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二十七章 後悔不迭

第六百二十七章 後悔不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讓我怎麼相信你?」雲萱冷冷地注視著楊開,面上有些失望的神色:「本來我還想讓你加入獨傲盟,但是現在看來,沒這個必要了武煉巔峰。我的小隊的行動,由我指揮,不需要別人來指手畫腳,尤其是毫無緣由的危言聳聽。」

「我沒有危言聳聽……」

「拿出證據,要不然就別說了。」雲萱聲音冷淡。

楊開無奈搖頭,神色淡漠地望著雲萱道:「那我不奉陪了。」

這般說著,轉過身迅速朝外衝去,他沒有,他的感覺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詞。

「喂,兄弟!」季弘大驚,連忙高呼。

「讓他走!」雲萱冷喝,注視著楊開消失的背影,搖頭不迭。

楊開此刻的表現,跟之前的鎮定判若兩人,雲萱覺得如果這種人真的加入獨傲盟,對盟里可能會有危害,當下連拉攏他的心思也淡了下來。

「哎……」季弘嘆了口氣,望著雲萱道:「小姐,他說的那麼煞有其事,是不是真的發現了什麼?」

雲萱的美眸閃了閃,沉吟了下道:「孫叔都說這裡沒有危險,他能發現什麼,而且我也沒察覺到異常,大概是他大驚小怪了吧。」

「也對!」季弘點了點頭,心裡對孫營的話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楊開的身影迅速在礦洞內賓士著,每一步踩下,地面上都會出現一個深深的凹痕,身後拖著長長的殘影,他已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

來的路徑早已記在他的腦海中,對這迷宮一般的岔道,他的腦海中彷彿印了一張地圖,一清二楚,自然不會迷失方向。

神識感應中,那股詭秘能量的波動也越來越盛,顯然已經有所行動了。

楊開深知自己現在有幾斤幾兩。

憑藉神遊境七層的修為和入魔手段,他在神遊境中堪稱無敵。

面對超凡境。楊開不會懼怕,但也沒有獲勝的把握。

之前擊殺蛛母,依靠的是識海內金仁獨眼的威力,擊殺森羅殿的刑宗,也是依靠了骨盾中汲取的虛空之力。都不是自己的本事。

超凡與神遊之間。是一道巨大的鴻溝。

尤其是這裡的地形並不適合爆發太強烈的戰鬥,一旦礦洞坍塌,所有人都會被埋在地底武煉巔峰。

所以在察覺到隱藏的敵人的時候,楊開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離開這裡。再做打算。

可惜雲萱並沒有信任自己,這讓楊開很無奈。

留下來辯解也只會浪費時間,楊開果斷選擇離開。

但願他們無事,楊開心中暗暗想,而且。獨傲盟這邊也是有一位超凡境的,孫營實力不弱,不一定就會輸給隱藏在這裡的敵人。

就在此時,另外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傳了過來,那是來自於孫營。

從礦洞周邊傳來微小嗡鳴和大地的輕顫來推斷,孫營此刻應該與那隱藏的敵人交手了。

楊開面色一沉,速度再快幾分。

與此同時,這戰鬥的波動也被雲萱等人察覺。

所有人都面色大變。

「怎麼回事?」雲萱怔住了。

孫營居然出手了!

他身為獨傲盟的超凡境強者,跟隨眾人執行這一次的任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是不會主動出手的,他只負責照顧下這些人的安全,以及布置四周的禁制,防止噬金獸逃跑。

可是現在他動手了。那就代表著那邊出現了阮心語小隊或者周駱小隊無法應對的危險。

什麼危險能讓他出手?雲萱不知道,但她知道那便肯定發生了極為可怕的事。

這般想著,猛然想起楊開剛才的提醒,雲萱的表情頓時複雜。這才明白他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的察覺到了異常。

大地劇烈顫抖起來。四周的洞壁傳來咔嚓嚓的聲響,似乎是因為那邊的戰鬥,整個礦洞都有些支撐不住了。

超凡境高手之間的交戰,能造成的影響是很大的。

「小姐!」季弘驚呼。

「快走!」雲萱哪還敢在此地停留,芳心裡後悔不迭,早知如此,剛才就應該聽從楊開的勸誡,帶所有人朝外逃去,那個時候如果走,肯定會少很多危險。

這般說著,豐腴的嬌軀化為一道青光,追著楊開消失的方向衝去。

季弘等人緊隨其後。

但才跑出沒幾十丈,轟隆一聲巨響從礦洞深處傳來,旋即,整個礦洞陡然崩塌,無數巨大的落石從天而降,前後的道路全被封死。

雲萱面如死灰,再也不敢有什麼遲疑,爆發出自己一身的力量,匯聚真元朝上方轟去,企圖打出一條逃生之路。

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遠處的楊開臉色也是鐵青無比,知道自己的奢望落空了。

孫營果然不是那個隱藏的敵人的對手,在剛才的那一番碰撞中,楊開明顯感覺到他的氣息一頓,而且雙方交手爆發出來的破壞力,也牽連了整個礦洞。

暗暗罵了一聲,連忙祭出骨盾,頂在自己上方,下一刻,楊開就感覺到落石如雨點一般砸落下來。

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雙臂上壓下來的重量也是越來越沉。

礦洞的坍塌,持續了半盞茶左右,等到一切穩定下來,楊開才撐著骨盾,咬緊牙關,面色漲紅無比,渾身的肌肉迭起,一根根青筋暴露。

他不知道自己上方壓了多少石頭和泥土,但這重量險些連他都承受不住。

幸虧有骨盾守護,楊開也算毫髮無傷。

深深地吸了口氣,一身力量爆發出來,楊開猛地朝上竄去。

一條直通上方的通道,迅速被清理出來。

片刻後,承受的壓力陡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