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二章 覓蹤蟲

第六百一十二章 覓蹤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紫陌急匆匆地將楊開和水靈領著,走出了那片叢林,朝廢土的方向疾奔,似乎是怕自己的師傅又改變主意武煉巔峰。

半日後,她的速度才漸漸緩和下來,輕輕地喘著氣,一臉無奈之色,望著楊開和水靈道:「你們呀……哎……」

「你師傅倒是有意思的很。」楊開呵呵一笑。

「師傅不是不分是非之人,他也很感激你們出手擊殺了那些人,所以才會放你們走的。」

「感激?」楊開搖了搖頭,「我倒是沒看出來,他會放我們走,也是有自己的考慮。」

「什麼考慮?」紫陌訝然。

楊開微微笑著,伸手在手背上一划,那裡迅速出現一道傷口,鮮血湧出,楊開眼疾手快,在那傷口中,捏出一個小東西來。

「覓蹤蟲?」紫陌面色大變,怔怔地望著楊開,忽然反應過來:「是師傅在你身上種下的?」

「你說呢?」楊開反問,臉上一副戲謔的表情。

紫陌頓時不好意思起來。能神出鬼沒給楊開種下覓蹤蟲,也只有師傅才能做到了,而且這蟲子的檔次不低,一看就是師傅培養出來的。

「不用在意,你師傅這麼做,一來確實是不想殺我們,畢竟我們算是為你們御蟲一脈出氣,而且我對你也有救命之恩。二來也是要留下些線索,以平息森羅殿殿主的怒火。」楊開分析起來,似乎是看穿了紫陌師傅心中的想法,一邊說著,一邊又將覓蹤蟲放回體內。

「你……」紫陌傻眼,「你怎麼又放回去了?」

「我要是殺了它,你師傅如何跟森羅殿殿主交代?」楊開笑了笑:「如果我沒猜錯,這蟲子可以定位我的位置?」

「嗯,覓蹤蟲是雌雄雙生,種在你身上的是雌蟲,藉助雄蟲便可以尋找到你。」紫陌輕輕點頭。

「那雄蟲武煉巔峰。此刻應該在森羅殿殿主的手上了。」

楊開三言兩語,便已將眼下的局面剖析清楚,紫陌一臉佩服的神色。

「你不怕?」紫陌凝視著楊開。

楊開搖了搖頭:「他敢來,我就要他有來無回。」

「真是夠猖狂。」

「不說這個,你們森羅殿到底什麼情況?」楊開終於按捺不住詢問起來。

之前裝傻不問,是不想捲入麻煩。如今已經捲入了。自然要了解一下。

紫陌輕輕地吸了口氣道:「森羅殿是天狼唯一的一個超級勢力,但殿內卻有五大支脈,像我們御蟲一脈便是其中一支,也是最弱小的一支。每隔十年,五大支脈都會各出一人,爭取下一任殿主的位置。這一任的殿主,便是剛才那個刑保的父親,刑宗。他也算是個人物,不過權利慾太重。眼看任期將滿,便動用了一些手段,拉攏征服其他四個支脈的支持。我師父不願意妥協,想要依祖訓來辦。但受到了刑宗的打壓排擠,自一年前開始,我們御蟲一脈便被排擠出了森羅殿。進入那片山林中生活。」

楊開輕輕點頭,有些了解森羅殿的局勢了。

御蟲一脈只有百來人,雖有超凡境高手坐鎮,但面對森羅殿殿主的打壓排擠,恐怕也無法安生,逼不得已離開了宗門。

「儘管我們暫時離開了森羅殿,遠離了是非的漩渦。可依然不得安寧,那個刑保隔三差五便會帶人來找麻煩,給我們施加壓力,想要我們妥協歸順他的父親。但師傅一直沒有鬆口。」

「怪不得我剛來的時候,你會對我說出那番話。」楊開瞭然。

紫陌微微一笑:「我又不知道是你來了。我還以為這些年不見,你死在什麼地方了呢。」

頓了頓,嘆息道:「情況就這樣了。」

楊開默然,沒太多表示,如果紫陌是大漢的武者,他還可以向其發出邀請,讓她去中都。但她是天狼的人,楊開就不方便說這話了,即便紫陌願意去中都,她師傅也不會去的。

從他師傅不對刑宗妥協的態度來看,那老頭就是有些頑固的人,這樣的人,一般都不會願意背井離鄉,離開生養自己的土地。

人家宗門的事,楊開是不願意插手的。不過如果人家惹上自己,楊開也不會手軟。

與此同時,森羅殿三十里外的那片叢林中。

一個一臉威嚴,看起來只有四五十歲的大漢,忽然飛臨到這片上空。

目光顫抖地望著下方的一片肉末和血水,大漢的氣息紊亂起來,狂暴的真元兇猛迸發,怒吼道:「流雲,滾出來!」

「殿主,流雲等候多時了。」紫陌的師傅詭異現身,淡淡招呼。

「刑保為誰所殺?」刑宗怒喝,一身氣息浮沉不定,顯然是在爆發的邊緣,一臉不善地望著流雲,一副自己若不滿意便要下殺手的模樣。

「兩個大漢的武者。」

「大漢的武者?」刑宗暴怒,「大漢的武者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是不是你勾結了什麼人,對我孩兒不利?」

「殿主說笑,我若想動手,刑保早不知死了多少次。只是看在殿主的面子上,老夫才一直容忍他的放肆。」流雲冷哼,也是絲毫不懼刑宗。

刑宗的怒火微微收斂了些,卻不肯善罷甘休,喝道:「到底怎麼回事?」

流雲簡單地將之前發生的事講了一遍,隨後道:「老夫也沒想到那兩人說殺就殺,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那他們現在何處?」刑宗追問,「是不是已經被你擒住,等我來發落?」

流雲緩緩搖頭:「他們逃了。」

刑宗眼帘一所,氣息再次危險起來:「有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