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六章 什麼地方得罪他們

第六百一十六章 什麼地方得罪他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淡淡搖頭,神遊境七層,這份修為在大漢那邊大概還算不錯,但是來到通玄大陸,知道了超凡入聖的奧秘之後,楊開就不敢這麼想了武煉巔峰。

這樣的修為,在超凡境面前,還是有些弱勢。

必須得儘快將實力提升起來,才能在這個廣闊恢宏的天地里有一番作為,也才能去尋找蘇顏和小師姐。

沒有實力,走到哪裡都不安全。

「查探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了么?」楊開詢問。

他在突破的時候,水靈也附近查探地形,想要確認現在所處的位置。

聞言,水靈黯然搖頭:「雖然這一處沼澤地有些特殊,但通玄大陸的沼澤也是有很多處的,我暫時不太清楚具體在什麼地方,但應該是在人類的地盤上。」

「人類的地盤?」聽她這麼說,楊開不禁有些疑惑。

「哦,忘記告訴你,在通玄大陸,並不是只有人類,還有魔族和妖族,這兩族都是實力強盛的種族,與我們人類三足鼎立。人類活動的地方被稱為人領,此外魔族在魔疆,妖族在妖域,中間還有一塊是中立地帶,除了這三大種族之外,還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種族,以後你會慢慢知道的。」水靈隨口解釋了幾句,也沒想說的太深入,畢竟這些都是常識,只要楊開繼續在這邊生活下去,總會慢慢弄明白的。

楊開愕然武煉巔峰。

水靈笑了笑,多解釋了一句:「你們那邊不是有一隻七階妖獸蛛母么?如果它能化為人形的話,那便是妖族的一份子了,不過那需要化生池的力量,那可是妖族的至寶。不用大驚小怪,在這邊你會見識到很多以前想都不想的東西。」

楊開微微點頭:「是我少見多怪了。」

驀然又想起一件事來,沉聲問道:「魔將蒙戈這個名字,你聽說過沒?」

水靈聞言,面色大變:「你知道他的?」

「真有這個人?」楊開訝然,他只是隨口一問而已。但看水靈的反應,這個人應該是個很了不得的人物。

當年楊開在蒼雲邪地的凶煞邪洞歷練的時候,凶煞邪洞內發生了異變,陰冥鬼王座下四大高手魑魅魍魎進入凶煞邪洞探尋真相,被邪靈泉眼裡出來一個強大存在一瞬間殺死兩人,重創兩人。

最後楊開還是利用鎖魔鏈。將那個強大存在剿滅。在臨死關頭,他說過,自己乃是魔將蒙戈的一縷分神,還警告楊開小心些,他記住楊開的氣息了。點全文字小說

楊開一直沒弄明白魔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身份,現在聽水靈說起什麼魔族妖族,驀然想起這事。

「他不是人類,他是魔族的強者!」水靈怔怔地望著楊開,面上有些驚恐的神色。苦笑道:「你這人真是奇怪,明明一直在那邊的世界,怎麼會認識魔將蒙戈的?」

楊開簡單地將在凶煞邪洞里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水靈臉色慘白,頗有些同情地望著楊開:「你居然傷了他一縷分神……以後若是聽到他的名字,千萬要避開,這個魔族的強者。你根本惹不起。」

「他有多厲害?」楊開沉聲詢問。

「依你所說,他的一縷分神便差不多有超凡境的修為了,他的真身是入聖境的頂尖強者,具體有入聖幾層境我不清楚,但人領上很多強者都畏懼他。」

楊開深深地吸了口氣,沒想到自己當年得罪過的居然是這樣的大人物,輕輕點頭道:「我曉得了。」

話音剛落。楊開的面色忽然一冷,連忙起身,朝一旁望去。

水靈也皺了皺眉頭,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在那邊。有一些神遊境武者的氣息正在迅速接近,雖然他們已經極力隱藏,但卻瞞不過楊開的感知。

而且從他們的動作方向來推斷,是盯著自己兩人而來的。

「有機會弄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了。」楊開沖水靈擠了擠眼皮,水靈會心一笑,神態從容。

她發現,跟著楊開,自己的膽子似乎也變大了不少。這種情況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會趕緊離開這裡,免得惹上什麼麻煩。

不一會兒,七八個人的身影印入楊開的眼帘中,領頭的是一個少婦打扮的女子,身材風韻成熟,頗有味道,飽滿的酥胸,修長的美腿,一身淡藍色開叉的長袍將美妙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

楊開眼前一亮,表情玩味起來。

來到通玄大陸,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美麗的少婦,這倒也算個驚喜。

那少婦一臉陰鬱的表情,看著有些不太高興的樣子。

她身後六七個人,也是一臉氣勢洶洶,神色不善,待見到楊開和水靈之後,頓時釋放出自己的怒意。

這群人的惡劣態度,讓楊開有些費解,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們。

倒也藝高人膽大,靜靜地站在原地。

那少婦領著一群人迅速來到他面前十幾丈處,冷冰冰地打量他和水靈,一臉惱火。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少婦不由分說,冷聲喝問。

「過路的旅人。」楊開隨口答道,「不小心誤入這片沼澤迷了方向,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問我這裡是什麼地方?」那少婦更憤怒了,「你還敢問我這裡是什麼地方?」

「恩,因為我們實在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楊開聳了聳肩膀,他和水靈從天狼那邊過來的時候,便在廢土中吃盡苦頭,落到這片沼澤的時候又滾了一身的泥水,現在看著邋遢至極,倒也有些風塵僕僕一臉迷途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