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四十一 小玄界

第六百四十一 小玄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流逝,日月交替,很快便是一個月過去了。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楊開所居的那間巨大石室中,清秀少女莞兒隔著幾百丈的距離,百無聊賴地觀望著正一頭埋在長桌上求知若渴的楊開。

長桌上,本來堆積了足有幾百本典籍,但這一個月的時間下來,楊開已經基本翻閱完畢,左手邊,是已經檢查過的典籍,右手邊,是沒來得及觀看的,僅剩下寥寥幾本。

這些典籍中蘊藏的寶貴知識,都已深深地印刻在了楊開的腦海中。

少女莞兒輕輕地呼了一口氣,暗暗覺得驚奇,這個人類少年自一個月前來到這裡之後,便表現的相當淡定,這一個月的功夫,他甚至足不出戶,一直在石室內觀看這些典籍,如痴如醉。

身邊的空間忽然扭曲起來,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動從旁傳出,莞兒面色一喜,頓時變得恭敬異常。

很快,自那扭曲的空間中,一個成熟端莊的美婦身影漸漸凝實,正是之前的麗大人。

「見過大人!」莞兒連忙叩拜。

「恩。」麗大人輕輕頷首,撇了一眼遠處的楊開,微微一笑,問道:「他表現如何?」

「很有意思呢……」莞兒捂住了小嘴,「跟以前來到這裡的人類很不一樣。」

「哦?說來聽聽。」麗大人來了興緻。

「他好像一直在研究那些煉丹師留下的典籍,也沒有出去過。表現的不急不躁,就跟在自己家一樣。嘻嘻。大人,你說這小子是不是有點傻了?」

麗大人深深地凝視了楊開一眼,緩緩搖頭,黛眉微皺,忽然眼前一亮:「他不傻,不過看他這表現,他似乎也有意走上煉丹師的道路,倒是省了我一番說教。隨我過去看看吧,既然他表現不錯,也是時候該告訴他些東西了。」

「是!」莞兒連忙應道。

一大一小兩個女子信步朝楊開那邊走去,很快,便來到了他身邊。

楊開無動於衷,坐在唯一的一張椅子上,思想依舊沉浸在眼前的典籍中。

莞兒輕咳一聲。喊道:「外來人!」

「等一會!」楊開眼皮都沒抬一下,淡淡地回應一句。

莞兒一愣,頓時有些不悅,嬌叱道:「麗大人來看你了,你還不趕緊拜見!」

楊開輕輕地吸了口氣,瞥了她一眼。然後又低垂眼帘,繼續關注面前的典籍,將她無視了。

莞兒不禁惱火,正欲訓斥,麗大人舉起一隻小手。示意她不要多說,居然就這麼笑吟吟地站在一旁。靜靜地等待起來。

莞兒好一陣咬牙切齒,心中暗罵這外來人裝模作樣,也不知道在拿捏些什麼,暗暗發狠等會要他好看。

時間迅速流逝,麗大人也莞兒足足在楊開身邊等了半日,楊開才將面前最後一本典籍合上,深深地吸了口氣。

「看完了?」麗大人直到此刻,才柔聲詢問一句。

楊開淡淡點頭。

「感覺怎樣?」

「有些收穫!」楊開答道。

麗大人美眸一亮:「你果然是有些煉丹師的底子。」

沒有煉丹師的底子,根本不可能看懂那些典籍。

楊開咧嘴一笑:「你們之前也抓了不少具備神識之火的人吧,將他們關押在此地,培養他們成為煉丹師……恩,我倒是有些明白,你們要我幹什麼了。」

這一個月下來,楊開觀看了這些所有的典籍,這些典籍都是前人留下來的,有許多是他們搜集來的煉丹師的心得和經驗,也有一些是跟楊開同樣遭遇的人留下來的記錄。

他們全都是被背棺人抓到此處,在這裡主人的支持和培養下,努力成為煉丹大師,可惜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滿足的要求,最後不知所蹤。

一個月的時間,足夠楊開弄明白他們的意圖和自身的處境,也讓他淡定了不少。

只要這些人有求於他,他就沒有危險,反而還有好處。

「不錯。我們是抓了不少具備神識之火的武者,也致力於將他們培養成出色的煉丹師。」麗大人坦然承認。

「為什麼?你們有什麼需要煉丹師才能解決的問題?」楊開揚眉,「煉製丹藥?」

麗大人訝然地望著他,好半晌才微微頷首:「正是煉製一種丹藥!不過那種丹藥並非任何煉丹師都能煉製出來的,必須是得具備神識之火的煉丹師才有可能,這也是你為什麼被抓來這裡的原因。」

「說來聽聽吧,正好我也想成為一個煉丹師,如果你們的條件合適,我不介意順手幫你們一把!」楊開好整以暇地望著她。

「大言不慚!」莞兒撇撇嘴,「具備神識之火的武者雖然稀少無比,但這無數年下來,棺奴前輩也抓了十幾個人進來,他們每一個都是優秀的人,你憑什麼認為自己能夠完成他們沒有完成的事?」

「這是我的問題,你們無需操心,更何況,你們還是很希望我能夠成功的,不是嘛?」楊開微微一笑。

「不錯,我們是很希望你能夠成功,解除我們這一脈這麼多年的禁錮,讓我們能夠出去見識下外面的世界。」麗大人輕輕頷首,美眸中閃爍著期翼的神色,「自我介紹下,我們的祖輩是侍奉大魔神的魔徒。不知道多少年前,我們的祖輩因為一些原因,而被大魔神封印在這個小玄界中,終生無法離開這個小玄界。」

「大魔神,小玄界?」楊開眼帘一縮。

「大魔神是魔族至高無上的存在,是我們祖輩的主人!」麗大人神色恭敬地解釋,「至於小玄界,便是我們此刻所處的這一片空間。相傳,在古老的時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