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可以幫忙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可以幫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水靈之前給楊開透露過不少這邊的信息,更直言不諱地承認,如果按照大漢那邊的勢力檔次劃分,水神殿在這邊勉強算個一等勢力,因為有入聖境高手坐鎮武煉巔峰。百書齋baishuzhai..baishuzhai。

她的謙虛讓楊開誤以為水神殿不怎麼樣。

可現在一看獨傲盟這幾個人的神色轉變,楊開忽然覺得,水靈出身的勢力,似乎也還不錯的樣子。

最起碼,以少婦為的幾人,聽到水神殿三個字,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敵意收斂不少,眼眸中湧出一絲忌憚。

遲疑地看了看水靈,少婦與那幾個人退後了幾步,竊竊私語起來。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楊開並無意去窺探人家的悄悄話,只是靜靜等待。

水靈一臉的放鬆,她之前沒弄明白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並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但聽到他們說自己是獨傲盟的人,便沒有顧忌了。

因為水神殿距離獨傲盟並不算太遠,來回一趟也只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而已,而且兩者之間偶爾還有些貿易往來,也算是有些交情。

獨傲盟的幾人一邊私語一邊有意無意地打量楊開和水靈,似乎在探討水靈所說之話的真實性。

好一會功夫,少婦才輕輕地呼了口氣,沖水靈揚聲喊道:「姑娘,你說自己是水神殿的人,可有什麼憑證?」

「有啊。」水靈笑了笑,取出一塊湛藍的玉牌,隨手朝少婦拋了過去。

少婦接過,用心感受了一下,面色變得越凝重不少,點點頭道:「這玉牌確實蘊藏了水的力量,應該是精通水系力量的高手雕琢而已。不過很抱歉,我們並沒有見過這樣的玉牌,所以也無法肯定你就是水神殿的弟子。」

一邊說著,一邊又將玉牌拋了回來,臉上的敵意雖然收斂許多。可還是有些警惕。

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這樣,如果方便的話,兩位能不能去我獨傲盟盤亘幾日?如果能夠查清姑娘確實是水神殿的弟子,那今天這事就當沒生,如果不是……恩。你們懂的。」

少婦一番話軟硬皆施。說得不卑不亢,倒也顯示出她縝密的思維和臨機應變的能力。

「好啊。」水靈嘻嘻一笑,並沒有拒絕武煉巔峰。

反正她的身份也不是假的,只要獨傲盟這些人去打探一番,定會明白過來。

「楊開你覺得呢?」水靈又徵詢了下楊開的意見,畢竟楊開的個性是吃軟不吃硬,別人明擺著要軟禁自己兩人,萬一激得楊開邪性大,搞不好就要打起來。

楊開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裡。.baishuzhai.」

水靈不禁鬆了一口氣。

少婦和煦點頭:「兩位請!」

這般說著,她便在前領路,楊開和水靈跟在她後面,另外六七個神遊境則在楊開和水靈身後,呈前後包圍之勢。

這般行事,足見他們的小心謹慎。

行走在沼澤地上。那少婦也有意無意地在向水靈打探信息,水靈有恃無恐,自然不會隱瞞。

聊得越多,少婦越是覺得水靈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對了,你們說的那赤血真蘭是怎麼回事?」水靈隨口問了一句。

少婦苦笑連連,也沒避諱,當下將剛才生的事說了一遍。

聽罷。水靈扭頭沖楊開吐了吐舌頭。

楊開一臉無辜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別人正在緊要的關頭。

「它這一逃,最起碼也是半年不會現身,極有可能還會離開這片沼澤。想要再找它就難了。」少婦嘆息一聲。

「赤血真蘭對你們很重要啊?」

「對我們倒不是很重要,但是對琅琊福地的少主卻是必不可少的,我們答應在半個月後將赤血真蘭交給琅琊福地的人,如今丟了天地靈物,也不知道該怎麼交代。」

「琅琊福地的少主,穆輝?他受傷了?」水靈一驚。

「姑娘認識穆少主?」

「恩,認識。」水靈點了點頭。

少婦的眼神閃爍著,忽然笑了起來,態度也變得親和許多:「看樣子姑娘果然是水神殿的人。」

「當然是了,我們水神殿與琅琊福地也頗有交情。既然是穆輝需要,我倒是可以幫幫你們。」

「恩?」少婦頓住了步伐,疑惑地望著她。

「那赤血真蘭是遁入了泥沼之中?」

「不錯。」

「帶我去它消失的地方,我看看能不能將它再找出來。」

獨傲盟的一群人愕然地望著水靈,好一會,那少婦才苦笑搖頭:「姑娘,好意心領了,但這沼澤下方全是泥水,深達幾千丈,即便是精通水系力量的高手,也不可能找到它的。我知道你們水神殿的人都主修水系功法和武技,但……」

「我可不單單只精通水系力量。」水靈自信一笑。

她本就是水靈之體,是特殊的體質,在有水的地方,她能揮出十二成的實力。

少婦遲疑了下,忽然點點頭,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那跟我來。」

事已至此,她決定讓水靈試一試,不成功也沒關係,如果成功了,那半個月後獨傲盟就能給琅琊福地一個交代了。

不多時,一群人便來到了赤血真蘭之前逃遁的地方,在那片沼澤地上,楊開感受到了一些禁制和陷阱的氣息,當下也明白過來,這些人應該沒有說謊,他們確實是在捕捉赤血真蘭,不過最後關頭功虧一簣了。

「就是這裡了。」少婦指著面前的沼澤說道。

楊開微微放開神識,在這附近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