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煉丹

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一次煉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過了許久,他才開始第二次嘗試武煉巔峰。

因為剛才的失敗,導致丹爐里的靈陣也被焚煉殆盡,所以這一次必須得重頭再來。

一絲不苟地在丹爐內部用真元篆刻出需要的靈陣。

可是這一次嘗試,比起剛才還要有所不如,因為一個疏忽,導致真元在篆刻靈陣的時候有些微小的偏差,當紋路成型的剎那,靈陣忽然爆裂了。

丹爐內,迅速爆出一團團混亂的能量波動,猶如脫韁的野馬般難以馴服。

楊開頭疼無比,這才明白,了解煉丹之術的知識是一回事,真正動手煉製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麼來看的話,小師姐的天賦當真是讓人眼紅至極,身負葯靈聖體,她可以隨心所欲地煉丹,任何藥材到了她手上都得乖乖聽話地融合成她想要的程度。

接連又失敗了三次,靈陣才穩定在丹爐內。

因為篆刻靈陣的過程中,必須得全神貫注,不能有絲毫鬆懈,而且整個靈陣也得一氣呵成,期間若是出現些什麼失誤和差異的話,靈陣就會崩潰。

這種事,及其消耗精力和真元。

只有全部精準的完成,靈陣才能成型,發揮出自己的作用。

說起來輕鬆,但真正動手去做,就會發現其中困難重重,讓人有一種抓狂的衝動,好在楊開的心性也算堅毅,並不會因為一次兩次的失利而有所氣餒。

每一次的失敗,都只會給他增加成功的經驗。

靈陣穩定下來,楊開再一次有次序地往丹爐里投放藥材,手上真元吞吐,很快便將那些藥材融化成了藥液,融合在一起。

各種藥效發揮,凝聚成團,彼此衝突作用,發生了微妙的改變。

這一次他控制的更加小心,但還是失敗了。

當他想驅除藥材里那些雜質,讓藥液變得精純的時候,丹爐里忽然傳出一聲爆響,焦糊味再次瀰漫武煉巔峰。

端坐在房間中,楊開靜靜地思考,緩緩恢復精神。

一番調息,當他的精氣神恢復到巔峰時,他再次開始動手。

失敗,失敗……

接二連三的失敗,讓任何人都會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但楊開的神色從容不迫,一次次地將廢棄的材料從丹爐里倒出來,再周而復始地重複著失敗之前的各種動作。

因為他知道,每一次失敗的時候,自己都有一些進步。

熟能生巧,這句話可不是空談!想要煉製好丹藥,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自己現在才剛開始而已。

房間里廢棄的材料越來越多,焦糊的味道瀰漫在四周,楊開的精神也從未有過鬆懈。

時間緩緩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花費五十塊晶石購買來的低等材料,已經耗去了八成左右,楊開依然沒能煉製出一枚成品的丹藥。

但他就如入魔一般,神色還是那麼的一絲不苟,專註至極。

深深地吸了口氣,楊開不知第多少次嘗試起來。

不過這一次和以往不同,他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那是自信的感覺,預感這一次必定會成功。

靈陣的篆刻已經嫻熟於胸,楊開只用了十息功夫,便能將靈陣穩定地篆刻在丹爐之中。

一株又一株的低等草藥被投放進丹爐內,在楊開的真元作用下融化開來,匯合成藥液,真元在藥液內穿梭遊走,焚煉著藥液中的雜質,驅除不必要的成分。

整個過程沒有絲毫差錯,楊開就如嫻熟的老手一般,正在讓丹藥漸漸成型。

很快,一縷淡淡的清香從丹爐里瀰漫了出來。

楊開精神一震,越發不敢馬虎大意,控制著真元的輸出強弱,掌控著成丹的火候。

又過了許久,當那些藥液已被凝練到極限時,楊開驀然收回了所有真元。

丹爐里的靈陣也在這一顆兇猛收縮,如一張大網,將所有的藥液捆縛起來,凝成一枚圓滾滾的丹藥。

叮咚……

有一聲脆響,從丹爐內傳了出來。

楊開大汗淋淋,卻抑制不住心頭的喜悅,連忙將丹藥從丹爐里拿了出來。

誘人的清香縈繞在鼻尖,小小的一枚丹藥卻匯聚了楊開幾乎全部的心血,只有拇指甲大小而已,裡面幾乎蘊藏了那些藥材的所有藥效。

用心感受了一番,楊開發現自己平生煉製出來的第一枚丹藥,居然只是一枚凡級品質的。

他所用的那些材料,全都是地級的材料,因為在通玄大陸上,凡級品質的藥材,基本無人去采,就如路邊的野花一樣,毫無價值可言。

地級的稍微有些用途。

用地級的材料,煉製出凡級的丹藥。這樣的成果很不合格,但楊開滿意了,因為這是他親自動手煉製出來的第一枚丹藥。

捏著這一枚丹藥,楊開若有所思,回憶著煉製過程中的感受。

心裡想著,若是能將藥效再凝結一些,雜質再驅除的乾淨一些,火候掌握的再好一些,丹藥的品質肯定會再次上升的。

而且經過這一次的成功,他也深刻地認識到了煉丹術的博大精深,對煉丹的種種奧妙和玄機也有了一定的認知。

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煉丹師,光是掌握龐大的知識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得經過千錘百鍊的嘗試和經驗積累。

第一次的成功,讓他累積了不少珍貴的經驗。

休息一陣後,他再接再厲,繼續努力起來。

時間一晃,便是十天。

楊開花費五十塊晶石購買來的藥材,也消耗完全,涓滴不剩。

正當他要出關時,外面卻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通過腳步聲,楊開洞悉了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