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六章 背棺人

第六百三十六章 背棺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連續兩天下午斷網一一,幸好沒停電,兩更一起發了,還有一更武煉巔峰。

屋內春光無限,屋外,阮心語臉色緋紅一片,傾聽著那奇異的蚊吶般的呢喃呻吟,身子酥麻,扭捏不已。

好一會,才意識到這般偷聽是不對的,憤憤地感慨一聲:「年輕真是禁不住誘惑!」

這般說著,匆匆回到了房間中,堵上耳朵,屏氣凝神。

一夜很快過去了,住在楊開隔壁的阮心語也飽受摧殘,這一夜,地動山搖,讓她幾乎沒法安心。

快要天明時,隔壁的動靜才逐漸平息。阮心語不禁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平穩心情,正準備好好休息一番,地面忽然再次震動起來。

「有完沒完啊?」阮心語欲哭無淚,她實在沒想到,隔壁那一對狗男女的精力居然這麼旺盛,話音剛落,忽然又意識到有些不對。

因為這次的震動,與之前大不相同,伴隨著震動,一股讓人毛骨驚然的感覺,正在從遠方迅速接近過來。

阮心語當即面色一變,連忙沖了出去。

隔壁的房門也是吱呀一聲打開,楊開和雲萱同時現身,前者神色凝重至極,後者一臉滿足,如被雨露澆潤過的鮮花,比起以前更加美艷不少。

阮心語看了她一眼,不禁有些嘖嘖稱奇,不過也多說什麼,再一次轉過頭,凝神望著遙遠的天際。

在那邊,整個天空都是血紅的顏色,蒼穹如被潑了血水般駭人可怖,而那種血紅,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這邊蔓延著武煉巔峰。

整個烈火城都嗡鳴了,無數感覺到不對的武者紛紛起身查探,個個面色大變。

「這是怎麼了?」阮心語黛眉微皺。

「有什麼東西正在朝這邊接近!」楊開眯起了雙眼,強大的神識窺探下,他察覺到有一股相當危險暴戾邪惡的氣息,這股氣息之強,讓他忍不住有些心悸不安的感覺。

「什麼東西能有這樣的氣勢?」雲萱嚇了一跳。

「不知道。」楊開搖了搖頭。

城主府內,衣衫獵獵的聲響傳出,顯然是紀炎已經帶領府上高手出動了,正在朝那邊趕去,想一探究竟。

「我過去看看,你們待在這裡。」楊開想了想便要竄出去,雲萱一把拉住了他:「一起去,也好有個照應。

楊開皺了皺眉,也沒多說,任由她們跟在身後。

三人緊隨在紀炎那批人的身後,飛馳了出去。

不一會,便來到了城外。

此刻烈火城外已經聚集了很多武者,這些武者或三五成群,或十幾人一組,全都在城外駐足,紛紛佔據了制高點,翹首張望,想弄明白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武者,有一些是獨傲盟的弟子,也有更多其他勢力的武者,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逗留在烈火城,正好趕上了今日的熱鬧。

所有人都在竊竊私語,對這遠方的天空指指點點,猜測這異象到底因何而生,卻沒人能理清頭緒。

在場之中,擁有超凡境修為的紀炎無疑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此刻他正眉頭緊鎖,神識悠忽來回,刺探著遠方的情報,不一會,神色驟然一變,面色古怪起來。

「紀城主,那邊到底什麼情況。」有人朗聲向紀炎問道。

紀炎搖了搖頭:「我也不知,但這裡肯定是有危險的,各位若是珍視自己的性命,就趕緊離開此地。」

聽他這麼說,有些人當即施展身法遠去了,但更多的人卻是選擇留了下來。

很多時候,危險就代表著機遇,這一次的事情莫名其妙,說不定就能撈到什麼好處,別有企圖的人自然不會因為紀炎的一番話就被嚇退。

更何況,這麼多人都在這裡等待,真要是發生危險,也不一定就逃不出去。

見自己的勸說沒有起到什麼效果,紀炎也不再多言,只是靜靜地等待起來。

觀望中,忽然發現了雲萱三人,連忙沖他們招了招手……

雲萱微微一笑,跟楊開和阮心語說了一聲,便飛身過去與紀炎府上的高手匯合一處。

「雲姑娘,你傷勢未愈,還是不要出來的好。」」紀炎頗有些拉心。

「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有勞紀叔叔挂念。」雲萱抿嘴一笑。

「恩,看氣色,確實比前幾日好很多,也有了不少光彩。」紀炎微笑點頭。

「呵呢」萱不禁有些尷尬,解釋一番:「是心語照顧的好。」

阮心語在一旁猛撇嘴,悄悄地瞪了楊開一眼。

「這是你的隊員吧?」紀炎又望了望楊開,點頭道:「小夥子好好乾,跟著雲姑娘,日後定有一番作為,可不要辜負了雲姑娘對你的期望。」

楊開不置可否。

雲萱生怕楊開說出不應該說的話,連忙叉開話題詢問道:「紀叔叔,這到底是怎麼紀炎扭頭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道:「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是看這陣仗確實是有一定危險,不過我感覺到有不少高手也在朝這邊飛來,尾隨在那股邪惡的氣息後方。」

正是因為察覺到這些人的氣息,紀炎才這麼鎮定從容。

若是只有那邪惡的氣息,紀炎肯定已經開始疏散烈火城的人了,因為這股氣息之強,讓他忌憚萬分。

「尾隨在後方?」雲萱訝然。

紀炎輕輕領首:「不過讓我奇怪的是,雙方並沒有開戰,後面那些人似乎一直在觀望等待著什麼,前方那股邪惡氣息的主人,也沒有一點出手的意思,搞不明白。」

說著,無奈搖頭。

雲萱和阮心語對視一眼,也覺得有些怪異了。

楊開表情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