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路走好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路走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感冒了,全身乏力武煉巔峰。。。

距離楊開和水靈百丈外,二十多位神遊境和刑宗駐足不前,面色凝重地望著前方,眼眸深處流露出深深的忌憚。

「刑殿主,那裡可是廢土的絕對死亡地帶,我們真要進去?」之前的那個大漢有些驚恐地詢問。

所謂絕對死亡地帶,便是一旦靠近那地方,無論是誰,都不會活著離開。

即便超凡境高手也是如此!

當年有一位天狼的超凡境高手企圖尋找廢土中隱藏的奧秘,就是在這附近隕落了,消息傳開,整個天狼震動,從那以後,這一片方圓百丈範圍的土地,便被稱為絕對死亡地帶。

凡是來廢土尋覓機緣的人,都會遠遠地避開這個地帶。

他們沒想到,自己追逐的兩個大漢武者,居然跑到了此處,頓時讓他們有些為難了。

刑宗也有些猶豫不決,前車之鑒後事之師,由不得他不小心。

好一會,神色忽然堅毅起來:「怕什麼,他們既然平安無事,想來傳言也非實,諸位若是沒這個膽子,便在外面看著,區區兩個大漢的武者,我隨手便可解決他們。」

之所以在路上將這二十多人帶過來,刑宗也是怕事有萬一,雖說他是超凡境,對付兩個大漢的武者並不費什麼事,但在廢土之中,一切都不能用常理衡量,人多好辦事啊。

這般說著,便邁步朝內走去,一臉的暴怒和仇恨之色。

那二十多人遲疑了下,紛紛跟了上去。

百丈的距離,迅速被拉近。

待到刑宗走到楊開面前五丈處,看清他和水靈的面貌之後,神色不禁一怔。

似乎沒想到自己追的這兩個大漢武者居然如此年輕。

「森羅殿殿主?」楊開歪著腦袋。一臉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隨意地開口問了一句。

刑宗冷哼,面上的肌肉抽搐,雙眸赤紅:「能認出我的身份,你應該便是殺害我孩兒的兇手?」

楊開笑著搖了搖頭:「不是我,是她殺的武煉巔峰。」

一邊說。一邊伸手指了指水靈。水靈挺了挺酥胸,一副敢作敢當的樣子,並無絲毫怯弱,躲在楊開背後狐假虎威。

她不知道楊開在面對一位超凡境的時候為什麼一點都不怕,但正是因為這份鎮定,才讓水靈意識到,楊開是有些依仗的。

刑宗眼帘一縮,那雙懾人的眸子盯在水靈身上,神色猙獰道:「不管是你們誰動的手。今日都必須得付出代價!」

楊開好整以暇地望著他,嘿嘿輕笑:「不知道刑殿主要我們付出什麼代價?」

「殺人償命!唯有你們的鮮血和靈魂,才能慰藉我兒的在天之靈!」

「不能好好商量商量嘛?」楊開皺了皺眉,「老實說,我雖然看你兒子不順眼,卻也沒有要殺他的心。但我這邊這位女伴是個暴躁脾氣,你兒子出言調戲了她,被她一招滅殺,也算是咎由自取。」

「混賬!」刑宗怒吼一聲,打斷了楊開的解釋,「只是因為調戲了她便要我兒付出生命的代價?」

「我若不殺他,那就不是單單被調戲的命運了。你兒子什麼德行,你自己應該清楚。」水靈氣哼哼地說道。

刑宗深深地吸了口氣,上下打量著水靈,從那灰塵僕僕的臉龐上。也看出一點清秀嬌麗的影子,當即明白過來,刑保調戲她也不是沒有緣由的。

「這麼說,倒是我兒有錯在先。」

「不錯。」水靈點頭。

「好,那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選擇自己怎麼死!」

刑宗背後一群強者,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目光戲謔地望著楊開和水靈,暗暗搖頭不已,心想這兩個大漢的武者真是有眼無珠,殺誰不好,居然殺了刑殿主的兒子,活該遭此厄運。

「那就沒得談了。」楊開苦惱搖頭,「我來天狼,也只是路過而已,其實並不想與你們天狼的人發生什麼衝突,也不願殺人。」

「你還想殺人?」刑宗聞言,看傻子一般看著楊開,冷哼一聲:「你沒這個機會了,今日之後,你便是一具死屍,永遠也別想再殺人。」

楊開咧嘴一笑,忽然,一面巨大無匹的骨盾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骨盾足有幾間房子大小,造型乖張,邊緣處一根根倒插的尖銳至極的骨刺,張開的獸口中散發出驚天的能量波動。

「一路走好!」楊開隔著骨盾,衝天狼一群人搖了搖手。

刑宗和那二十多位神遊境,頓時生出一種及其不安的驚悚。

念頭剛起,那獸口中便驟然噴發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能。

肉眼可見的能量光柱,從獸口中衝擊出來,其中蘊藏著龐大的虛空之力,直射千丈,將廢土打出一條真空地帶。

這千丈距離,所有的一切,都在剎那間支離破碎,被虛空之力切割成了無數塊細小的粉末。

天狼一眾神遊境高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化成齏粉。

唯獨刑宗技高一籌,勉力抵擋了一瞬,卻也在那源源不斷的衝擊中招架不住,慘叫而亡。

水靈呆住了。

雖然她知道楊開是有依仗,才會這麼淡定自若,卻沒想到他的依仗是如此兇殘。

導致她還沒回過神,敵人便全部死了,其中還包括超凡境高手。

水靈從未想過,超凡境高手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的時候。

一團團神識能量被楊開識海中的吸引力牽引,飛竄進他的腦海,無聲無息。

手上那巨大無匹的骨盾,在這一次爆發之後,也迅速縮回本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