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三十八章 被盯上了

第六百三十八章 被盯上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自那些超凡境強者出手之後,不到三息時間,便有十幾個武者避之不及,當場慘死武煉巔峰。

而且隨著那些人攻擊強度的加大,背棺人體內散發出來的碧綠氣體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盛!

慘叫聲此起彼伏,剛才還振奮不已一臉期待的武者們紛紛施展身法,遠遠避開,哭叫著四處逃避。

紀炎大手一揮,一股精純的真元將楊開等人包裹,迅速遁上百丈高空,冷眼俯瞰下方,哼了一產:「無知!真以為背棺人不出手便沒有危險了?」

他顯然知道一具背棺人被攻擊到某種程度會發生怎樣的變故,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清楚的。

許奇,鄒興和姚迪等人也並沒有因為那些武者的死亡而罷手,那些人的死活與他們根本沒有半點關係,持續不斷地猛攻打下,碧綠的氣體擴散的程度越來越大,越來越猛。

很快,以背棺人為中心,方圓好幾里都被碧綠的顏色充斥。

楊開迅速認識到了這個世界的殘酷,對於這些高高在上的強看來說,為了達成他們的目的,他們是根本不在乎旁人的性命。

更多的武者被碧綠氣體吞噬,葬身其中,也有不少人見機不妙,紛紛退避,如紀炎一樣,飛上了高空中。

那幾十名強者的動作更加猛烈,一根筋地對背棺人狂轟濫炸。

「快了吧?」鄒興一邊釋放攻擊一邊緊盯著下方的背棺人,喃喃自語了一句,一臉的期待之色。

「應該快了d」姚迪也輕輕點頭,暗暗關注起來

果然下方的背棺人似乎承受了太多的傷害,終於有了別的動作他那兩隻壯碩異常的大手緩緩高舉了起來悶雷一般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緩慢而震耳發聵:「拿去……拿去………」

如無奈的咆哮,又如低沉的泣訴,讓人心頭一顫武煉巔峰。

天空中,陡然浮現出一道道神奇的符文和陣法紋路,流光溢彩,這些符文繁奧神秘,沒人看明白它們代表了什麼意思。

但這些符文一出現,那些超凡境的強者便雙眼閃起了光芒,一霎不霎地盯著似乎要將這些符文的構造印在腦海中等回去之後再細細研究。

緊接著,符文閃爍起來,從虛空之中迸發出一道道能量,好多奇形怪狀的秘寶,丹藥和功法武技,憑空出現。

這些秘寶丹藥和功法武技從符文中湧現,呈放射性的軌跡朝四周激射。

一見到這幅場景,那些正忙於逃命的武者們精神大振,匆匆施展身法,尾隨著其中一道光芒追了出去。

這是背棺人對駐足之地破壞的補償儘管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從什麼地方把這些寶貝召喚出來的,但這些寶貝裡面有很多都是檔次不錯的好東西。

有幾道光亮正好沖楊開等人的方向飛了過來,那些獨傲盟的弟子們都眼巴巴地望著紀炎紀炎一言不發,輕輕頷首。

獨傲盟的弟子們面色大喜,也飛身竄了出去,想將那些光芒攔截下來,看是否能撈到什麼好處。

楊開漠然注視,並沒有要出手搶奪的念頭,倒是阮心語和雲萱兩人,有些躍躍欲試的意思口

在這些橫空出世的異寶面前,鮮少有人能夠無動於衷,她們會動心也是理所當然。

很快,背棺人召喚出來的異寶被哄搶一空,但在那些超凡境的兇猛攻擊下,他再一次揮了揮手,依然吆喝著那兩個字,不斷地召喚著寶貝。

和剛才一樣,有不少光芒朝這邊激射了過來,這一次雲萱和阮心語兩女也沒按捺住,跳出了紀炎的保護範圍,朝一道光芒衝去。

楊開無奈搖頭,放出神識,凝聚力量,替她們稍微攔截了一下。

很快,兩女將那不知名的寶貝抓到手上,一臉喜悅地飛了回來。

,『得了什麼東西?」楊開笑著問道。

「好像是一本功法,也不知道有沒有用。」雲萱揚了揚手上的東西,「背棺人弄出來的東西,有很多都是損壞無用的。」

「還有這樣的事?」楊開愕然。

「恩,似乎他弄出來的東西都很有些年頭了。」雲萱微微笑道。

兩人正說著話,楊開驀然感覺到有一些不太對勁。皺了皺眉,凝神朝下方望去,不禁心頭一突。

他發現,在那碧綠的氣體包裹中,背棺人居然直直地盯著自己,那一雙迷茫的雙眸中竟閃現出了興奮的神色。

每個人都察覺到了背棺人的異常,許奇,鄒興和姚迪等人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順著背棺人的目光,打量了下楊開,面上一片狐疑。

「鄒兄,這是什麼意思?」許奇皺眉問道,「他為什麼盯著獨傲盟的那小子?」

「老夫也不清楚,他有什麼特別的么?」鄒興放出神識,在楊開身上掃了一圈,搖頭不解。

他並沒有發現楊開有什麼特別之處。

那天空中,楊開身邊的人也意識到不對了。

雲萱悄悄地問了一句:「楊開,他是不是在看著你?」

「大概!」楊開點點頭,沒來由一陣毛開悚然,身體發涼。

被一位神智不清來歷神秘的聖級高手這麼盯著,任誰都不會安心,楊開也是迷茫無比,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背棺人盯上,從始至終,自己也就是剛才稍微動用了一下神識力量。

「找……到……了……」,背棺人依舊用一種及其緩慢而沉穩的語調說著,說話間,那猙獰的大嘴裂開,露出鋸齒狀不規則的牙齒,似乎是在大笑,無聲而讓人驚悚。

下一刻,背棺人一身的氣息驀然改變,他慢慢地蹲了下壯碩的身子,雙腿彎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