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五十四章 溶洞

第六百五十四章 溶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楮見這個入聖兩層境強者的追殺下,楊開一點也不顯慌張,反而還頭腦清晰地與寒菲討價還價,企圖利用這一次自己救了她一事讓她改變對自己的敵意。

岩漿下,楮見一馬當先,強壯的身子中爆發出讓人膽寒的力量,將那炙熱的岩漿推向兩旁,儘管下潛的速度極快,可依然看不到楊開和寒菲的蹤影,只能用神識鎖定他們所處的位置。

「人類,你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可少吃點苦頭!如若不然,被我抓到,定讓你脫幾層皮!」楮見一邊追擊一邊怒吼。

楊開置之不理,悶頭朝下潛入,這個時候若是停下來,那才是真的完了。

無論如何,他也不想落到楮見這種人手上。

很快,他與寒菲兩人便已到達這一個月來打坐修鍊的深度。

抵達此處之後,寒菲的狀態果然差了很多,儘管在楊開的真元包裹中,她的一身魔氣也顯得有些浮沉不定,本能地開始排斥周遭的陽氣,一張俏臉上甚至還流露出一絲驚慌失措的神色。

剛才寒菲也說了,這裡基本就是她能潛入的極限,再往下一點的話,她就沒辦法了。

也就是說,到了這裡,她的生死基本上完全已由楊開掌控,楊開若是有殺她之心,完全可以在這裡將她丟棄,不管是隨後而來的楮見也好,還是此地的陽氣也罷,都足以讓遭受重創的寒菲喪命。

她」章節」哪裡不緊張?

楊開看了她一眼,咧嘴沖她一笑,加大了真元的輸出,牢牢地將她包裹,並沒有要丟棄她的意思。

察覺到這一點,寒菲不禁鬆了一口氣,冷幽幽地看了看他,心情有些複雜。

「人類,你成功激怒了我。我決定了。定要你生不如死!」楮見的怒喝從上方傳了過來,他見楊開沒有絲毫妥協的跡象,當即也有些掛不住顏面,哪裡還顧得了其他,一心只想擒拿住楊開,好好折磨他一番,以解心頭之恨。

說話間。他的速度再提一個檔次,鍥而不捨地追擊著。

楊開面色微變,也連忙下潛的更快一些,但他的修為畢竟不如楮見強橫,雙方的距離正在一點點地被縮短。

而且似乎也因為楮見這等強者的氣勢外放,造成了火山的不穩定。導致下方的岩漿正在急速上涌,阻擾了楊開往下潛入的速度。

二十丈,三十丈,五十丈……

隨著深度的增加,周邊的陽氣和灼熱越來越強烈,這種熱度讓楊開也大汗淋淋起來,被他夾在腋下的寒菲更是嬌軀濕透,汗水從額頭滑落。順著修長白皙的頸脖。一路滾進了胸口。

「要到極限了?」冷不丁地,寒菲問了一句。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出楊開的艱辛。

楊開漠然不語。

「真是倒霉,居然要跟你這樣一個人類死在一起!」寒菲幽幽嘆息著,一副看起來對自己的人生充滿了遺憾的模樣。

「你閉嘴!」楊開怒喝,他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這個女人居然還在歧視自己。

在魔神堡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不少古魔一族的人都看不起自己,莞兒現在對自己的態度很隨和,但最開始時候她也是瞧不起自己的。

似乎在古魔一族的人眼中,人類什麼的都是下三等的種族,只有他們古魔一族才是血統高貴的存在,那望著自己的一雙雙眼睛中,都帶著一種顯而易見的倨傲和輕蔑。

這樣的目光,讓楊開很不舒服。

寒菲就更明顯了,從她第一眼看到自己直到現在,都用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在和自己交流。

楊開不知道她有什麼好得意的。

說話間,伴隨著嘩地一聲輕響,一雙翅膀忽然在楊開背後展開。

隨著翅膀的展開,楊開的速度再提一個檔次,而且在他的控制下,那一雙寬大而華麗的翅膀,竟收縮成團,將楊開本人和寒菲團團包裹在其中。

逼人的熱意,頓時減輕了許多。

「天道法則?」寒菲美眸劇烈顫抖,傻傻地望著包裹住自己的陽炎之翼,失聲驚呼。

她從這一雙華麗的翅膀中,感受到了一股深奧的讓人無法理解的玄機和力量。

」武煉巔峰第六百五十四章溶洞」這樣的玄機,這樣的力量,並不是楊開能夠修鍊出來的,而是通過一些特殊的機緣,獲得到的天道法則。

「你居然……」寒菲不禁捂住了小嘴,震愕連連,有些無法言語了。

「你還有點眼力。」楊開揶揄了一句,「不錯,這確實是天道法則帶來的力量。」

「你的造化真是讓人眼紅。」寒菲幽幽說道,伸出小手去撫摸那一雙翅膀,卻不想才觸碰到,小手上便傳來一陣刺啦啦的輕響。

翅膀中蘊藏的陽元之氣,一樣與她的魔氣相剋相悖,儘管不會因此而受傷,但卻會凈化她的魔氣。

收回手,寒菲咬了咬紅唇,感應一番,面色一喜道:「楮見的速度慢下來了。」

「他應該快到極限了。」楊開呵呵一笑。

「可是他只要堵在上面,我們也沒法出去,早晚都會被他抓住。」寒菲無奈地說道。

「你以為麗大人不會關注他的動向?」楊開冷笑,「你與麗大人相處這麼多年,看樣子還不太了解這個女人。她仁慈,但不代表她無知。楮見敢帶人出來沖我們下手,麗蓉即便第一時間得不到消息,過幾日恐怕也會知道實情的,她會來救我們。我們只需要躲避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寒菲臉一紅,沒有做聲。

身為四大統領之一,放在平時,這麼簡單的問題她自然能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