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五十二章 爭鬥的焦點

第六百五十二章 爭鬥的焦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匆匆,一眨眼,便是一個月。

楊開知道機會難道,在這一個月內自然是不遺餘力地運轉真陽訣,瘋狂汲取陽元之氣。

一個月後,丹田內竟隱隱有種飽和了的感覺。

無數滴陽液匯聚在丹田,最開始楊開還挺在意陽液的數量,但到最後,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聚集了多少。

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這麼多陽液,楊開估計自己可以揮霍好些年都無需發愁了。

而且隨著楊開的瘋狂汲取,這附近的岩漿似乎也受到了一點影響,變得不再如以往那麼灼熱,反而有要凝固的跡象。

以他所處的地方為里左右,天地大減。

楊開很想深入到這火山底部去探探情況,看有沒有更多的機緣造化,但與寒菲約定的期限就快到了,也只能等待。

他可不願意招惹那個冷艷的女子,讓她有質問自己的借口。

左等右等,寒菲始終沒出現。

楊開一咬牙,竄出了自己的藏身之地,順著岩漿湧出的路線,往下深入。

真元包裹在體外,形成了一層保護膜,儘管那岩漿溫度逼人,但對楊開卻是造不成任何損傷。

似乎沒有止境般,楊開越是往下,越是能感覺到能量的充裕和富饒,這裡的環境非常適合他這樣的武者修鍊,但對古魔一族的人來說。卻是個敬而遠之的地方。

他並沒有要逃跑的意思,在這被封印的小玄界是沒有自己的藏身之地的,除非躲在這火山下一輩子不出去。

他只是想看看,這下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奧秘。

足足下潛了一個時辰,還是沒有到底,四周的溫度和熱意已經高到了一個讓楊開都無法忍受的程度。

頓足在原地,想了一會,楊開懊惱地搖了搖頭。

雖然他很想下去窺探究竟,但現在看來。繼續往下的話,連自己都會有危險,在不知是否能得到好處之前便貿然這樣行事,實在有些得不償失。

思量片刻,楊開無奈放棄,掉頭朝上飛去。

又是一個時辰後,總算回到了自己之前修鍊的位置。

在那裡。寒菲一臉冷冰冰地打量四周,好像是誤以為楊開已經逃跑,正恨得咬牙切齒。

待看到楊開之後,連忙怒喝道:「你去哪了?」

「下去看了看。」楊開聳聳肩膀。

「下去?」寒菲細長的眉毛微微皺起,「你能下去?」

連她都無法深入太多,在這個位置差不多就是她的極限了。這個人類居然能夠深入到更底層的位置,不免讓她有些詫異。

「我修鍊的是陽屬性功法,在這裡就如魚得水啊。」楊開呵呵一笑。

這個解釋並不能讓寒菲滿意,因為縱然修鍊的是陽屬性功法,若沒有其他本事。這裡也不是能隨便深入的地方。

她並沒有深究,只是道:「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吧?」

楊開微微頷首。

「那我們走。麗大人應該已經等急了。」寒菲說著,也不等楊開再回答,揮出真元包裹著他,縱身朝上飛去。

很快,兩人便飛臨火山口上方。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拉了拉寒菲的胳膊,輕聲道:「等等!」

寒菲嬌軀一僵,忍不住怒視楊開:「幹什麼?」

她似乎很不習慣被人觸碰,尤其是被男人觸碰,很小的一個動作引得她產生了超乎常規的反應。

「自己查探查探!」楊開神色冷峻,淡淡答道。

寒菲一怔,神識放開,很快,俏臉更加陰沉了。

連楊開都能察覺到火山四周的異常,寒菲又如何察覺不出來?只不過剛才她並沒有太警惕,也沒關注四周的情況而已。

「我們似乎有麻煩了。」楊開嘿嘿冷笑,一雙鷹隼的眼眸,在虛空之

「你別說話,我來應付!」寒菲叮囑一聲,美眸忽然盯在一個位置上,冷喝道:「楮見,出來吧!」

一聲爽朗的大笑傳來,楊開之前見過一面的楮見自隱蔽的位置露出身形,目光戲謔地望著寒菲,眼穢的光芒,笑道:「寒菲統領,真是巧啊,居然在這裡碰面了。」

這般說著,那狹長的雙眼陰森森地打量了下楊開,隨即撇開了目光,灼灼地盯著寒菲,一點也沒把楊開放在眼br/>

「楮見,你在這裡幹什麼?」寒菲聲音冰冷,一臉不善地望著對方。

火山附近,是古魔一族的禁地,誰都不願意輕易涉足,她可不相信楮見與自己是不經意碰到的。

而且在楮見說話的時候,四周浮現出一道接一道的身影,這些身影都是楮見領地上的強者,個個都獰笑地朝這邊望來,將火山口團團包圍。

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顯然是得到了這邊的消息,早早就埋伏在此地。

「我不想幹什麼。我只想請寒菲統領行個方便,讓我將這人類小子帶走!」楮見好整以暇,冷笑不迭。

「你膽子不小!」寒菲美眸芳心動怒,「這異族人是麗大人的貴客,也是我們古魔一族的希望,你想斬斷我族的希望么?楮見,你不要再這般胡鬧下去了,麗大人對你仁慈,不代表她會一直縱容你!」

「麗大人?」楮見冷哼一聲,「早晚有一天我會取代她,成為魔神堡真正的主人!我古魔一族是驍勇善戰的一族,即便被關押在這裡,也不應該淪落到被歲月磨掉獠牙的程度,麗大人心腸太軟了,不適合掌管魔神堡,我楮見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四周那些楮見的手下們,聽聞這番話,氣息頓時暴戾危險起來,確實如他所說,即便被關押了無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