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零二章 好熟悉的味道

第六百零二章 好熟悉的味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扇輕羅現在的情況並非中毒,只是特殊體質的問題,萬葯靈乳肯定沒有作用。

想來想去,楊開只能走出鳳還摟。

去查探了下扇輕羅,生命體征雖然沒什麼大礙,但被楊開的真元封鎖,扇輕羅一時半會也醒不了,嬌軀發燙,如烙鐵般駭人,這麼持續下去,只怕不用多久,妖媚女王就會死去。

即便她是超凡境,也抵擋不了這個命運。

吩咐芸麗細心照嶄,楊開又去尋找碧洛,想從她那裡打探下情況。

扇輕羅的行宮不大,但也不小,從行宮的婢女那問明了碧洛所住的位置,楊開信步走去。

來到房間前輕輕地扣了扣門,裡面並無任何動靜,神識放開查探一番,發現獸洛確實就在裡面,不過氣息均勻,應該是睡著了。

等了一會,楊開才推開房問,走了進去。

隨眼一瞄,楊開啞然失笑。

碧洛正爬在床上,一動不動,身上蓋著一床薄薄的被褥,將她那玲瓏曼妙的曲線襯托的淋漓盡致,臀部處高高拱起,勾魂奪魄,惹人遐想,也不知是天然生成,還是這一路上被楊開打腫了的緣故。

而且從她裸露在外的香肩上來推斷,這女人此刻定是沒穿衣服。

楊開神色淡然,走到她床邊,尋了個椅子坐了下來。

似乎是察覺到有人靠近,碧洛終於緩緩睜開雙眸,待看清楊開的面容之後,神色一慌,趕緊伸手捏住蓋在自己身上的被褥,一副生怕楊開色慾熏心的怯弱表情。

「你幹嘛?」碧洛冷聲質問。

「你家大人把她和我的事情告訴你了吧?」楊開問道。

碧洛輕輕點頭,見楊開並無不軌之心,這才放鬆不少。

「你既然知道我們的事,那肯定也知曉毒寡婦一脈的霸道和陰毒了。」

「知道又怎樣?」碧洛將雙手搭在下巴處,擺了一個舒服點的姿勢,黯然道:「我也不能替大人分擔些什麼。倒是你……哼,你若有心的話,不妨成全了我家大人。」

「你又想挨揍了是么?」楊開冰冷的眼神朝她的屁股處看了看。

碧洛恨得牙痒痒,懾於楊開的淫威,縱然心中不服也是悶聲不吭,不敢再刺激他。

「我若成全她,我就會死。」楊開緩緩搖頭,「你不是不知道動情的扇輕羅是多麼危險,一旦我與她交合,就會被她的體液毒死,我又不是傻子。」

「你不是傻子,我家大人是傻子。」碧洛的聲音陡然拔高許多,「她為了你,可是甘願自己被情種反噬而亡!這一次你若不是心血來潮回頭看看,只怕……」怕……」

這般說著,便嚶嚶啜泣起來。

要不是楊開回來的話,扇輕羅必定撐不到他處理完中都之事再來這裡相見的那一刻。

「她能付出到這種程度,老實說,我很感動。」楊開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毒寡婦一脈,看似絕情,其實比任何女人都要痴情。」

這句話似乎感染了碧洛,讓她心有觸動,碧洛怔怔地望著楊開,好一會功夫才擦拭了下眼角:「大人若是聽到你這麼評價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這次來找你,不是為了跟你吵架,你一直陪同在扇輕羅身邊,就沒聽她說過,有什麼方法能夠解除她心中的情種?」楊開沉聲詢問。

碧洛緩緩搖頭:「情種已經大成,沒法解除的,想要大人安然無恙,只有你跟她………那個………」

楊開無奈地笑了笑:「也就是說,現在的局面,不是她死,就是我死了?」

碧洛輕輕領首:「我希望你死。」

楊開緘默。

碧洛依然啜泣著,忽然,象是想起了什麼,美眸一亮,急切道:「對了,大人曾經說過,情種如今是沒法解除了,如果能解除她動情時體液含有劇毒這個問題,那即便你跟大人……那個,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哦?」楊開揚眉,似乎也看到了一絲曙光,「那她有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

「這只是大人的猜測而已,哪有什麼切實的辦法?」碧洛的神色又一次野然。

楊開的表情若有所思起來,彷彿想到了一個關鋌的地方,卻無論如何也想不透徹。

碧洛美眸閃爍,盯著楊開,心裡也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過了許久,楊開忽然起身,面上湧出濃濃的喜色,哈哈大笑起來。

「你發什麼神經?」碧洛被嚇了一跳,有些不滿道。

「我想,我有一些頭緒了。」

「怎麼說?」碧洛也驚喜地詢問。

「扇輕羅這個體質是從她母親那繼承來的,我聽她說過,她祖上有一代人,不小心闖進了蛛母巢穴中,中了蛛毒,幸運未死,從那之後,毒寡婦一脈便出現了,每一代都是只生出一個女兒,繼承毒寡婦的體質。既然蛛母的毒是產生這個體質的根源,說不定那頭妖獸知道些什麼……」

越說越是覺得可能,楊開的思維漸漸清晰,手撫著下巴,一副智者的表情,喝問道:「碧洛,那頭蛛母哪去了?有沒有死?」

中都最後一戰,他在地底,地面上的事情並不清楚。

「蛛母應該未死,那一戰蒼雲邪地死傷慘重,六大邪王戰死四個,只有我家大人和閃電影王逃過一劫,但最後清點屍體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蛛母,我想,它應該是逃了。」

「逃了就好!」楊開大喜,「找到它,應該就有辦、法了。」

「可是你知道它在什麼地方嘛?」碧洛詢問。

「我當然知道。」楊開自信一笑。

當初他可是跟扇輕羅一起,落難蛛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