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七十八章 趕緊嫁過來吧

第五百七十八章 趕緊嫁過來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兩更~~~~晚上那更不用等了。

………………………………

「凌兄……」夢無涯大驚,凌太虛這話頓時讓他意識到一些事情。

凌太虛顯然是打算找陽柏拚命的,不過他雖然有超凡二層境的修為,但對上陽柏,也只有死路一條。

凌太虛對自己培養了陽柏一事,依然耿耿於懷,既然不能將其毀滅,那便由他將自己毀滅,這大概是凌太虛的想法。

洞悉這些之後,夢無涯的神色凝重起來。

這麼多年來,夢掌柜並無幾個相交的朋友,藥王谷雲隱峰上的簫浮生勉強算一個,剩下的也就只有凌太虛了,與楊開關係雖然不錯可他是晚輩,如今老友要去送死,夢無涯自然也不能不管不問。

「既然凌兄有這個想法,那我們便一同趕赴中都,也好有個照應。」夢無涯道。

「夢兄……」凌太虛略顯感動。

「我一同前去,可保你們安然無恙。」夢無涯微微一笑,望著楊開道:「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再等些日子吧,大哥二哥帶來的四位血侍如今也在緊要關頭,等他們突破了,我們便走。」楊開道。

屆時,十三位超凡境的血侍,再加上夢無涯,凌太虛和地魔,還有李元純,這邊的陣容已經空前強大。

而且今天還把呂斯給拉了進來,他也是一位超凡境強者。

這樣的力量,雖說不能平定中都之亂,但在楊開的計劃中,保證己方的安全還是可以的。

除非邪主陽柏不惜一切代價朝自己這邊發起攻擊。

商議妥當之後,楊開趕出去知會了呂斯一聲,一聽他居然願意帶人前往中都,呂斯驚喜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一個勁地稱讚楊開通曉大義,顧全大局,表示呂家眾人願追隨楊開云云。

幾日寧靜,楊威和楊詔帶來的四位血侍依然在閉關衝擊超凡境,自他們來到楊開已經有半年之久,前三個月,楊開在大力培養他們,利用萬葯靈液幫他們洗經筏髓,讓他們得以晉陞到神遊境九層。

後三個月,給予他們萬葯靈膏、助他們突破到超凡境,如今,快要成功了。

這幾日,呂家眾人也在府上歇腳。

府上的一切,都讓呂斯等人震愕不已。

那些進進出出的武者,有八成都是神遊境,剩下的兩成,即便沒到神遊境,最起碼也是真元境八層境界。

這裡面有很多可都是年輕一代的弟子啊!

那些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居然都到了這個水準。呂斯又是震驚又是羨慕。

他呂家哪有這種景象?二十歲,能到真元境,在他呂家都是人才了,那是要大力培養的弟子。

可在楊開府這邊,真元境算個屁。

九位超凡境的血侍,還有其他四位超凡境的頂尖強者,這樣的一個府邸,實力已經超出了中都八大家的任何一家!

呂斯和呂家這些人,在這幾天表現的很拘謹!

見識到楊開府的強盛和陣容之後,他們發現呂家似乎只是個小世家般寒酸,不禁就覺得矮了別人一頭,哪敢有什麼放肆的地方?

七日後,衝天的能量波動驟然噴發出來。

規模恢宏的天地異象再現,呂斯從自己的房間中沖了出來,怔怔地望著天空中匯聚的龐大能量,嘴唇哆嗦不已。

有人突破到神遊之上了!

而且還不是一個人!

是兩個人同時突破!

這邊還沒完,又有兩股強橫的氣息迸發出來。

呂斯呆若木雞,傻了一般。

海外太一門的李元純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呂斯身邊,與他一道望著天空,幽幽嘆息了一聲:「這還不算什麼,你沒見過九個人接二連三地突破到神遊之上呢。」

語氣中透著一股嘀噓之意。

呂斯聞言,看了他一眼,抱拳道:「閣下怎麼稱呼?」

「海外太一門,李元純!」

「太一門?」呂斯一驚,「是那個超級勢力太一門?」

李元純面色尷尬,擺手道:「呂兄嚴重了,在這裡就別提什麼超級勢力了,我太一門與楊公子府比起來,呵呵……沒法比啊。」

呂斯深以為然地點頭,何止太一門與楊開府沒法比?八大家與楊開府都沒法比。

這裡才是天下最頂尖的勢力!已經徹底超出了史上所有的宗門世家能夠具備的底蘊。

「呂兄有孫女沒?」李元純忽然問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老朽一生痴迷修鍊,並無直系後人。」呂斯迷惘,不清楚他怎麼問這個。

「你呂家好歹也是一等世家,年輕貌美的女子總是有吧?」

「這倒是有不少。」

「趕緊嫁過來吧。真羨慕你們內陸的宗門世家啊,這裡出現了這樣一個年少有為的少年,這個時候不攀關係,呂兄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太一門如果在內陸,別說孫女了,就是女兒,李某也要把她塞給楊公子。」

呂斯臉色一黑,暗想李元純年紀一大把,若有女兒的話,最起碼也是四五十歲吧?

這豈不是老牛吃嫩草?楊開樂意么?

心中這麼想,呂斯卻陷入了沉思中。李元純說的,未必就行不通。

呂家年輕貌美的姑娘一大把,個個風姿卓越,秀色可餐,若是有哪一位能得楊開青睞,那呂家就等於抱上一條比八大家要粗無數倍的大腿。

楊開說到底還是個年輕人啊,哪個年少不風流?

男人嘛,都擋不住美女的誘惑!呂斯也是過來人,自然經歷過這樣一段時期,心中這麼想著,神色也曖昧起來。

顯然是被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