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二章 你沒這個本事

第六百三十二章 你沒這個本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遲疑只是一瞬,周駱便回過神,猙獰咆哮:「要你死!」

楊開冷笑:「要我死?你怕是沒這個本事。」

「大言不慚!」周駱往後跳出兩步,手上忽然出現了一柄三叉戟形態的秘寶,這秘寶莜一出先,便迸發出冷冽的殺機。

真元灌入其中,三叉戟上傳出一陣陣嗡鳴的聲音,威能被催發,周駱信手就將三叉戟投擲了出去。

破空的三叉戟驀然化為一隻威風凜凜的猛虎,張開血盆大口,朝楊開咬了過來。

他顯然不想跟楊開多廢話,一心只想殺了他,以解心頭之恨!

楊開冷哼一聲,神色迅速變冷,對方這般不假思索地沖他下殺手,他也被激怒了。

身形一晃,避開了三叉戟的攻擊。

全身力量湧入自身,霎那間,楊開的氣勢為之一變,一股讓周駱膽戰心驚的氣息,瀰漫在楊開身旁。

以楊開為中心,一股無形的氣浪悠然盪開,捲起了陣陣狂風。

雲萱停止了哭泣,怔怔地望著楊開,面色驚訝無比,為楊開的轉變而震驚,短暫地忘卻了剛才所遭遇的一切。

連那阮心語也不禁捂住了嘴巴,傻了眼。

轟轟轟……

楊開一步步迅速踏出,身形如驟浪,讓人無法琢磨,只是片刻便衝到了周駱身旁,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狂暴的真元印在他的胸口處。

慘叫聲傳來,周駱猝不及防如紙鳶一般飛了出去。半空中喋血不止,模樣凄慘。

楊開冷冷地注視著。並沒有去追擊。

碰……

周駱的身軀重重跌落在地,又連忙爬了起來,伸手擦去嘴角邊的鮮血,眼眸中一片殘忍的光芒閃爍:「扮豬吃老虎?你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直到此刻,才清楚地認識到楊開的真實實力遠非他表現出來的神遊境七層修為這麼簡單。

一擊就能將他這個神遊境九層打傷,這哪是什麼神遊境七層能做出來的事。

「心語,隨我一道,將他殺了。」見識到楊開的實力之後。周駱不但沒有善罷甘休,反而想將阮心語也拉下水。

在他想來,自己一個人不是對手,加上阮心語總不可能打不過他吧?

他再厲害,也只是個神遊境。

周駱是鐵了心要取楊開的性命。

楊開眼中森冷的光芒一閃,剛才沒有一擊殺死周駱,也是顧忌到他是獨傲盟的弟子。楊開現在還不太願意招惹麻煩上身,沒想到,自己的手下留情卻讓他會錯了意。

扭過頭,淡淡地望了阮心語一眼,後者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依然一副瞠目結舌的表情。

這女人如果一口答應下來。楊開不介意在這裡大開殺戒。

「心語!」周駱爆喝。

阮心語總算反應了過來,皺了皺眉,嬌喝道:「你有病吧?無緣無故地為什麼要殺他?」

周駱面色一青,痛心疾首地望著阮心語:「連你也向著他?難道在我昏迷的時候,你也被他給玷污了?」

這話頓時讓阮心語暴怒不已。張嘴罵道:「你放屁!周駱你清醒一下行不行,不要無理取鬧。」

「呵呵。我無理取鬧?」周駱神經質般的笑了起來,似乎因為這一次的打擊,讓他確實神智不清了。

就在這時,雲萱緩緩地站了起來,幽幽地看了楊開一眼,捋了下耳邊潮濕的秀髮,深吸一口氣道:「周駱,住手吧,你再敢對他出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周駱的身軀驀然踉蹌,不可置信地望著雲萱,不斷搖頭道:「果然是賤婢,身體被他玷污,連心也是他的了么?」

雲萱有些惱羞成怒,冷聲道:「一碼歸一碼,我現在不想跟你說這些,我的事也無需你來操心,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我管好自己,呵呵!」周駱冷笑連連,模樣如顛似狂。

他已徹底發狂。

目光逐漸變得仇視,望向雲萱和阮心語兩女的時候,周駱的神色變得痛心和鄙夷,伸手一招,那柄三叉戟又飛了回來,冷笑道:「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無需跟你客氣了,今天我是非殺了這小子不可!」

雲萱緩緩搖頭:「你沒這個本事的。」

「連你也這麼說!」周駱暴跳如雷,剛才楊開這般評價他,現在雲萱說出來的話跟楊開之前所言幾乎一字不差,當即讓他感覺受到了羞辱,咬牙道:「那你就瞪大眼睛看看,我周駱到底有沒有這個本事!」

這般說著,一身真元狂暴,一個個磨盤大小的光球,忽然自他的身體內涌了出來。

「不好!」阮心語花容失色,「周駱瘋了。」

這一招是周駱最強大的一招,平日里根本不會動用,但是此刻在面對楊開的時候他居然使了出來,顯然已分不清現實善惡,被仇視和屈辱吞噬了心神。

說話間,阮心語連忙後退,免得被波及到。臨走之時,還不忘拉了雲萱一把,躲避得遠遠的。

楊開一直沒有多話,冷眼旁觀,直到周駱體內的那些能量光球湧出,神色才微微有些凝重。

他能感受到,這些能量光球中蘊藏的巨大殺傷。

但他怡然不懼!

那些光球忽然飛射了出來,中間夾雜著周駱的那柄三叉戟,兩者配合相得益彰,殺傷力比起剛才足足超乎了幾倍。

這才是一位神遊境九層武者全力爆發應該具備的能力。

「小心啊!」雲萱脫口驚呼,喊完之後臉色也是一紅,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要提醒楊開,總感覺自己和他的關係,因為剛才那意亂情迷的一幕,變得有些怪怪的。

她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