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二十九章 兩個都要行不行

第六百二十九章 兩個都要行不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魅妖!

雲萱對這個女子的稱謂讓楊開愕然,他猛然意識到,這個女子不是普通人。

「魅妖是什麼?」楊開壓低了聲音,狐疑地問道。

這話雖然說得及輕,可並沒有瞞過那柔弱女子的耳目,聞言,她不禁多看了楊開一眼,美眸純凈無暇,不染絲毫雜質,宛若一笑,柔聲道:「你沒聽過魅妖一脈?」

楊開咧嘴笑了笑:「沒有,我從很偏僻的角落裡走出來的,對外面的世界不太了解。」

「咯咯……」魅妖嬌笑起來,「有意思,居然還有人沒聽過我們的大名。恩,讓人家想想……」

這般說著,酥指點上紅唇,看上去一臉的嬌憨天真,惹人憐愛,好一會,她才道:「小夥子膽子不小,既然你想死得明白點,那人家就成全你,那位妹妹看樣子對我們魅妖一脈了解的不少,你問問她好了。」

「小夥子?」楊開訝然:「姑娘你多大啊。」

「女人的年紀可是個秘密哦。」魅妖吃吃地笑著,妖媚和天真的結合,完美無暇,讓楊開微微有些失神。

這樣的女人,對男人的殺傷力,比起扇輕羅還要強烈。

那周駱已經徹底心神失守,一臉愛慕地望著魅妖,滿臉的痴迷之色。

魅妖瞥了他一眼,輕輕地哼了哼,頗有些看不上他的意思。

「雲萱,魅妖到底是什麼?」楊開扭頭看著雲萱問道。

「都什麼時候了!」雲萱黛眉微蹙,有些惱火。生死危急關頭,這男人居然還有心打探魅妖的奧秘,當真是色迷心竅,沒救了。

「反正都要死了,說說吧,我也不想做個糊塗鬼。」」楊開聳了聳肩膀。

雲萱怔怔地望著天上的魅妖,苦笑一聲,輕啟朱唇道:「好吧,反正都要死了。魅妖……是妖族的一支,也是高端的存在,每一個都天生絕色,氣質不同,或冷眼,或嫵媚,或嬌憨,或火辣,總而言之,魅妖是天下男人的剋星,無論你是人類,還是妖族魔族,沒有哪個男人能抵擋得了魅妖的魅力,她們天生就是魅惑人心的妖精。」

「魅妖的身體和其他妖族不同,她們的身體比較纖弱,所以數量一直很稀少,很難成活,但一旦成長起來,便是很棘手的存在。因為她們的力量不在身體上,而是神識!同等級的武者中,魅妖的神識力量,比任何人都要強大。孫叔和其他人應該就是被她用神識擊殺的!」

這般說著,雲萱咬牙切齒地望著天空中的柔弱少女,美眸中一片仇視。

那魅妖一臉笑吟吟的神色,也沒阻止雲萱暴露自己的秘密,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楊開心頭一動,頓時看到了一絲契機。

魅妖的神識力量之強,已經完全超過了自己,若是無法可誘她的神魂靈體進入自己的識海中,那唯有在肉身力量上下功夫。

雲萱剛才也說了,魅妖的身體是很纖弱的,而且從外表上看,也確實如此。

將心中的蠢蠢欲動掩藏起來,楊開繼續傾聽雲萱的介紹。

「我聽說,魅妖喜歡吸食人的精血。」雲萱說起這話的時候,臉蛋上忽然飛起一抹酡紅。

連帶著那阮心語,神色也有些不太自然了,粉嫩的頸脖處爬上一絲緋紅的顏色,雙眸泛著盈盈水光。

「胃口不錯啊。」楊開曬然一笑,忽然又迷茫起來:「那她為什麼把獨傲盟的人都殺了?」

如果要吸人精血,自然是要活抓,可是她卻是毫不留情地一個個擊斃,這讓楊開不太明白。

「我可不是隨便什麼人的精血都吸哦。」魅妖抿嘴一笑,大有深意地說道。

雲萱的臉蛋更紅了,本就成熟,風韻十足,這種嬌羞的模樣越發吸可人的目光。

「她要吸的是…「動情的男女的精血。

」雲萱聲若蚊吶。

楊開目瞪口呆,遲疑了下道:「什麼意思?」

雲萱跺跺腳:「什麼意思你自己不知道么?」

說著,瞪了他一眼。

「不是吧?」楊開的神色頓時古怪起來,抬頭望著天上的魅妖,「你這興趣太惡劣了。」

魅妖咯咯嬌笑,不以為意。

楊開的表情玩味,咧嘴笑道:「這豈不是說,在臨死之前,我還可以風流一把?」

「不錯。」魅妖輕輕領首,饒有興緻地打量楊開:「怎麼,你不怕么?」

「怕!」楊開正色點頭,沉聲道:「不過人類有句話,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怪不得她會留下四個人活命,而且是特意留下了兩男兩女,原來她是別有用途,這一刻,楊開懂了。

他不是什麼楞頭小子,雲萱雖然說的含糊不清,可他也明白魅妖想幹什麼了。

魅妖訝然,似乎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的心態居然這麼豁達,輕領螓首道:「看你這麼識相的份上,人家可以給你一個選擇的權利。」

「什麼權利?」楊開抬頭望著魅妖,面上一片微笑。

「這兩個女人,你可以自己選一個,與之共度春宵!」

魅妖的話音剛落,雲萱和阮心語便面色大變,全都警惕萬分地望著楊開,那阮心語更是伸手捏住了自己的衣領,一臉生人勿近的表情,警惕地瞪著楊開,雲萱也是面如死灰,嬌軀瑟瑟發抖。

雖然她跟楊開講解了魅妖的特性,但真的要面對這一刻的時候,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兩個都選行不行?」楊開笑著問道。

「咯咯……」魅妖忍俊不禁,她還從沒碰到過這麼有意思的男人,在臨死之前,居然還有這麼多花花腸子,「小夥子胃口不小,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