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六十二章 滅世魔眼

第六百六十二章 滅世魔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兩更。

*****************************

「這是自然。」麗蓉重重頷首,「我們不會這麼無聊的。」

「誰稀罕。」寒菲撇撇嘴。

花墨也笑道:「老朽並沒這種惡劣的興趣。」

「那你們進來吧。」楊開點點頭,閉上雙眸,神識沉浸識海中,化為神魂靈體,放開了識海的防禦。

下一刻,他便察覺有三道能量湧進了自己的識海,旋即,古魔一族三大統領的神魂靈體在自己眼前顯行。

一時間,石室內所有人都沒了動靜,莞兒在一旁噘著小嘴,心裡急得跟貓撓了似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忍不住沖楊開揮舞了下拳頭,輕哼一聲。

她也清楚,三大統領跟這個人類此刻說的肯定是機密要事,以她的身份是沒資格介入的,自然不敢輕易闖進楊開的識海,只能坐在外面乾等。

識海內,一片灼熱的氣息包裹。

無論是麗蓉或者寒菲還是花墨,都不禁地釋放自己的神識力量,抵擋這炎熱的感覺,眉頭緊皺。

他們古魔一族,最討厭這樣的氣息了。

但麗蓉更多的是詫異,上次她來到這裡的時候,楊開的神識之火還遠沒有現在這般強大,可是此刻,這裡的灼熱卻給了她一些壓力。

她明白,楊開吞噬了那十幾團別人的神識之火後,自身的神識定是有了十足的長進。

「你能不能清空一片地方。讓我們安心說說話?」麗蓉提議道。

楊開想了想,也知道他們在忌憚什麼。指向遠方道:「去那邊吧,那裡沒有神識之火。」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三人看到了矗立在火海中的五彩寶島。

眼前紛紛一亮,跟著楊開飛臨島上。

神魂靈體一踏足這個五彩寶島,古魔一族的三大統領都是神情一震。

「怎麼在你的識海內,我的神識也能汲取到力量?」寒菲訝然地望著楊開。

「我也能汲取。」花墨同樣震驚地望了過來。

「這五彩寶島是什麼?」麗蓉面上興緻滿滿,笑著問了一聲。她自然感覺到,三人之所以在楊開的識海內還能汲取到神識力量。完全是因為這座寶島的緣故。

「這次來,不是說這個吧?」楊開神色淡漠,並沒有要替他們解惑的意思。

五彩溫神蓮,時時刻刻都會滋養神魂,他們三人踏足此地,當然會得到些好處,只不過好處很微小而已。

但楊開身為五彩溫神蓮的主人就不一樣。長年累月下來,那微小的力量也會匯聚成讓人讓人眼紅的分量。

「是我多嘴了。」麗蓉輕輕頷首,「不過我發現,你身上有好多不錯的東西。」

「每個男人都有點秘密。」楊開淡淡道,「是時候讓我弄明白了吧,我對你的態度很好奇。我想花墨和寒菲統領也是如此。」

聽他這麼說,花墨和寒菲也連忙將目光投向麗蓉。

麗蓉抿嘴微笑,伸出一隻芊芊玉手,遙指天空,道:「看那邊。」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花墨和寒菲凝神望去。

天空中,一隻緊閉的眼睛懸浮在那。在望向這隻眼睛的瞬間,花墨和寒菲情不自禁地從心中生出一種惶恐不安和臣服膜拜的心情。

不知道為什麼,兩人的神魂靈體竟有些瑟瑟發抖起來。

「能讓它象上次一樣張開么?」麗蓉轉頭望著楊開問道。

楊開微微頷首,意念傳達。

那緊閉的獨眼緩緩地張開了,狹長而威嚴的金色瞳仁印入三人的眼帘,如有一個高高在上的至尊強者,正用漠視的目光,冷眼俯瞰下方。

在這樣的目光下,無論是誰都不禁生出一種及其渺小的感覺,似乎被它這麼一注視,自己就要化為齏粉,消失在這天地間。

花墨和寒菲戰慄的更加厲害,連麗蓉的嬌軀都忍不住輕輕顫抖。

「你們……應該認得這是什麼吧?」麗蓉面色激動,一邊喘息一邊詢問,目光迷離地望著那隻獨眼,即便心中難受,即便想要跪地膜拜,也依然不肯挪開目光。

「滅世魔眼?」沉默了十幾息,花墨忽然驚呼起來。

寒菲瑟瑟發抖,神色也變得如麗蓉一般激動,急問道:「這真的是滅世魔眼?」

「錯不了,和祖輩遺留下來的典籍中記載的一般無二,而且它上次打了我一道金光,我能感覺到,那種毀滅的威能,除了滅世魔眼,再無其他解釋。」麗蓉的酥胸劇烈起伏,彰顯著她內心的及其不平靜。

「蒼天有眼,老朽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見到滅世魔眼!」花墨竟泣不成聲,噗通跪伏在地,衝天空中那隻獨眼膜拜起來。

緊接著,麗蓉和寒菲兩女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楊開神色古怪,怔怔地望著,一時無言。

莜地,三道金光忽然自那獨眼中激射了出來,精準無比地打在三人的神魂靈體上。

楊開面色一變,但很快便穩住了心神。

因為他發現,被這金光照耀之後,三人不但沒有消失,也沒有損傷,反而還一臉的欣喜若狂,閉上眼睛,宛若被醍醐灌頂般,神情舒暢。

楊開暗暗觀察,心知他們定是從那金光中得到了什麼,也沒有去打斷他們的意思,只在一旁靜靜等待。

金仁獨眼緩緩闔上了。

等了很久,三位統領才先後睜開了眼睛,這一刻,楊開分明察覺到,三人的神魂靈體比剛才要強大不少。

看樣子,他們得到的好處不小啊。

楊開若有所思,到了此刻,他也知道這金仁獨眼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