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章 森羅殿外

第六百一十章 森羅殿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面對這幾個少女的詢問,楊開一直冷臉保持沉默,扮高人風範武煉巔峰。<>

倒是水靈,對什麼都好奇新鮮,很快便與她們打成一片,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但對於她們詢問關於楊開的信息,水靈也很聰明地三緘其口。

一路走下來,幾個少女頹喪地發現,根本沒探聽到任何有用的情報。

她們還是不知道這一男一女去森羅殿的目的,與紫陌大師姐又有什麼關係。

半日後,楊開的神色忽然一怔,凝神朝一個方向望了過去,嘴角噙出一抹微笑。

他感覺到了一絲親切,那是屬於自己神魂的氣息。

紫陌,應該就在那邊。

幾個少女依然慢騰騰地走著,也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楊開懶得奉陪,身形一縱便朝感應的來源衝去。

「喂……」森羅殿的幾個少女大驚,連忙呼喊一聲,楊開卻已不見了蹤影。

一炷香後,一片叢林的上空,楊開懸浮在半空,居高臨下地俯瞰著,眉頭微皺,表情怪異。

下方,山脈起伏,並無想像中超級勢力的蹤影,反而在三十里外,楊開看到了一片起伏綿延的建築群,龐大恢宏,即便隔了三十里,楊開依然能從那邊感應到不少強者的氣息。

那裡,應該就是天狼國的森羅殿了。

可是紫陌為什麼會在這裡?

入目所及,並無人影,山腹內應該別有洞天,楊開心頭瞭然。

微微放出自身的波動,很快,從那山腹中便傳來一聲嬌喝:「你們還想怎樣?我們都已經離開了森羅殿,難不成還要趕盡殺絕,多少也念點舊情,大家好歹都同出一個宗門。」

楊開愕然,哂笑道:「你這女人。火氣怎麼那麼大?不問青紅皂白,質問些什麼?」

「你是……」山腹內那女子的聲音微微一顫,似乎在回憶來人的身份,好一會才驚呼道:「混蛋楊開?」

「混蛋兩個字就免了?」楊開臉色一黑。

「咯咯……」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從山腹內傳來,不多時,一塊巨大的石頭忽然往旁移去武煉巔峰。露出一個洞口。從那洞口內,閃出一道嬌柔的身軀。

正是紫陌,還是一如既往豪放的打扮,那精美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惹人遐想,她一臉喜出望外地看著站在天空中的楊開,似乎沒想到隔了幾年,居然還能再見到他。

輕輕地撇了撇嘴,道:「你這混蛋。不在大漢作威作福,跑到我們天狼來幹什麼?」

「想你了,來找你啊。」楊開笑了笑。

紫陌白了他一眼:「我可不是什麼小丫頭,任你哄騙。」又看了一眼站在楊開身邊的水靈,嘖嘖稱奇道:「身邊居然又帶了一個美女,你這色痞。果然是無美不歡。」

「喂,別亂說話,我跟他可沒什麼關係。」水靈不樂意了。

「無所謂了,反正在他身邊待久了,你遲早是他的人。你要想是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就離他越遠越好。」紫陌嬌笑著。

「幾年不見,你不用這麼誹謗我。我又沒對你干過什麼壞事。」楊開大感頭疼。

紫陌噘了噘紅艷艷的嘴唇,哼了哼道:「沒幹什麼嘛?當年你可是又摸又親了,若不是發生了點意外,我只怕早就被你霸王硬上弓了……」

說話間。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泫然欲泣,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水靈望著楊開,一臉的警惕之色,咬牙切齒道:「原來你是這種人!」

「她污衊我你也信?」楊開大怒。

「大師姐,大師姐!」就在這時,被楊開甩掉的幾個少女也終於追了上來,紛紛飛落到紫陌身旁,滿是警惕地指著楊開道:「這個人說要來找你。」

「恩,知道了,不用緊張,他不是敵人。」紫陌微笑地解釋,「雖然很混蛋,但也救過我的命。」

「哦。」幾個少女點點頭,放下心來。

「遠來是客,你就這麼招待我的?」楊開輕輕嘆息一聲,「女人果然無情啊。」

「少在那說風涼話。」紫陌哼了哼,沉吟了片刻道:「你進來說。」

「大師姐……」那幾個少女大驚。

「無妨,待會我稟明師傅就是。」紫陌安慰一聲。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心中雖然有不少疑惑,卻也知道還是不要問的好,問得越多,麻煩越多。

與水靈兩人閃身落了下去,走進那山腹的通道中。

紫陌打了幾個印訣,洞口處的那塊大石,再一次將山洞封閉。

山洞的洞壁內,隔著十幾步,便有一些晶瑩的光芒閃爍,倒也明亮。

紫陌領路走在前方,一臉的愉悅開心,走起路來也是身態輕盈,似乎很久沒這麼放鬆過了。

領著楊開來到山腹內一個寬敞的石室內,紫陌安排他和水靈歇息下來,又讓幾個少女送了些鮮果過來。

「這裡也沒什麼好招待的,你們將就下。」紫陌嘻嘻笑著。

楊開點頭,表示無所謂,拿起一隻紅彤彤的果子,在身上擦了擦,隨手丟給了水靈。

水靈接過,滿是不樂意地咬了一口。

「你們先等等,我去跟師傅說一聲,這裡畢竟不允許外人進來。」紫陌笑著道:「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先斬後奏的。」

「看來我的面子可不小。」楊開哂笑一聲。

紫陌走後,那幾個少女便坐在一邊,排成一列,全都好奇地打量著楊開,一雙雙美眸里充滿了期翼和好奇的神色。

楊開不知道她們在期待什麼,也不多話去詢問,只靜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