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五百九十六章照顧孔雀的少女

第五百九十六章照顧孔雀的少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清晨,古雲島。飄天文學

古雲島是海外為數不多的一等勢力,宗門下轄大大小小的島嶼十幾座,靈氣充裕,天才地寶無數,門下弟子也兢兢業業,勤奮修鍊,前景坦蕩。

雖然古雲島的勢力不如太一門,但缺少的僅僅也只是超凡境強

自幾年前,古雲島尋覓到丟失三百多年的鎮宗秘典――化生破月功之後,島主古風便致力於大力培養門下弟子的修為,期待有朝一日,門下資質出色的幾個弟子能夠修鍊到超凡境的層次,與太一門平起平坐。

雖然這個目標很遠大,也需要時間,但古風相信,有化生破月功的輔助,門下那幾個弟子總有希望能夠達成自己的期待。

海風徐徐吹來,清晰自然。

古雲島精英弟子鍾妙可從一夜的閉關打坐中醒了過來,體態輕盈地跳下床,稍微洗漱一番便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來到旁邊的一座簡陋的屋子前,輕輕地扣了扣門,嬌聲喊道:「師弟,師弟,起來了!」

房門應聲打開,從裡面露出一張年輕的臉龐。

望著對方深邃似乎飽經風霜的眼睛,鍾妙可微微有些失神。

她想不明白,自己這個師弟明明才不到二十,為什麼看來卻象是經歷了很多事一般。無論他的神態還是做事風格,都不應該是個年輕人所有的,還有他偶爾說出的一些話,總是耐人深思。

「師姐,早上好啊。」那人微笑地打了個招呼。

鍾妙可輕輕頷首,胸前一雙飽滿的山峰微微起伏著,惹人遐想,輕笑道:「我以為你還在睡呢,快準備下,今天長老要來看孔雀,咱們得幫那幾個小傢伙洗洗乾淨,要不然長老看到了,會責罰咱們的。」

「哦。」楊開點了點頭,返回屋內開始準備。

這裡是古雲島一處偏僻的角落,鍾妙可的工作便是照看著幾隻高貴的孔雀。

這幾隻孔雀也不是珍貴的異獸,只是普通的孔雀而已,為古雲島一位長老韓詔所有。

韓詔有神遊境七層的修為,修為不高不低,但在古雲島中卻是出了名的情種。

因為這些孔雀是他已故的夫人豢養的,韓夫人去世之後,韓詔便將它們當寶貝一般供奉著,還特意安排人手照顧這幾隻孔雀。

與鍾妙可兩人一道來到了孔雀所在的地方,楊開提來清水,幫這看著高貴又高傲的孔雀們洗凈羽毛上的污漬。

望著這似曾相識的島嶼,這有些眼熟的地方,楊開啞然失笑。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崩壞的虛空甬道傳送到這裡來。

半年前,鍾妙可正是從古雲島附近的海域里,把自己撈出來的。

崩壞的虛空之力險些將他的身體切成了無數塊,若非有骨盾守護,他早已死了。

被鍾妙可救回來之後,將養了半個月之久,傷勢才漸漸好轉。

楊開也沒急著回中都,那邊大勢已定,自己回不回都無所謂,反而是心安理得地留在這裡。

鍾妙可更是動用手上的關係,央求那位韓詔長老,將看起來一無是處的楊開安排進了古雲島,做一個記名弟子,協同自己照顧孔雀。

真是有緣啊!楊開暗暗想,當年,他可是來過古雲島的。

「師姐,你是宗門裡的精英弟子,理當可以進更好的地方修鍊,為什麼一直待在這裡照顧孔雀?這有點大材小用了吧?」楊開一邊慢條斯理地忙碌,一邊與鍾妙可說著話。

「恩。」鍾妙可輕輕點頭,她看起來並不是太漂亮,臉上還略有些雀斑,但人長得精緻,很是耐看,身材也相當美妙,與她一起共事,倒也不顯得枯燥,尤其是這個便宜師姐心腸還特別的好,若非如此,她也不會把楊開從海水裡撈出來,更動用關係將他安排進古雲島了。

楊開對她的說辭,只是無意中落入海水中的漁民而已。

「雖然島主和幾位長老都希望我進神風島修鍊,那裡的靈氣也比這裡充裕許多,可是我不太想去。」

「為什麼?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師姐不會是捨不得這幾隻孔雀吧?」楊開調笑。

「這倒不是。」鍾妙可緩緩搖頭,美眸中陷入一絲回憶的神色,好半晌才道:「我留下來,是希望有一天能夠報恩。」

「報恩?」楊開訝然。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師姐以前在宗門裡可是很不受重用的,地位也很低下,很多人都欺負我呢。」

楊開微微頷首。

「有一天,這個局面改變了。」鍾妙可說著,直起了身子,挺了挺**,擦擦額頭上的汗水,回憶道:「那天早上我起來,正準備去給孔雀餵食的時候,卻發現門上插了一柄匕首,匕首上,有一頁書函。」

「書函?」楊開挑了挑眉,「上面寫什麼?」

「上面有一行字,還有一頁泛黃的書頁。」鍾妙可微微一笑:「那行字的意思,是讓我把這些東西交給島主和長老們。」

楊開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忽然感覺這一幕,又是似曾相識的場景。

「然後我就照做了。」鍾妙可抿嘴笑著,「你猜怎麼著,島主和長老們依照那信函中的指示,居然在雲霞宗內找到了丟失三百多年的化生破月功!因為這個,島主還特意獎賞了我,讓我去丹堂領了好多丹藥,又安排我進蘊靈洞修鍊了一年多。這才造就了我現在的修為!」

鍾妙可滔滔不絕地講著,越講越是興奮,美眸中泛起別樣的光芒,雙腮微紅,兩隻手捧在胸口上:「若不是那封信函,我現在肯定還是以前那個樣子,處處受人欺負,不被人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