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一十八章 冰焰星沙

第六百一十八章 冰焰星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感冒加重中,渾身無力,女兒也感冒了,鬱悶。

******************************

沼澤下,昏暗不見天日,沒有絲毫光亮。

楊開隨著水靈一路往下,有水靈製造出來的氣泡包裹,楊開倒不覺得煩悶,呼吸也很順暢。

神識散開,四周的一切都瞭若指掌。

一直往下墜落著,看樣子那少婦所言不需,這片沼澤,底部確實深達幾千丈有餘。

也只有水靈這樣擁有水靈之體的人,才能在這裡自由行動,換做其他人,即便是精通水系力量,在這下方恐怕都會束手束腳,無法發揮。

隨著下落,楊開漸漸感受到一絲涼意,那涼意越來越甚,越來越冷冽。

許久之後,水靈有些承受不了,牙關輕顫起來,楊開連忙放出真元,水泡內頓時產生一種相當適宜的溫度,驅散了所有的寒意。

「帶你下來果然是正確的。」水靈嘻嘻笑了一聲,楊開對自身力量的操控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剛才如果帶那個獨傲盟毛遂自薦的男子下來,水靈甚至懷疑那人釋放出來的火系力量會不會與自己的水泡有衝突。

楊開就不一樣了,他能驅散寒意,還不會損害自己製造出來的水泡。

下方漸漸傳來一絲光亮,放眼望去,似乎有一團團瑩白的光焰,正在跳動燃燒一般。

不過隔得有些遠,而且中間還有一層厚厚的冰層阻擋,讓楊開看得不太真切。

「那些跳動的火焰一樣的東西,就是冰焰星沙了,赤血真蘭就在那星沙裡面。」水靈解釋起來,「這底下的冰層大約有幾十丈厚,你能不能悄無聲息地破開?」

楊開輕輕點頭:「我試試。」

說話間,跳出了水泡。

驀然一股山嶽壓頂般的承重感加身,楊開忍不住渾身一僵。一身骨頭都咔咔作響起來。

沒有了水靈水泡的保護,上下左右的水壓全部都加諸在楊開身上。

「如果實在不行,就不要勉強。」水靈叮囑一聲。

楊開應了一聲,等了好一會,待自身習慣了這龐大的水壓之後。這才開始行動。

掌心上一股炙熱的真陽元氣迸發出來。如無堅不摧的利刃,將面前的冰層融化出一個可讓一人通過的大洞。

真元兇猛噴出,楊開的動作摧枯拉朽,這普通的冰層根本無法抵禦真陽元氣的灼燒。

水靈裹著氣泡。跟在楊開身後,迅速下潛。

幾十丈的冰層,不過一盞茶功夫,便被楊開打穿。

兩人很快來到了那一團團跳躍燃燒的冰焰星沙前。

「你收星沙,我去對付那赤血真蘭!」水靈很興奮。叮囑一聲便朝那一株赤血真蘭撲去。

下方的水流中,迅速產生一些神奇的力量,束縛住四周的空間,將赤血真蘭禁錮在一小片範圍內。

楊開看了一眼,也沒多去理會,只是將那一團團跳躍如火焰般的東西收進黑書空間內。

這一團團跳躍燃燒如火焰般的東西,本體其實就是一粒粒星沙,但看起來卻跟普通的沙子不一樣,非常美麗。入手冰寒刺骨,靈氣十足。

楊開也知道自己算是撿到寶貝了。

初來通玄大陸便有這等機緣,也算是個好兆頭。

星沙的數量不多,大約只有一百來粒,楊開將星沙收集完的時候。水靈也一臉喜悅地從不遠處竄了過來,手上捏著一株七片葉子的天地靈物,沖楊開招了招手。

她能控制水流的力量,在水下。赤血真蘭根本無法逃出她的手心。

楊開微微一笑,閃身進了她的水泡。

「上去吧。那群人應該急紅眼了。」水靈抿嘴一笑,有些猜到獨傲盟那群人的心思。

沼澤上方,獨傲盟一群人都是面色難看,靜靜地等待著。

那絡腮鬍子大漢忽然又罵了一句,道:「都快一個時辰了,那兩人還沒上來,肯定是跑了。」

「別再讓我看到他們,看到他們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少婦嬌叱一聲:「別亂說話。那姑娘應該確實是水神殿的弟子,而且身份還不低。」

「小姐你怎麼知道?」

「她有神遊境頂峰的修為,那般年紀便有這樣的修為,在水神殿里難道沒些身份么?有這樣身份的人,應該是不會騙我們的……」說話間,少婦的聲音也低沉下來,似乎在自我安慰,自我寬解,想讓自己信任水靈。

「就算有身份又如何,赤血真蘭和冰焰星沙,每一樣都是不普通的寶貝,難保他們不會見利心動。」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也只能認栽!」少婦幽幽嘆息一聲,「怪只怪我們沒有本事將這兩樣東西據為己有。」

「哎!」一片嘆息聲響起。

在這個世界,有能力者得好東西,沒能力者只能看著眼饞。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時常便有一些寶物被人發現,然後為強者所得,那些弱者也只能過過嘴癮,看得眼紅了。

「咦,有動靜!」說話間,絡腮鬍子大漢驚呼一聲,目光灼灼地望著下方的沼澤。

從那下面,傳來一些能量的氣息,正在迅速上升。

獨傲盟眾人當即精神一震,少婦更是不由自主地放下心頭一塊大石。

片刻後,一個水泡包裹著楊開和水靈浮現了出來。

閃身落地,水靈沖少婦道:「你們應該帶了盛放天地靈物的專用器皿吧?」

「帶了帶了!」少婦連忙點頭,打開腰間的一個小袋子,從裡面取出一個由白玉雕琢而成,通體篆刻了許多陣法紋路的玉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