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零九章 去天狼

第六百零九章 去天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日子的流逝,天行宮內的三種色彩的強弱每一日都發生清晰可見的變化武煉巔峰。本章節由點友上傳

那漆黑的邪魔氣息越來越盛,火紅和瑩白的光芒逐漸消失。

差不多一個月後,隨著一聲爆響,漆黑的色彩充斥了整個天行宮,火紅和瑩白在一剎那湮滅。

隨即,那些漆黑的邪魔之氣紛紛朝一個源頭涌去,似乎那裡出現了一個漩渦,將它們吞噬殆盡。

漸漸地,楊開的身形呈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壓抑在中都上空一個月之久的毀滅氣息,終於退散。

嘩……

支撐包裹著楊開府的天行宮,也在這一刻耗盡了能量,崩碎開來。

天行宮的檔次未知,但自從夢無涯走後,它一直能守護著楊開府,沒人往內灌入能量卻依舊支持到現在,可見它的強大之處。

小小的宮殿從天空飄落,楊開伸手一招,將它收了過來。

這是夢無涯的秘寶,楊開試著感應了一下,卻發現根本無法與之溝通,只能作罷,將其放進黑書空間內。

靜靜地站在原地,感受著自身前後的變化,楊開的嘴角噙出了一抹微笑。

府上眾人紛紛走上前來,全都神色喜悅地望著楊開。

「開少,看你這樣子是大有收穫呀。」霍星辰哈哈大笑道。

楊開輕輕頷首:「有一點。」

十三位血侍卻是神色狐疑不解,因為他們發現楊開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吸收玉中真靈的力量,儘管成功了,可是他的修為卻一點都沒有變化,還是神遊境六層的水準。

這個發現讓他們有些不明所以。

修為沒有變化,那玉中真靈的力量,被楊開吸收到什麼地方去了?

那毀滅狂躁的真陽之力,最起碼也能讓他的修為提升兩三層才對。

不過楊開沒有明說,他們也沒有去問武煉巔峰。有時候,力量的提升並非只是修為的增加這麼簡單。隱隱地,十三位血侍此刻在面對楊開的時候,都不禁生出一絲壓迫感。

似乎只要楊開願意,便能隨時隨地地取他們性命。

紛紛搖頭不解。

吸收了玉中真靈的力量,天行宮也被收回。臨別之際。楊開的所有心愿都已達成。

唯獨讓他感覺惋惜的是,在這次對抗玉中真靈的戰鬥中,蘇顏的寒冰玉床徹底被融化了。

寒冰玉床的檔次,畢竟不如玉中真靈。

在中都繼續停留了兩三日,安排好一切,與所有親朋好友一一道別,楊開終於踏上征程。

水靈興奮地跟著他,寸步不離。

中都城外,一大群人目送他離開。不少人眼角濕潤,眼眶通紅,有些依依不捨。

「開少這一去,那異域恐怕也別想安寧了。」霍星辰輕輕地吸了口氣,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

一路飛馳,水靈顯得尤其興奮。自從她不小心落難到這個世界找不到回去的路,已經快兩年了,如今總算有回家的希望,她自然開心,一路上嘰嘰喳喳說著話,說得全是異域的情況。

楊開也不搭理她,只是傾聽。多掌握一些那邊的信息。

水靈也不惱,自顧自地說著,說累了便休息一陣,歇息好了繼續說。

兩人行進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一路飛來,楊開領略了不同的風土人情,倒也心曠神怡,心中對未來充滿了期待和幹勁。

十日後,水靈依然沒看到回家的路,終於有些忍耐不住,問道:「這是哪啊?」

「天狼!」

「天狼?」水靈圈起了小嘴,在這邊住了兩年,她自然聽說過天狼國,毗陵著大漢的另外一個國家,民風彪悍,土地貧瘠,是與大漢完全不同的地方。

「怪不得這些女子這麼不要臉。」水靈輕聲嘀咕著,一雙美眸盯著從不遠處走過去的幾個女子,那幾個女子個個都穿著暴露異常,上身僅有一條束胸,遮蔽胸前的春光,深邃的溝壑,平攤的小腹,精緻的肚臍,粉嫩的香肩,全暴露在外。

下身更是只有一條小短褲,修長的美腿奪人眼球。

這幾個女子從面前走過的時候,嘴角甚至還噙著媚笑,不斷沖楊開騷首弄姿。

「我們來這裡幹什麼呀?不是要找去通玄大陸的路么?」水靈不解。

通玄大陸,便是那異域的稱謂,那是一片靈氣充裕,宗門林立,強者層出不窮的大陸。

「找個人。」楊開隨口解釋了一句,又舉手吆喝道:「幾位姑娘留步。」

那幾個女子聞言頓住了步伐,其中一個看起來年紀最大的女子嘻嘻笑了笑,側眸望著楊開道:「你這小哥有什麼事嘛?」

她一臉有意思的表情,似乎在審視楊開的體格。

楊開也不以為意,從當年那個天狼國少女的身上,他早已領略了天狼女子的奔放,知道這邊的風情就是如此。

「我想問個路,去森羅殿怎麼走?」楊開直言詢問,並未隱瞞。

此言一出,那幾個女子面色莜地一變,年長的少女更是警惕地打量了下楊開,沉聲道:「你要去森羅殿?」

頓了頓,質問道:「你去森羅殿幹什麼?」

楊開皺了皺眉,隱隱意識到一些東西,卻還是和顏悅色道:「我要找個人,我有些東西留在她那裡。」

「找誰?什麼東西?」那少女繼續追問。

楊開笑了,此地他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碰到這一群少女,自然想打探下方向,卻不想對方居然如此警惕,好像自己要去森羅殿幹什麼壞事一樣。

他不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