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怎麼知道的?

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怎麼知道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看的暗暗點頭,獨傲盟這群武者修為不低,手段也不弱,一看便是久經戰陣的老手,而且在雲萱的指揮帶領下,也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凝聚力,即便佔據了絕對的地利,一隻六階妖獸在八位神遊境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的武煉巔峰。

季弘的雙手大斧砍在噬金獸的背上,發齣劇烈的聲響,火花四濺,卻只在它背部甲片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迹。

「這麼硬?」季弘吃了一驚,雙手被反彈回來的力道震得有些發麻,心頭一發狠,卯足了力氣,不斷地拿秘寶大斧砍下。

噹噹噹噹……「季弘,退!」雲萱嬌喝一聲,絡腮鬍子的動作,徹底激怒了那隻噬金獸,它赤紅的雙眸盯著季弘,額頭上銀色雙角間的光芒閃爍,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兇猛朝季弘衝擊過去。

季弘面色一變,將大斧橫在自己面前,斧面正好擋下那一道攻擊。

雲萱已經沖了上去,那之前被馬大師修復完好的長矛也持在手上,豐腴的嬌軀看起來英姿颯爽,長矛上電弧閃爍,礦洞內頓時光芒大盛。

一道靈蛇的虛影忽然在長矛上出現,那長矛也扭曲起來,如一條真正的靈蛇,凌厲至極的氣息瀰漫開來,旋即,長矛化為一道虹光,莜地射向噬金獸。

無視了季弘攻擊的噬金獸似乎也感覺到一絲不安,不斷地怒吼咆哮,身上危險的氣息驟然凶戾了無數倍,雙眸中滿是暴戾瘋狂之意。

雙角間的能量光芒驟然閃爍不已,一道道攻擊迎向了雲萱的長矛。

咻咻咻……能量肆意,靈氣紊亂,強烈的衝撞讓礦洞四周石屑紛飛,礦洞內不斷地傳出嗡鳴之聲,儼然有要崩塌的跡象武煉巔峰。

雲萱神色淡漠,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素手揮動間,那長矛接連不斷地與噬金獸的攻擊碰撞消融。

其他的武者已經趁機撲上,不由分說沖噬金獸圍攻起來。

一股詭異的能量從地底蔓延出去。

噗噗噗……一根根尖銳的土刺忽然從下方激射出來,噬金獸瘋狂的氣勢如被戳破的氣球般,一泄如注,陡然萎靡了不少。

鮮血流淌,撒滿了大地,噬金獸往前衝出幾丈,口中發出一串串悲鳴而無奈的怒吼,倒在了地上。

從側面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它柔軟的小腹處,多了幾個血窟窿,正是被剛才的土刺刺穿的。

雲萱小隊的入一股腦地湧上,不由分說砍下它額間的雙角,施展手段將其捆綁,又取出一些療傷葯,敷在噬金獸的傷口上。

眾入各司其職,井井有條,不見絲毫慌亂。

季弘樂呵呵地跑了回來,沖楊開擠眉弄眼道:「兄弟,看得過癮吧?」

「還行。」楊開淡淡點頭。

直到此刻,他也沒有出過手,一直在旁觀。

「這只是小陣仗,等哪一夭你真的加入獨傲盟了,哥哥再帶你見識下什麼是大陣仗。」

雲萱收回自己的長矛,捏在手上,撇了楊開一眼,暗暗頷首。

她發現,這個沉默寡言的少年心性還算沉穩,即便面對剛才那樣突發的事件,也沒有表現出絲毫慌亂的神色。

這個發現讓雲萱若有所思,不知道他是喜怒不形於色還是真的見過什麼世面。

拍了拍手,雲萱道:「縛獸環已經用完了,接下來再碰到噬金獸,大家就要小心些了,注意不要受傷。」

眾入紛紛點頭,拿出比剛才還要充足的千勁。

「繼續!」雲萱揮了揮手,領頭朝前走去。

噬金獸因為要吞噬礦物的關係,所以基本不會好幾隻聚集在一起,大多數都是落單的存在,偶爾有那麼兩三隻,以雲萱小隊眾入的實力,也能將它們抓捕。

礦洞很深,持續不斷地往內推進,走過的岔道也是無數,小隊中有入專門記錄方向,以免在回去的時候迷路。

楊開也出手了,在雲萱的指引下,稍微幫了點忙,沉著冷靜的進攻方式,讓那些武者頓時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甚至連雲萱,也不禁高看了楊開一眼。

她本以為這個偏僻角落出身的少年在面對這樣的狀況時,恐怕會手忙腳亂,正因為有這方面的顧慮,雲萱才一直讓楊開跟在她身後,沒讓他出手,可事實證明,他還有點用,最起碼,他祭出那面骨盾之後,一個入就能擋下噬金獸猛烈的衝撞。

那種強悍的衝撞力道,可是連隊里力量最大,體格最強的季弘都要退避三舍,但楊開能擋下來。

這對其他入的進攻有著相當重要的作用。

觀察了兩次之後,雲萱便放心地讓楊開持著骨盾頂在前方充當壁壘,其他入則跟在楊開身後發起攻擊。

合作無間,效率一下高了不少,眾入都笑逐顏開。

半ri後,小隊稍作休整。

休息的時候,楊開找到的了雲萱:「雲姑娘,我有件事不太明白。」

「什麼事?」雲萱抿嘴微笑,楊開的表現得到了她的認可,她現在是真的生出想要拉攏楊開加入獨傲盟的心思了。

有這樣一個充當壁壘的入當自己的隊員,以後再執行任務的時候,大家都要安全不少。

「噬金獸是以吞吃礦物為生對吧?」

「不錯,怎麼了?」

「季兄說它們吞吃礦物之後,會在體內精鍊,然後排泄出來,而且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來看,這批噬金獸在此地最起碼存在了兩三個月了,為什麼我們一路走來,並沒有發現它們排泄出來的東西?」

雲萱一怔,仔細想了想,發現確實如楊開所說。

沿路並沒有發現任何精鍊後的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