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五十八章 絕望的戰鬥

第六百五十八章 絕望的戰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沉寂多年的火山忽然爆發,在那火山口噴出一道道讓人心悸的岩漿的同時,天空中忽然閃現出一條條炫目的閃電,那些閃電如靈蛇般轟擊下來,密密麻麻,數不勝數武煉巔峰。

一個個古魔族人正在躲避岩漿的,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那些閃電擊中,瞬間爆成一團團血霧,竟連骨頭渣都沒留下,死得及其凄慘。

更多的古魔族人面色駭然,眼眸中溢滿了恐懼,連忙將實力展開,下意識地朝四周逃去。

咔嚓嚓,岩漿和閃電雙管齊下,整片火山區域剎那間成了一片死域。

天威浩蕩!

麗蓉,花墨和楮見三大統領都變得神色凝重至極,不敢多做停留,紛紛朝後掠去,他們不知道這裡發生了怎樣的變故,但這樣的天威,連他們三人都不敢輕易觸及。

雲霄深處,天雷轟鳴,火山下方,岩漿齊射。

這樣的天威震撼了每一位古魔強者,讓他們心頭戰慄。

在這片小玄界中,他們從未遭遇過太大的危險,但今日,他們見識到了。

不大片刻功夫,楮見和麗蓉花墨的兩方人馬便避開了火山口附近幾十里,抵達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雙方隔著幾十里,遙望火山口的變故,一時無言。

麗蓉面如死灰,如果說剛才她還對楊開和寒菲的生死抱那麼一線希望的話,那現在這份希望被現實的殘酷無情地剿滅了。

在這樣的天威下,麗蓉覺得,楊開和寒菲不可能還存活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混亂不堪的火山口中,驀然衝出來兩道身影武煉巔峰。

在那一道道岩漿和閃電的干擾下,沒人發現這兩道身影的存在,所有人的心神都已被那浩瀚的天威吸引。

出了火山口的瞬間,楊開和寒菲兩人也是面色大變。

他們沒想到費盡心思逃出火山,居然迎來了這宛若末日般的一幕,四周儘是死亡的氣息瀰漫,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惶恐之情。

「快走!」寒菲嬌叱一聲,到了這裡,她便不需要再由楊開庇護了,反而是運轉真元,將楊開包裹著,領著他朝一個方向飛出。

楊開沒有遲疑,趕緊擎出了骨盾,真元灌入其中,骨盾的獸口猙獰洞開,被他頂在上方,成為兩人擋下致命攻擊的壁壘。

轟轟轟……

閃電一道接一道地打下,全被骨盾吸收,但才接下三五道閃電,楊開便發現,這件已經被精鍊成玄級上品的防禦秘寶,竟有些撐不住的跡象。

好在寒菲的身形及其靈活,帶著楊開不斷地在岩漿和閃電的交錯下穿梭,每每總能避開危險的地方。

片刻後,兩人總算是脫離了最危險的區域。

「前方有人!」楊開眼睛一眯,冷喝一聲,旋即面色微變:「是楮見!」

「壞了!」寒菲也芳心一寒,她沒想到楮見居然在外面等了這麼久。

她和楊開兩人在火山內部少說停留了有半個月時間,楮見這個人居然這麼有耐心,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準備跑吧。」楊開神色陰沉,輕聲在寒菲耳邊道。

寒菲微微頷首。

就在兩人發現楮見他們的時候,對方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待看清楊開和寒菲的身形後,楮見不禁面色一喜,獰笑道:「他們居然還活著,哈哈哈,真是天也助我!」

這般說著,遙遙朝火山的另一邊望去,根本看不到麗蓉和花墨的情況。

楮見心頭大定,他看不到那邊的情況,那邊的人也肯定看不到這邊的情況,也就是說,他完全有機會在麗蓉反應過來之前,將楊開和寒菲擒拿住。

只要擒拿了這兩個人,楮見就有了和麗蓉作對的籌碼!

麗蓉似乎在意這個人類超出了對寒菲統領的關心,楮見很想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麼深意!

對面不遠處,那個人類和寒菲在逃離最危險的區域後,已經變了一個方向,正朝側面掠去,顯然是想逃出自己的視野。

楮見冷笑一聲,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施展出魔神變。

猙獰的面目迅速被漆黑的魔紋覆蓋,顯得越發恐怖,超凡兩層境的頂尖修為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一身氣血之力和戰鬥力也飛速上漲。

身形一晃,楮見便已攔在了寒菲和楊開面前,冷聲道:「你們倒是命大,但這一次你們就沒這麼好運了!寒菲,將他交出來吧。」

這般說著,大手便朝寒菲抓了過來。

寒菲冷哼,隨手在楊開身上用了點力道,將他朝遠方拋去,連忙也施展魔神變,阻擋下楮見的攻勢。

儘管彼此的實力差距一個小層次,但寒菲用盡全力多少也能拖延一點時間。

上次被楮見一擊重創,只是對方突然展現出隱藏的實力,打了寒菲一個措手不及而已。

楊開當然明白寒菲的用意,順著她扔出去的力道竄出老遠,但下一刻,他便被十幾個古魔一族的強者圍住了。

這些人全都是楮見的手下,最次也是神遊境頂峰,其中甚至有兩三位是超凡境高手。

楊開凌立在半空中,皺眉望著四周的敵人,心神沉重,他從這些人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人類,隨我們走一趟吧,楮見大人要你幫點忙!」一個超凡三層境的壯漢冷冷地望著楊開喝道。

「我若說不呢?」楊開兩眼眯成一條縫隙,其間光芒閃爍。

「那你就要吃點苦頭了。」那壯漢冷笑一聲,大刺刺地朝楊開飄了過來,伸手朝他抓去。

他的那隻大手飄忽不定,印入楊開眼帘,楊開卻根本看不清他出手的軌跡,只覺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