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七十一章 神遊之上的秘密

第五百七十一章 神遊之上的秘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寫到這一章,我想起以前看過有個書友的留言,猜測過神遊之上是什麼境界,當時被小莫被震驚了下,因為這位書友居然說對了,其實在很久很久之前的章節里,對於神遊境以後的境界,小莫也隨口提到過,可能大家並沒有注意,因為我寫的很隱蔽,嘿嘿嘿嘿~~~~~

「這麼久?」楊開眉頭一皺,旋即笑道:「李前輩如果想問那些鎮宗之寶的事,大可不必擔心,我還是那句話,等這次難關度過,我必定會悉數歸還。「本站域名就是點,請記住本站域名!」」

對李元純此人,楊開並無惡意。

或許在他與海外諸宗那些人剛來的時候,讓楊開有些煩躁,但隨著事態的發展,楊開已經打定主意要將他們留下來,與自己共度難關了。

海外那些人,實力都不弱,五十多位神遊境,一位神遊之上,也算是一批強大的助力。

楊開怎會輕易放他們離開?如今生死存亡之秋,多一份助力就多一線生機。哪怕他們全都是真元境的,楊開也不會放過,更何況他們全是神遊境。

所以縱然以那些鎮宗之寶為名義強行留下他們的做法有些卑鄙齷齪,楊開也顧不得這些了。

李元純三番兩次跟楊開談起那些東西的事,現在一見到他,楊開以為他又想討要太一印等秘寶,連忙表明自己的態度。

李元純卻笑著擺手道:「這次老夫不是要說鎮宗之寶的事。」

「哦?那前輩有何指教?」楊開揚眉,有些意外。

李元純嘿嘿乾笑一聲,期期艾艾了好半晌,才一咬牙道;「我是想問,楊公子能不能讓我們海外的人,也進那池子里泡一泡?」

夏凝裳弄出來的神奇池水,功效委實太過強大。真元境的武者進入其中泡上幾天,最起碼也會突破一個小層次,最多的是直接突破了三個小層次,幾乎每一天,都有人在池水中晉陞。

府上發生這麼大的事,海外這些人自然也都看見了,眼紅無比。

大家紛紛表示,也想進那池水中,洗經筏髓一番。

無奈楊開在閉關,直到今天,李元純感覺到他走出房間,這才急忙來尋。

說完之後,便靜靜地望著楊開,一顆心七上八下,不知這位楊公子會不會拒絕。畢竟,海外那些人與他並不熟悉,大家也沒交情,這次來的目的,還是從他手上要東西。

如果他一口回絕的話,也是理所當然。

出乎意料地,楊開居然扭頭向夏凝裳問了一句:「那池水對神遊境高手有沒有用?」

「有用的。」小師姐輕輕點頭,看了李元純一眼,抿嘴笑道:「不過對神遊之上怕是毫無作用。」

「老夫沒關係。」李元純連忙道,「我也不需進去。」

「材料呢?夠不夠?」楊開又問道。

夏凝裳沉吟了一會,輕輕點頭。

池水中的藥材,每三天就要換一批,消耗巨大,三天時間,一個勢力的武者,基本能將池水中的藥效吸收乾淨。

重新換上一批,也能保證下一批武者更好地洗經筏髓,改善體質。

「既然夠的話,那就給海外諸位安排下吧。」楊開吩咐道。

秋憶夢點點頭,微微算了算,笑吟吟地望著李元純道:「前輩,那海外諸位就放在最後一批,不過請你放心,即便是最後一批,池水的質量也不會有絲毫改變。」

李元純大喜過望,沒想到楊開這麼好說話,他還以為這次說不定楊開不會答應,連忙道:「那就多謝楊公子。」

「客氣什麼。」楊開一臉笑眯眯的,神色親和,「從今以後,咱們也就是一家人了,有好處的事,怎能忘得了自家人。」

「呵呵……」李元純的麵皮微微抽搐著,心想這麼一弄,自己以後怕是不好意思再找楊開討要太一印了。

不過也無所謂,他既然已經把話放了出來,肯定會將那些東西歸還的,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府邸內,在楊開閉關的這一個多月內似乎掀起了一陣全民瘋狂修鍊的熱潮,無需顧忌自身的安全問題,這些人自然也想努力提升自保的能力。

不但各大勢力在等著安排進入池水中改善體質,楊開手下的九位血侍也紛紛進入閉關中。

就連被救回來的楊威,楊詔和他們身邊的四位血侍,同樣也不敢有絲毫鬆懈。

簡單地向秋憶夢了解了下這一個多月來府邸內的情況,楊開心中欣慰。

府上的人,並沒有因為蒼雲邪地的入侵而心灰意冷,他們還在努力謀求生機。

處理完這邊的事,楊開才離去,直奔夢無涯的住處。

夢無涯的房間中,只有凌太虛,地魔和夢掌柜三人。

三人這段時間時常聚集在一起,探討大道法則,巔峰之路。凌太虛從其他兩人那收穫巨大,本身修為似乎又有了一些突破。而夢無涯和地魔兩人卻時常意見相悖,吵得不可開交。

場面熱鬧非凡。

楊開到來的時候,兩人也正在爭論一些自己的感悟,凌太虛笑眯眯地在一旁聆聽,從中汲取對自己有用的意見。

道不同,不相為謀。便是夢無涯和地魔兩人現在最好的寫照,他們兩人走的道不一樣,自然有很多爭議的地方。

但大道殊途,萬法同歸,無論兩人走的那一條道,最終的目標卻都是一致的。

「三位好雅緻。」楊開笑了一聲,在他們面前坐了下來。

夢無涯和地魔也停止了爭吵,三人全都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免驚訝:「你又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