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他若死,你便死!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他若死,你便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獨傲盟的時候,楊開了解了不少晶石的奧秘,自然聽說過聖晶這兩個字。

相同體積的一塊聖晶和晶石,蘊藏的能量卻是天差地別,前者的價值,超出後者百倍有餘。

這只是單純能量的對比。

而在真正價值上的體現,一塊聖晶的價值,根本不是晶石能夠相提並論的,因為晶石隨處可見,但是聖晶卻是及其稀少。

向來物以稀為貴!

「這裡居然有聖晶?」寒菲徹底坐不住了,眼睜睜地看著楊開開採晶石,自己卻沒有儲藏能力本就是一種煎熬,可是現在他居然得到了一塊聖晶!

這可是對入聖境高手都有巨大幫助的好寶貝,有聖晶在手,連她都可以迅速提升一些實力。

這樣的收穫,讓寒菲羨慕又嫉妒。

有沒有儲藏能力已不在寒菲的考慮之列,她連忙衝到洞壁前,開始轟擊起來。

楊開也不甘示弱,速度陡然變快了許多。

石屑紛飛,間或夾雜著被轟擊出來的晶石,寒菲的神識高度集中,在那些飛濺出來的晶石上一掃而過,待發現它們不過是普通的晶石之後,根本沒有理會的意思。

楊開體內的真元卻是兇猛迸發,在意念的控制下,幻化成一道道無形的力量,將寒菲置之不理的晶石統統收集起來,塞進黑書空間。

叮咚……

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寒菲眼疾手快。先楊開一步將一枚看起來與眾不同的晶石拿捏在手,感知一番。面色一喜,連忙握在手心處,神情振奮。

她也得到了一塊聖晶。

但下一刻,她就咬牙切齒起來,因為楊開居然又收穫了一塊,夾在手指上正沖她搖晃不已。

「等著瞧!」寒菲暗暗發狠,手上動作更快許多。

一時間,兩人都象著了魔一般。賣力採集。

聖晶的數量及其稀少,只是偶爾才會出現那麼一兩塊而已,即便如此,在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時間之後,楊開也收入了十幾塊之多,而寒菲的收穫更多,她的修為畢竟強悍一些。速度也更快,每每發現聖晶都會被她先搶到手上。

但在她開採出來的那些普通晶石,卻是沒辦法帶走了,這些全都便宜了楊開。

所以在收穫上,兩人基本是相差無幾。

「轟……」

伴隨著一聲巨響,面前的洞壁忽然坍塌了下去。露出一條真空的通道,而在那通道中,一股股讓人心悸不安的能量,正涌動出來。

似乎因為兩人打通了這下方的通道,而讓這裡的能量起了不得了的反應。

咔嚓嚓……

一陣陣龜裂般的聲響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楊開和寒菲同時面色一變。全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靜靜地站在原地。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咔嚓嚓……

那動靜越來越大,越來越猛烈,兩人頭頂的上方,漸漸地有石屑掉落。

楊開的眉頭跳動著,神色陰沉,低聲道:「有些不太對勁啊。」

「我想……我們該走了。」寒菲輕輕頷首。

「走!」楊開爆喝一聲,再也顧不得其他,連忙轉過身,閃電般順著來路返回。

寒菲緊隨其後,寸步不離。

大地忽然搖晃起來,這甬道中的天地能量也變得及其紊亂不穩定。淅淅瀝瀝的石屑和塵土不斷地從上方掉落下來,龜裂的動靜也越來越大。

楊開一邊觀察四周的環境,一邊賣力朝前衝去。

他知道,這裡本就是不穩定的火山內部,自己和寒菲兩人在這下面肆意非為了這麼些日子,恐怕也引發了其他的變故,這樣的變故,讓整座火山徹底爆發。

而在火山下的溶洞,應該也變得不安全了。

生死存亡關頭,兩人的速度一個比一個快,只不過眨眼的功夫,便來了之前歇息過的那巨大溶洞中,順著之前走過的甬道一路往上,很快,那灼熱的岩漿便印入了眼帘。

「過來!」楊開低喝一聲,一把摟住了寒菲的腰肢,陽炎之翼展開,將她和自身包裹,竄進岩漿內,順著岩漿噴發的方向,全速朝上方衝去。

被兇猛噴發的岩漿帶動,回去的速度比潛入時不知要快出幾倍。

轟轟轟……

巨響聲震耳發聵,感受到四周湧出的帶著毀滅氣息的龐大能量,楊開和寒菲的神色都凝重至極。

與此同時,火山口外,一道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中,這些身影的主人,每一個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此時此刻,這些人分成兩批,正互相對峙,分庭抗禮。

左邊的一批,正是以楮見為首的激進好戰的古魔族人,而在右邊的,卻是麗蓉和花墨率領的另一部分族人。

正如楊開之前的預料,麗蓉確實一直關注楮見那邊的動向,當得知他居然帶領不少高手離開了自己的領地後,麗蓉頓時意識到他要幹什麼了。

當即傳信花墨,也帶領自己魔神堡的族人趕來馳援,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當她和花墨抵達這裡的時候,楊開和寒菲已經被楮見逼進了火山中,生死不知。

向來仁慈寬容的麗蓉,為此頭一次對楮見動了殺心!

但在沒有確定楊開和寒菲兩人的下落之前,麗蓉還是忍了下來,責令楮見幫自己一起尋找兩人。

這些日子,古魔一族的強者們紛紛潛入火山內部尋找楊開和寒菲的蹤跡,麗蓉甚至親自出馬,但依舊一無所獲。

到了今日,已有大部分古魔族人確信,那人類和寒菲統領已經喪身在這火山裡了。

楮見神色陰鬱,面上不但沒有絲毫愧疚之色,反而帶著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