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不會是來報復的吧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不會是來報復的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南北不相望,天下第一城。

這句話本是用來形容龐大的中都的榮譽之詞,但隨著蒼雲邪地的大舉入侵,這一套榮譽之詞,卻已變成了現實的狀態。

真正的南北不相望……

中都的北邊,已經被蒼雲邪地侵蝕。中都的南邊,八大家以楊開為核心,防守反擊,企圖將陽柏和五位邪王擊退。

戰鬥持續了半年之久,場面膠著。

在高手的層次上,蒼雲邪地這邊有個超凡三層境的陽柏,擁有絕對的優勢。

但在高手的人數上,八大家卻是遙遙領先,縱然這半年來戰死不少超凡境強者,可這個差距依然沒有被縮短。

彼此都拿對方沒有辦法,只能互相對峙,誰也不肯放棄中都這片地方。

三天一小戰,五天一大戰,這對八大家和蒼雲邪地的武者來說,已是家常便飯,戰鬥到如今,大家甚至都已經相當了解彼此的底細。

此時此刻,在中都南北線的分界上,又在上演著激烈的戰鬥。

不斷地有人倒下死去,卻源源不斷地有人湧入戰場,場面愈演愈烈。

不過雙方總算還有些克制,上陣的只是神遊境高手,超凡境的強者們皆都坐鎮後方,指揮調度。

即便是超凡境的強者,在經歷了這麼久的拉鋸戰之後,也會顯得疲勞無力,總不能時時刻刻地親赴戰場拚命。

蒼雲邪地這邊,五大邪王漠然地注視著慘烈的戰局,鬼王和毒王更是陰森怪笑,似乎對這血腥的一幕相當歡喜,也不會在乎手下之人的生死,不斷地讓人上陣助威。

八大家那邊,葉狂人,康銳,高墨,孟西平全都赤紅著眼珠子。一副與蒼雲邪地不共戴天的表情,紛紛將族中精銳投入戰場,勢要與蒼雲邪地的武者一決高下。

這四位,是八大家葉家,康家。高家。孟家現任的家主。

半年前,蒼雲邪地入侵,第一站便是戰城。

高家高讓風慘死在鬼王和毒王手下,葉家葉新柔和康家康斬被生擒。直到如今也依然關押在蒼雲邪地那邊,生不如死。

那一次,唯有一個孟善衣,機靈聰明,臨場應變。偽裝成普通弟子逃過一劫,不過也為毒氣和鬼氣影響,成了廢人,被孟家高手帶著逃回中都之後,孟家一直以天才地寶為孟善衣續命療傷,卻依然不見有什麼好轉之象。

四大家族的繼承人,或死或廢或被擒,身為他們的父親,四位家主自然表現的尤其憤怒。這半年來的大戰,四家也是激進無比,表現的比其他四家更加好戰。

今日這一戰,便是以這四家為主力,八大家合力朝蒼雲邪地施壓的戰鬥。

驀然。正在戰鬥的雙方全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天際邊迅速接近過來。

察覺到這股氣息的接近,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上的動作,拉開和敵人的距離。抬頭朝遠方看去。

一個小小的黑點呈現在眾人的視野中,距離實在太遠。一時半會所有人都沒看清那到底是什麼。

等了片刻,待看到一絲輪廓之後,所有人都不禁怔在原地。

因為那居然是一棟府邸!

懸浮在天空中,迅速朝這邊飛來的府邸,如一棟移動的堡壘,氣勢如虹。

府邸外,宮殿形狀的結界包裹,結界上華光溢彩,莊嚴恢宏,流動著一道道明亮的紋路,強橫的能量波動,正是從這府邸中傳出來的。

「這是什麼?」陰冥鬼王看了一會,有些沒看明白。

武者可以修鍊到真元境可以飛行,可是沒聽說連府邸也可以飛行的。

「鬼王,你不覺得外面那一層結界似曾相識么?」絕滅毒王一雙碧綠的眼珠,如鬼火般跳躍著,面上若有所思。

聽他這麼說,鬼王想了想,悚然一驚:「你是說……」

「差不多,它也正是從那個方向過來的。」

「那東西能飛?」鬼王失聲尖叫,強悍如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之人,可眼前這一幕卻讓他有些難以接受了。

「那畢竟是一件神奇的秘寶,有我們不知道的作用,也理所當然。」閃電影王忽然插話。

「那妖女呢?主上不是讓她監視那邊的動靜么,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沒見她稟告?」霸天力王嚷嚷起來,如打雷般的聲音,響徹中都城。

「嘿嘿,那妖女與我們可不是一條心。」毒王陰測測地笑了起來,話里透著深意。

「老子就知道。」雷霆獸王冷哼道,「總有一天老子要讓那賤婢在我胯下臣服!」

五大邪王對著移動而來的龐大府邸指指點點,討論不斷,八大家那邊同樣在猜測不已。

他們全都不知戰城那邊的情況如何,楊開府這樣忽然殺過來,自然讓他們提心弔膽,生怕這是蒼雲邪地的援軍。

唯有楊應豪,望著那移動的堡壘,面上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他早就從楊四爺那裡得知楊開府平安無恙,雖然一直不清楚楊開到底用了什麼手段才能保自己府邸無事,可莫名地,楊應豪覺得他有這個能力。

如今見到這一幕,所有的困惑頓時解開了。

很快,飛馳而來的楊開府便來到了中都城上,端立於府邸前的許多身影也印入了眾人的視線中。

看清那些人的樣貌之後,八大家驟然爆發出驚呼聲。

「是楊開,是楊家那位年紀最小的公子楊開!」

「他居然沒死?不是據說整個戰城都已無活口了么?」

「這府邸是怎麼回事?怎麼能飛起來的?」

「他帶了好多人過來。」

楊開一馬當先,立在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