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八十章 殺了

第五百八十章 殺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24x7小時不間斷快發此小說在八大家的陣營中,有兩位超凡境強者赤紅著眼珠子,眸中一片仇視和忌憚,死死地盯著楊開府的眾人。

他們是黃曉和姜哲。

十幾天前,兩人倉皇逃竄到中都,將自己經歷的事稟告了八大家。可讓他們失望的是,八大家的人根本不相信他們說的話。

楊開府上的武者高手有多少,分別都有什麼樣的水準,八大家是再清楚不過。縱然這些情報只是半年前的,也不至於象黃曉和姜哲兩人所說的那樣,突然蹦出九位超凡境的血侍。

這太不現實了。

儘管黃曉和姜哲兩人信誓旦旦,賭咒發誓,口口聲聲言明自己所說的一切並無虛假,但八大家的人依然沒有聽信他們的言辭,只當他們是以此為借口,不讓族中精銳前來馳援。

因為這個原因,黃曉和姜哲兩人飽受質疑,不但不被八大家重用,其他前來馳援中都的一等勢力也都排擠他們。

這筆賬,如今已經算在了楊開頭上。

若不是楊開手段殘忍,下令擊殺了他們兩家的精銳,他們怎麼可能落到今日這田地?

兩人雖然憤怒交加,可好歹也算頭腦清醒,知道以自己兩人的實力,拿楊開府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彼此交匯了下眼神,陰測測地笑了起來,悄悄地縱向一旁,來到另外兩個超凡境高手身邊。

與黃曉和姜哲相同,這兩位超凡境同樣仇視無比地盯著楊開,眼眸中一片殺機騰騰,似乎與楊開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

「向兄南兄,那小子便是殺了你們兩家繼承人的兇手,如今仇人見面,兩人難道沒什麼想法么?」黃曉陰陽怪氣地說道。

向寧聽出他話語中的蠱惑之意,不禁冷哼一聲:「我向南兩家與楊開之仇不共戴天,若有機會,自然會取他性命。不勞黃兄費心。」

向家南家是一等世家,自然也接受了八大家的徵召令,前來中都馳援,是為數不多的已經趕到中都的大勢力。

這些天戰鬥下來,兩家損失不小,向家家主向寧和南家家主南希樓心情也相當糟糕。有心退出中都卻沒這個膽量。如今一看到殺害向楚和南笙的兇手,兩位家主都分外眼紅。

南希樓扭頭望了下八大家那邊,面色陰沉道:「不知道那邊對待楊開是什麼態度。」

黃曉冷笑:「楊開和八大家早已反目,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兩位擔心什麼?」

姜哲也冷笑道:「仇人就在眼前,兩位難道還要忍氣吞聲?」

向寧和南希樓同時冷哼,雖然他們也想親手誅殺楊開,為死去的向楚和南笙報仇雪恨,但他們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包裹在楊開府外的天行宮不太簡單。

那結界一般的光幕,只怕憑藉自己的實力是沒法打破的。

打不破結界,自然沒法報仇雪恨。

正躊躇間,楊開那邊忽然動了。

他就這麼肆無忌憚,毫無顧忌地邁步走出了結界,身後十三位血侍和地魔。李元純,呂斯等人緊緊跟隨,無數神遊境也全部邁開步伐。

這個動作讓所有人都愕然當場。

似乎全都沒想到楊開的膽量如此

之大,居然敢走進這混亂的戰場中。

環視四周,打量了一眼,楊開吩咐道:「殺!」

一聲令下,那些神遊境高手齊齊撲向怔在原地的蒼雲邪地武者。剎那間,僵持的局面被打破。

楊開府這邊,有足足四五百位神遊境高手,如猛虎下山般。氣勢洶洶,那些身心疲憊的蒼雲邪地武者根本無力招架,只是一個照面便兵敗如山倒,節節後退。

慘叫聲響起,鮮血飛濺。

楊開感覺到自己識海中的金仁獨眼,再一次產生了莫名的吸引力,將那些神遊境高手死後崩潰的神識能量,吸納進自己的識海。

渾身振奮,楊開一臉喜色,靜靜地站在原地,享受著吸納的過程。

血侍們依舊沒有動,只是守護在楊開身旁,以防蒼雲邪地的超凡境高手對楊開不利。

而見到這一幕之後,八大家的家主們神色紛紛怪異起來,他們沒想到楊開居然主動出擊,而且直接朝蒼雲邪地下了死手!

「開戰!」楊應豪精神大振,朗聲喝道:「配合楊開,給我吃掉這批邪魔之徒!」

聽到他的命令,八大家那些神遊境高手和前來馳援的各大勢力也紛紛動作起來,趁著楊開府武者大肆作為的時候,氣勢如虹地撲向前方。

「機會來了向兄南兄,就看你們能不能好好把握了。」黃曉嘿嘿笑了起來,話里透著深意。

向寧和南希樓對視一眼,眼眸中雖然有些忌憚和後顧之憂,但那殺子之仇卻同樣熊熊燃燒,幾欲摧毀他們的理智。

好一會,兩人的神色才堅定下來,身形一晃,不見了蹤影。

向南兩家的精銳,隨著自家家主也朝前衝去。

黃曉和姜哲兩人靜靜地站在原地,怪笑不已,面上一片得意和幸災樂禍。他們知道,向寧和南希樓已經被他們說動了,只怕馬上就要領教到楊開府的強橫實力。

這十幾天,向寧和南希樓處處擠兌他們,讓他們一肚子怨憤,而如今,這股怨氣總算髮泄了出去。

黃曉和姜哲只感覺通體舒暢。

「楊開,納命來!」驀然,一聲怒喝傳入楊開的耳中。

正在吸納死亡高手的神識能量,楊開聞言抬頭看去,只見那邊飛竄過來兩位超凡境強者,殺機騰騰地朝自己撲來。

這讓他很費解,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得罪過他們。

神色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