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五十五章 誰採到就是誰的

第六百五十五章 誰採到就是誰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番大戰,又被楮見追擊許久,兩人儘管真元充沛,但體力和精神都消耗巨大。

坐下來片刻之後,便雙雙進入入定的狀態。

精神體力急速恢復。

兩個時辰後,楊開睜開眼睛,雙眸熠熠生輝,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寒菲依然靠在他身邊,雖然沒有醒來,但氣息無疑平穩了許多。

緊貼著楊開的嬌軀傳來難以想像的柔軟,而且這個冷艷女子身上似乎還有一種天然的幽香,嗅入鼻中,讓楊開變得更加有精神不少。

等了一會,她也漸漸轉醒,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主動遠離了楊開一些距離,冷聲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先看看這裡的環境吧。」楊開說著便站了起來,真元透體而出,迸發出明亮的光芒,照耀著四周。

寒菲忍不住皺了皺眉,她有些不太喜歡楊開身上的灼熱氣息,這並非是針對他這個人,而是魔氣和陽氣的本能排斥。

「我好像有火把。」寒菲說了一句,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來兩個火把,楊開微微一笑,彈指將它們點燃,與寒菲一人拿了一個,開始打量四周。

這確實如楊開之前的觀察,是一個巨大寬敞的溶洞。

高達百丈有餘,內部更是有十幾間房子大小,充斥了濃郁至極的天地能量,這種能量並非是陽氣,而是任何武者都可以吸納的純凈能量。

兩人在這溶洞內探索了一陣,什麼都沒發現。倒是尋找到了一條通往更深處的甬道。

「要不要進去看看?還是在這裡等麗蓉來救我們?」楊開高舉火把,望著寒菲問道。

寒菲一雙美眸里閃動著好奇的神色。聞言掙扎猶豫了一會兒,道:「麗大人就算得到消息,也不一定知道我們就在下面。機會難得,還是進去看看吧。」

「也好。」楊開笑了笑。

這裡,是古魔一族的禁地,連四大統領都不會輕易來到此地,而這一次若是沒有楊開的庇護,寒菲也不可能安全抵達這個溶洞。早就在岩漿中被融化了。

她自然很好奇,這樣一個地方,到底都有什麼秘密。

這可是古魔一族在這裡居住了無數年都未曾到來的位置,女人天生的好奇心讓她做出了探秘的選擇。

順著甬道一路深入,四周的岩壁堅固異常。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深入了多遠,兩人還是一無所獲。

跟在楊開身後的寒菲傳來呼哧呼哧的喘息。步伐蹣跚。

那樣洞穿身體的傷勢,儘管不會要她的命,但對她還是有很大的影響。

「休息會吧。」楊開提議。

寒菲漠然不語,知道他是在為自己考慮。

坐下休息的時候,楊開取出一枚療傷丹遞了過去,寒菲看了他一眼。也沒多問,接過服下。

「你身上沒有療傷丹?」楊開皺眉詢問。

「我們不會煉丹,哪來的療傷丹?」寒菲淡淡答道。

「沒有你早說啊……」楊開無語,這女人真是傲到了極點,受了那麼重的傷。寧可讓它自然痊癒,也不願意開口跟自己討要一枚丹藥。

他以為寒菲身為四大統領之一。身上多少應該是配備一些常用丹藥的。

「那多不好意思。」寒菲哼了一聲,想了想,忽然又取出一些東西,遞給楊開道:「喝水么?」

楊開訝然,一聲不吭地接過她遞過來的水饢,喝了幾口。

寒菲又問道:「吃東西么?」

這一次卻是遞過來幾枚楊開沒見過的果子,這些果子里蘊藏了相當濃郁的能量,一看就是不錯的好東西。

這女人……千方百計地想要還自己人情?楊開怔怔地望著她,一下子就明白她怎麼想的了。

楊開暗暗搖頭不已,將那幾枚果子拿了過來,塞進口中吃了起來。

「你好像帶了很多東西啊。」楊開上下打量她,想知道她把這些東西都藏在什麼地方。

乾坤袋是一種可以用來儲藏的秘寶,這一點楊開知道,自從來到通玄大陸,楊開也在不少人身上見到過乾坤袋。

獨傲盟的幾名小隊長身上就有,被他擊殺的那個魅妖也有。

不過寒菲卻沒有,楊開很疑惑,她是用什麼儲藏的。

「恩,平時收集了一些,放在虛空戒中,以備不時之需。」寒菲淡淡解釋,自己也拿了一枚果子,小口吃了起來。

「虛空戒?」楊開眼前一亮,一雙眼睛瞬間盯在寒菲右手食指上的那枚古樸戒指上。

這枚戒指呈漆黑之色,一看便是有些年頭的東西了。

「比乾坤袋更高檔的儲藏秘寶,外面應該不會見到的,只有一些歷史悠久,根基龐大的勢力才有這東西。」寒菲淡淡解釋一句。

望著她手上的虛空戒,楊開腦海中靈光一閃,驚愕道;「這不會是鎮魂石製作而成的吧?」

「你知道鎮魂石?」寒菲訝然。

楊開輕輕點頭,他怎麼不知道?他的無字黑書,一整本都是用鎮魂石製造出來的。

「是有一點鎮魂石,不過並不是全部。據說大魔神當年得到過一大塊鎮魂石,然後不知道用在什麼地方,只剩下一些邊角料,這些邊角料被手段超群的煉器師,輔以其他的材料,煉製成了幾枚虛空戒,如今被四大統領保管著。」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仔細想想,發現麗蓉和花墨他們,手上確實也佩戴了戒指。

原來這幾枚戒指,是比乾坤袋還要高檔的儲藏秘寶!

「恩,不說這個了。這次欠你這麼大人情,我不會再去想著利用完你之後將你殺掉。但我不能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