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五章 烈火城

第六百三十五章 烈火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三日後,一行三人抵達烈火城。

還未到城池,楊開便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氣息迎面撲來,連腳下的大地似乎都是灼熱的,馬匹行走在上面,渾身上下滲出了許多汗水。

這樣的炙熱,讓楊開很是舒爽,不禁心情也好了許多。

烈火城的特殊環境,也吸引了大批大批修鍊火系功法和武技的武者們駐紮在這裡,沒人知道烈火城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有這樣的異常,但修鍊了火系功法和武技的武者卻能清楚地感覺到,在這裡修鍊的速度,比在別的地方要快很多。

似乎連空氣中,都聚集了超出旁的地方好幾個檔次的火系靈氣。

有人傳言,烈火城的地下有巨大的岩漿在涌動,才造成這方圓百里特殊的地貌,但傳言不過是傳言,也沒人能證實。

楊開到了這裡,神識放開感受,確實能察覺到地下有烈焰的能量穿梭。

他的本意是將雲萱和阮心語護送到烈火城便離開,畢竟這裡也有獨傲盟的分部,只要到了烈火城,她們就等於回到了獨傲盟。

但兩女卻堅持讓他留下來歇息幾日再出發。

楊開想了想,也就答應了下來,他自己的傷勢也還需要將養。

進了烈火城,報上身份,烈火城的城主紀炎連忙出來相迎。

紀炎有超凡一層境的修為,與孫營是同一個檔次的武者,因為他修鍊的正是火系功法。實力不俗,所以便作為一方城主鎮守在烈火城。

也是獨傲盟一支不俗的力量。

紀炎生得五大三粗。興許是習練火系功法的緣故,連裸露在外的皮膚都呈現出暗紅之色,看上去有些豪爽奔放,親自帶人將雲萱接進城主府,安排下人服侍照顧。

得知了這一次獨傲盟三支小隊在外執行任務的遭遇之後,紀炎也是大吃一驚,細細詢問起來。

阮心語和雲萱似乎也達成了共識,並沒有將楊開暴露出去。只是說有一位路過的高人出手相助,斬殺了那魅妖,才讓她們得以保全性命。

這樣的說辭讓楊開很滿意,也感激地看了兩女一眼。

他還挺擔心雲萱和阮心語將實情道出,真要是那樣的話,且不說這個紀炎會不會相信,自己鐵定是離不開獨傲盟了。

所幸。雲萱和阮心語並沒有出賣楊開的意思。

她們的解釋也合情合理,紀炎詳細地打探了下那莫須有的高人的模樣,雲萱早有腹案,細細描繪了一番,紀炎唏噓不已,表示要將這位不知名的高人列為獨傲盟的恩人。日後見到,定要報答云云。

「這事我得儘管上報到總盟,雲姑娘受驚了,且在烈火城休息些日子,待傷勢康復。我會親自送你回總盟。」紀炎叮囑一聲,便急匆匆地離去了。

獨傲盟一下死掉近二十位神遊境高手和一位超凡境。這等大事他自然得趕緊彙報上去。

「這下你滿意了吧?」阮心語哼了哼,有些不太舒服地望著楊開。

「滿意。」楊開捏了捏鼻子,「等我傷勢康復我就離開這裡。」

「滾得越遠越好。」阮心語是徹底不待見楊開了。

雲萱無奈搖頭,一言不發地躺在床上。

告罪一聲,楊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盤膝坐下,一邊運功療傷,一邊查探從魅妖那裡得來的好處。

魅妖的神識能量中蘊藏了神識之毒,不過這份毒素已經被楊開的神識之火和金仁獨眼的金光凈化乾淨,僅僅留下精純的能量和魅妖的意境感悟等等。

吸納了這些意境和感悟,楊開對自身神識的變化也有了一些了解。

他直到此刻才清楚,神識並非是沒有屬性的。

武者修鍊到神遊境之後,會在腦海中開闢出識海,凝練神識。一般人的神識大致都相同,屬於混沌無屬性的神識,但是某些人,因為各種各樣的機緣造化,得以讓神識獲得了變異。

比如楊開本身吸收了玉中真靈的能量,神識就變得如火一般的灼熱。

更有的人,神識或冷若寒冰,或迅如閃電,或疾如勁風。

不一樣的神識,能發揮出來的作用就不同。而且這種變異神識比起普通武者的神識,所具備的破壞力和殺傷力,都要超出好幾個檔次。

楊開甚至在想,自己的神識之火,若是用來煉丹會不會收到什麼奇效。

他從煉丹真訣中窺探到不少煉丹大師的心得和經驗,不過這些煉丹師都不具備神識之火,也沒有先例讓他參考。

但他隱隱覺得,用神識之火來煉丹,或許比用真元更加有效,更加方便。

念頭轉了轉,楊開又放棄了這方面的念想,畢竟現在在煉丹術上,他才剛剛起步,還有待學習。

等日後在煉丹術上有所造詣,再考慮這些事才算現實。

一番感悟,時間迅速流逝,小腹處的傷口也以極快的速度在恢復著。

萬葯靈乳的藥效非比尋常!

兩三日後,夜間,雲萱站在楊開的房門外,玉手舉起,卻又神色遲疑,始終下定不了決心敲門而入。

阮心語鬼魅一般地出現在她身邊,怪笑不已。

「嚇死我了,你這鬼丫頭!」雲萱鬧了個大紅臉,拍了拍高聳的胸脯,嗔了她一眼。

「你要幹啥?」阮心語一臉的曖昧之色,嘖嘖不已,「難道你想夜襲?」

「別瞎說。」雲萱臉蛋更紅,不由自主地想起幾日前旖旎的一幕,芳心不禁一顫。

阮心語撇了撇嘴,哼道:「這麼多年潔身自好,一旦破了禁,忍不住了吧?」

「哪有的事?」雲萱輕聲道,「他明天大概就要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