奪嫡戰,我已退出。楊家之主與我無關,大哥二哥誰想要,儘管拿去,現在我只想帶著我的人離開這裡。」

「呵呵。」葉新柔嬌笑連連,「小公子,不管奪嫡戰你是不是退出,你都不能離開這裡的。」

「誰說我不能離開?」

「你可以試試。」

「別逼我。」楊開的氣息危險起來。

葉新柔的笑容也迅速收斂,冷聲道:「楊開,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雖然你府上有高手,但你別忘了,你這樣做是與八大家為敵,註定沒有好下場,你以為憑你的本事,能抵擋整個中都?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葉妹妹,現在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秋憶夢站了出來,「蒼雲邪地的人,真的已經打過來了。就算你與楊開和我之間有什麼私怨,等避開這次麻煩之後,活下來再說行不行?」

「這不是秋姐姐么?」葉新柔抿嘴笑了起來,集狹地望著秋憶夢道:「怎麼,昨夜捅了自己一下,今天就康復了?秋姐姐的體質真是異於常人呢,又或者說,昨天你只是在演戲而已?」

秋憶夢的臉色陡然變得難看。

葉新柔這般不知進退,擺出一副要將楊開府眾人攔在這裡的架勢,讓她也心中怒氣,本想和她好好說說,現在看來,卻是對牛彈琴了。

葉新柔心中對楊開和秋憶夢的嫉妒仇恨,已讓她沒法正常思考。

「和她說不通了。」楊開緩緩搖頭,面上湧出一絲無奈。

葉新柔忽然冷喝道:「楊開府上眾人聽著,爾等現在立刻離開他身邊,歸順八大家,以前的事,既往不咎,若不然,我八大家必會將爾等背後的宗門和家族視為敵人,後果如何,想必你們自己也清楚。」

楊開身後諸人,齊齊變色。

葉新柔冷笑一聲:「歸順了八大家也是有好處的。只要你們願意現在站到我這裡來,我保你們的家族和宗門順風順水……這一點,柳公子可是有發言權的,是吧柳公子?」

說話間,美眸盈盈地朝旁瞥去。

在那人群中,柳飛生神色艱辛地站在那裡,楊開府無數道目光投到他身上,頓時讓他如芒刺背,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柳飛生,我草你全家!」怔了一下,董輕寒忍不住罵了起來。

天元城這個少城主,才從楊開府離開不到一個多時辰,現在居然就已經被葉新柔給收服了。

這等於是當著眾人的面,在打楊開的臉。

虧得他離去的時候,楊開還道謝送禮,感謝他天元城這段時間的付出。

聽到董輕寒的怒罵,柳飛生的面色一陣青一陣紅。

「只有柳飛生一個么?」楊開淡淡地看了葉新柔一眼。

葉新柔撇了撇嘴道:「端木家和紫薇谷倒是有些骨氣,直接離開戰城了,不過只有一個也足夠了。」

聽她這麼說,駱小曼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她還真怕自己的師兄范鴻禁不住葉新柔的勸說招攬,也改投到她那邊去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駱小曼哪還有臉面留下來?

「柳公子,跟他們說說吧,你與他們共處這麼長時間,應該也了解他們,說說你天元城得到了什麼好處,說說你現在的感受。」葉新柔得意洋洋地望著楊開,嘴上卻在對柳飛生下達命令。

柳飛生神色艱辛至極,雙手緊握成拳,面對楊開府那邊投來的目光,他幾乎已無法立足在此地。

「小公子………….對不起,我別無選擇。」柳飛生神色愧疚,喃喃道。

「不用,這就是你的選擇。」楊開緩緩搖頭,也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似乎對柳飛生叛變如此之快,根本不在意。

葉新柔愕然,頓時生出一種揮出重拳卻打在棉花上的挫敗感,忍不住俏臉有些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