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地底探尋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地底探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兩更,晚上不用等了……………

整個中都城地動山搖,大片大片的建築倒下,塵煙四起,一片末日來臨的景象武煉巔峰。

即便再不清楚局勢的人,也意識到此地有些不太安全了。

八大家和楊開府的強者們每一個都爆發出自己十二分的實力,兇猛朝陽柏進攻,企圖干擾他的動作,無奈六大邪王緊密地守護在他身邊,不突破六邪王的防禦,根本沒法對陽柏造成什麼傷害。

六大邪王,除了扇輕羅之外,剩下的五人全都是超凡二層境,其中影王和力王伊然已到了二層境的極限,不顧自身安危,拚死守護陽柏,也是防禦的固若金湯。

扇輕羅的美眸閃動著異樣的光芒,忽然,玄級秘寶輕羅扇捏在了小手上,真元灌入其中,點點熒光揮灑。

輕羅扇上那些栩栩如生的美人畫像,一個個如被賦予了生命般,從扇面上飛了出去,每一個都極盡放蕩之本能,騷首弄姿,衣衫半解,露出大片大片誘人的春光。

一陣陣呢喃的聲音響徹在天地間,似乎能喚醒所有人心中最深處的,讓人化身為發情的野獸。

這一件玄級秘寶是妖媚女王一脈代代相傳的,配合妖媚女王一代的無邊媚功,鮮有人能夠抵擋。

即便是同為超凡境的強者,也會在短瞬間失神,陷入溫柔鄉中無法自拔。

而扇輕羅此刻施展輕羅扇的威力,針對的對象卻是五大邪王和陽柏。

心思最為單純的力王,一雙眼珠子瞬間紅了起來,鼻息粗重,下身處高高鼓起,宛若頂了一個帳篷。

其他四大邪王眉頭緊皺,顯然也受了一點影響。

「賤婢!」力王驀然又清醒過來,正因為他心思簡單,所以中招快,脫離扇輕羅的媚功也快,怒吼一聲,兇猛一拳朝扇輕羅搗了過去。

妖媚女王花容失色,俏臉一白,不敢抵擋,匆忙後撤,可半邊嬌軀依然被力王爆發出來的拳勁掃中,慘呼一聲便朝地面跌了下去武煉巔峰。

陽柏一臉冷漠地望著扇輕羅,搖頭道:「輕羅,你讓我很失望,這就是你的選擇么?」

扇輕羅神色淡然,任由身子朝下墜去,輕聲道:「我說了,我已經是他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幫你對付他,」

「你會後悔的。」陽柏微微嘆息,「武道之巔,果然是高處不勝寒。」

說話間,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止。

有八大家的強者欲追下去,直接取了扇輕羅的性命,卻被唐雨仙捷足先登。

血侍們都知道楊開和煽輕羅之間的微妙關係,自然不會為難她,唐雨仙追下去,只是想營救扇輕羅。

眼看著唐雨仙將妖媚女王接住,楊開才鬆了一口氣。

咻咻咻……

一道道龐大無匹的能量忽然從地下激射了出來,這些能量之雄厚遠超所有人的想像,每一道能量都濃郁的肉眼可見,宛若從地上湧出來一條條光柱,覆蓋了整個中都。

從上方俯瞅,如今混亂而支離破碎的中都城,正閃亮著一條條直通天際的光柱,從那光柱中,散發出讓人心驚膽戰的能量。

陽柏大笑一聲,身形一晃,隨意尋了一道光柱,直接俯衝下去,很快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五大邪王依然在原地拚死守護。

「果然有地脈!」楊應豪失聲道。

見到眼前這一幕,八大家的老家主們頓時知曉.自家典籍中的記載並非空穴來風,中都城下,確實是有一條巨大的地脈。

如今,這條地脈已經被陽柏利用自己的手段尋覓到了。

「不管他要利用地脈幹什麼,都不能放任不管!」楊應豪神色難看,說了一聲後,與其他七人也緊隨著陽柏,就近尋覓了一道光柱,順著光柱的來源,衝進了地底。

楊開刀頭皺了皺:「我們也去看看。」

地魔急忙跟上。

楊開府。

一直坐鎮在楊開府維持天行宮,保護楊開大後方基地的夢無涯,神色忽然驚喜激動起來,身形一晃來到半空中,望著整個中都既蕭條又能量充裕的場景,眉宇間迸發出濃濃的喜色,驚呼道:「地脈!」

怔了一會,忽然大笑起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凝裳,隨為師走,已到為師解開第一道封印的時候了!」

夏凝裳聞言也是精神一震,連忙點頭。

她自小便被夢無涯收養,一直大力栽培,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尋覓到機會,替夢無涯解開自身的枷鎖封印。

夏凝裳也知道,想要解開夢無涯的第一道封印,就必須有巨大無匹源源不斷的能量供應,不管這能量的來源是什麼,只要分量足夠,她就能利用自己的特殊體質,以夢無涯的身軀為爐鼎,以那些能量為源泉,將第一道封印煉化掉。把人當丹煉,這是只有葯靈聖體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師徒二人也同樣就近尋覓了一道光柱,在夢無涯的守護下,遁入地下。

中都城上,八大家和楊開府的強者們依然在圍剿蒼雲邪地的武者,來犯之人死傷無數,如今只剩下寥寥百餘人,還有一些芶延殘喘的妖獸。

五大邪王雖然還有一戰之力,可被數十位超凡境強者包圍,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直等他們力竭便能將其擊殺。

局面漸漸明朗起來。

中都城下,楊開與地魔兩人順著光柱的來源不斷地往下墜落,似乎永無止境般,雖然周身被濃郁的能量包裹,讓人甘之如飴,可這樣的墜落卻不免讓人心頭惶恐,不知何時才是個盡頭.

足足有一炷香的時間,兩人才踩上實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