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一章 這人腦袋不正常?

第六百一十一章 這人腦袋不正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所以一聽說楊開提出這樣的要求,水靈就顯得有些激動武煉巔峰。

紫陌不禁咬牙道:「我就知道,你這混蛋是沒這麼好心特意來還我自由,果然有別的目的。」

楊開呵呵一笑。

紫陌嗔了他一眼,神色凝重起來:「廢土那邊這段時間可不太安寧。

「哦?怎麼說?」楊開來了興緻。

「一直以來,天狼這邊的強者們都認為廢土裡隱藏著什麼驚天的秘密,時常便有人前去打探,前段時間,這邊有不少勢力聯手,進了廢土中,這個時候你若是進去,一旦被人發現肯定會生出些波瀾,以你現在的修為,只怕是凶多吉少。」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既然敢進,自然不會怕那些人。」

紫陌哼了哼:「口氣還是這麼猖狂。」

沉吟了下道:「你等會吧,我去回稟下師傅,若是師傅允許我外出,我便帶你們去一趟,若是師傅不允許……我給你們指明路線,你們自己找過去,那裡也不是太難找。」

楊開輕輕點頭。

紫陌再一次深入山腹中消失不見。

幾個少女依然好奇地打量楊開和水靈,水靈啃著水果,楊開神色淡然,靜靜等待,也沒搭理她們的想法。

過了好一會,紫陌才面露喜色地走了回來,招呼道:「師傅說,既然你對我有救命之恩,那這次我就得幫你,跟我走吧。」

楊開微微一笑,站起身,與水靈兩人隨著紫陌朝外走去。

順著山腹角道往外走了許久,再一次來到那塊巨石前,紫陌將其移開,三人出了山腹武煉巔峰。

才剛露面,楊開的眉頭便皺了起來有些不耐地朝一個方向望去。

紫陌也是黛眉緊鎖,凝視著那邊。

那個方向,迅速出現了一批人馬,以一個青年為首,面露戲謔之色,朝這邊望來。

那青年赫然擁有神遊境三層的修為想來資質也算出色,而他身邊的人,大多都有神遊境的修為,人數不多約莫十來個左右。

這群人大刺刺地走上前來,擋住了三人的去路,嘿嘿冷笑不已。

待看清水靈和楊開的裝束之後,一群人不禁都皺了皺眉,尤其是對水靈一頭淡藍的秀髮,那青年表現出相當濃厚的興趣,不停地掃視打量水靈眸子深處時不時地閃過一絲隱晦的淫光。

水靈的姿色也是相當出眾,再加上她不同於常人的秀髮,在某些時候自然會成為矚目的焦點。

「刑保,你又來這裡幹什麼?」紫陌當即跨前一步,沖那青年冷喝起來俏臉上一片厭惡的神色。

那叫刑保的青年呵呵一笑,好整以暇道:「紫師妹這話說的倒是有意思這裡是我森羅殿的地盤,我為什麼不能來,哦對了,師妹如今已經不是森羅殿的弟子了,我應該稱呼你為紫姑娘才是!」

說話間,面上一片得意。

他身後一群人都是滿臉椰揄,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

紫陌的嬌軀微微有些輕顫,冷哼道:「我御蟲一脈只是暫時離開森羅殿而已並沒有脫離師門。」

「紫姑娘難道還不知道,殿主已經下令將你們御蟲一脈逐出森羅殿了么?要不然為什麼你的老鬼師傅要將你們帶到這裡來居住?既然不是我森羅殿的弟子,就不能繼續留在森羅殿的地盤上。你們還是趕緊滾吧,再敢留下來,叫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紫陌臉色鐵青:「你們非得如此絕情?」

「哼不為我所用,要你們幹什麼?」刑保冷哼忽然又笑了起來,開口道:「不過也不是沒得商量,只要你能勸你的老鬼師傅歸附我父親,你們依然可以重新返回森羅殿。」

「痴心妄想。」紫陌鄙夷冷笑,「想要我師父恆附你父親?做夢去吧。」

刑保緩緩搖頭:「執迷不悟,你們都會付出代價的。」

說話間,把手一揮,喝道:「給我把這兩個大漢的武者抓過來,讓紫姑娘看看,得罪我們到底有什麼下場!」

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那些人迅速出動,一個個獰笑地朝楊開和水靈撲了過來。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刑保不太願意對紫陌這一脈的人動手,但是楊開和水靈一看便是大漢的武者打扮,他自然毫無顧忌。

楊開無奈搖頭。

他早就看出森羅殿這邊有些不太對勁,一直沒有去詢問紫陌到底發生了什麼,就是怕被捲入這場是非中耽擱時間,卻不想在臨走之前還是遇到了麻煩事。

水靈扭頭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等待指示。

楊開抬頭看天,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

水靈哼了哼,素手往前一指,一個個水泡詭異地浮現在衝過來的那些人面前。

這些水泡本只有巴掌大小,但當那些人的身體觸碰到這些水泡時,它們忽然膨脹,裂開一道縫隙,猝不及防,將那些人直接包裹在其中。

那些氣勢洶洶的武者們,剎那間就像是落水的貓兒,不斷地掙扎蠕動,卻怎麼也擺脫不了水泡的束縛,全都懸浮在半空中。

水靈再一伸手,那刑保頓時也被一個水泡包住了。

十幾個人,十幾個水泡,懸浮在半空中,任由他們如何努力,爆發真元,也打不破薄薄的水膜,所有人都倉皇失措,驚駭滿面。

紫陌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似乎沒想到這個秀髮異於常人的少女,居然有這等強悍的實力。

而且手段還如此詭秘。

「賤人,快放我出去。」刑保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彷彿失去了重心一般,頭下腳上,對著水靈大呼小叫,「你敢傷我,你就死定了。」

「不知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