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一章 這是做什麼

第六百三十一章 這是做什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那血泊之中,雲萱瞪大了眼睛,雙眸無神地躺著,豐腴飽滿的**暴露在空氣中,平攤的小腹處有一道創傷的裂口,鮮血湧出,將那潔白的身軀染上一層妖艷的美感武煉巔峰。

她還有呼吸,並沒有生命危險,但楊開敏銳地察覺到,她已無求生的**。

似乎剛才經歷的事,讓她生出了死志。

撐著虛弱至極的身子,楊開緩緩走向她,撿起自己的褲子穿好,再拿起自己的上衣,撕成兩半。

沉吟了下,楊開又取出一些萬葯靈液,塗抹在雲萱小腹的傷口上。

手指的撫摸讓雲萱的嬌軀一陣陣輕顫,她終於回過神,待看清眼前的局面之後,美眸中泛起了無比複雜的神色。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你現在最好別說話,等活下來,要打要罵隨便你,反正該做的都做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纏著你,我也不希望你纏著我,大家就當是做了一場春夢,等一切穩定,咱們就分道揚鑣!」楊開的神態一絲不苟,似乎在自言自語。

用一半的上衣,將雲萱小腹處的傷口清理一番,再用剩下的一半,替她包紮好。

雲萱有心反抗,全身上下卻使不出一絲力氣。

高峰的餘韻,讓她的身體現在極度敏感,在被楊開觸碰的時候,內心深處可恥地浮現出不可抑止的愉悅和快慰。

這樣的感覺讓她無地自容,閉上美眸嚶嚶哭泣起來。

動作輕柔地替她穿戴好衣衫。楊開這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自修鍊以來武煉巔峰。好像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勢,若不是緊要關頭避開了要害位置,魅妖那一擊只怕會要了楊開的命。

這一次的計劃冒險至極,但楊開之前聽了雲萱的講解之後,腦海中靈光一閃,生出了引誘魅妖靠近自己,自己再伺機反擊的念頭。

只是他沒想到,魅妖相當謹慎。導致自己不得不硬著頭皮演了全套。

兩人所在的地方,依然被魅妖施展出來的手段隔絕了。

魅妖死後,這四周的禁制也變得及其薄弱,可楊開奇怪地發現,在外面的阮心語和周駱兩人竟沒有絲毫動靜。

勉力打出一道真元,轟破了包裹在旁邊的禁制,等楊開看清阮心語和周駱的狀態。頓時釋然。

魅妖大概是怕她在吸食精血的時候,這兩人逃跑,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將他們弄暈了過去。

「休息一會吧,他們大概不久就要醒來了。」楊開叮囑一聲。

雲萱依然在嚶嚶哭著,淚珠滑落下來。沒有搭理楊開。

知道她現在心裡有些不太好受,楊開也不再多言。

詭秘無聲,楊開盤膝坐在地上,運轉真元,化解萬葯靈乳的藥效。

說起來。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服用萬葯靈乳,雖然早就知道這第二檔次的靈藥對療傷有很大的作用。但楊開很快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它的強橫。

小腹處的疼痛很快消失不見,變得有些酥酥麻麻,那裡的血肉似乎在蠕動增生,彌補傷口處的傷勢。

趁著這段空閑,楊開將神識遁入識海中,吸收起魅妖死後留下的神識能量。

時間緩緩流逝。

半日後,阮心語和周駱先後自昏迷中蘇醒過來。

彷彿還有些沒弄明白眼下到底是什麼局面,兩人蘇醒之後互相望了望彼此,眼中一片迷茫。

怔了一會,終於記起在昏迷前遭遇了什麼。

阮心語當即變得面色大變,凝神檢視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待發現自己完好無損之後,不禁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周駱轉頭看看四周,眼珠子險些瞪出了眼眶。

因為他發現,就在不遠處的地方,那輕鬆擊殺了獨傲盟十幾個弟子和一位超凡境高手的魅妖,居然死得慘不忍睹,那讓任何男人都動心不已的嬌軀支離破碎,整個腦袋都被打得四分五裂。

雲萱坐在一旁,兩手環抱著膝蓋,一副凄苦無依的模樣,眼淚水已不再滑落,但那兩隻眼眶卻是通紅無比。

她直直地盯著同樣在不遠處打坐的楊開,美眸中神色複雜。

「雲萱,你沒事吧?」周駱趕緊走上來,殷勤地詢問。

雲萱失神落魄,沒有回應。

「這是怎麼了?魅妖是怎麼死的?難道有路過的高手救了我們?」周駱喋喋不休地問出好幾個問題,本以為這次是死定了,沒想到還能活下來,周駱自然會有些興奮。

「你先別說話。」阮心語黛眉微蹙,她赫然發現雲萱此刻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對勁,連忙走上前來,蹲在了雲萱的面前,輕咬著薄唇,眉宇間一片掙扎,好一會才柔聲問道:「雲萱,能不能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雲萱依舊不出聲,只是那麼專註地盯著楊開。

這種眼神讓周駱神色一沉,冷冷地朝楊開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

「呀,你受傷了?」阮心語終於發現了雲萱小腹上的傷口,雖然已塗抹萬葯靈液,也被包紮,但小腹上那滲出的殷紅血跡,卻是顯而易見。

「受傷了?我看看!」周駱大驚,連忙走過來要觀察傷口。

阮心語扭過頭,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周駱訕笑一聲,頓在原地。

伸出一隻手,搭在雲萱的脈搏上,查探一番,阮心語才輕聲道:「沒有大礙,氣息雖然有些弱,但調養些日子應該就好了。恩?這是什麼味道?」

阮心語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她從雲萱身上嗅到一股不太尋常的味道,有點腥腥的,不像鮮血。

聽她這麼一說,周駱頓時也嗅到了,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