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六十四章 修鍊魔神變

第六百六十四章 修鍊魔神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無字黑書是楊開無意中得到的,最初它的形狀只是個枕頭武煉巔峰。

但一次睡夢中的不屈服,讓他開啟了無字黑書的奧秘。

楊開之所以能夠確定這本黑書的原主人是大魔神,是因為前幾天寒菲跟他說過的一段往事。

她說,當年大魔神不知從什麼地方得到了一大塊鎮魂石,也不知被用在了什麼地方,只留下一些邊角料,那些邊角料被配以其他的珍貴材料,煉製成了四枚虛空戒,為四大統領掌握。

現在看來,大魔神當年得到的那一大塊鎮魂石,就是被用來製作無字黑書了。黑書的材料和四位統領手上的虛空戒的材料,同出一源!

這麼說的話,那傲骨金身的主人也是大魔神。

他想跳脫出這個世界,前往更高層次的空間,結果失敗了,肉身毀滅,骨身保留了下來,正因為是大魔神的骨身,所以傲骨金身內的充滿了邪惡威能。

傲骨金身訣,香爐,真陽訣,萬葯靈乳系列,滅世魔眼,統統都是大魔神安排下來的手筆。

只不過,楊開的成長之路,有些跳脫了他的安排。

在藥王谷的那一次,他得到了煉丹真訣,這並不是大魔神想要給他的。

或許,大魔神是希望自己的接班人能夠全心全意地在武道上走到巔峰,不為煉丹而分擾心神。

思索中,楊開眼前一亮,驀然又回憶起一件事。

莞兒曾經告訴過他。他們古魔一族曾經出現過一位頂尖的煉丹師,那是任何煉丹大師都無法比肩的存在。

如此看來。這位煉丹師,也是大魔神了?要不然,他哪來的煉丹真訣?

儘管只是個猜測,卻有很大的可能武煉巔峰!

楊開雙眸中熠熠生輝,思維急速轉動,仔細梳理著自己掌握的信息,頭腦漸漸變得清晰。

…………

「麗大人,他雖然擁有滅世魔眼。但僅憑這一點就將我族交到他手上,是不是有些過於草率了?」

出了石室,花墨忽然沉聲道,面上一片憂心忡忡,儘管在見到滅世魔眼的時候,花墨也相當激動,但仔細一考慮。還是覺得麗蓉的決定有些不妥。

「恩,他身上疑點多多,僅憑一隻滅世魔眼,並不能確定什麼,最關鍵的是,他是人類……」寒菲也輕輕點頭。贊同花墨的話。

麗蓉微微一笑:「滅世魔眼既然選擇了他,那便是大魔神的決定,我們只需遵從祖訓便可。而且,現在他是人類,以後……可就說不準了。」

花墨和寒菲聞言愕然。沉默起來。

「不過他的表現還算讓人滿意。」花墨沉吟了一陣,點頭道:「我以為象他那般年輕氣盛的年輕人。聽說古魔一族會效忠侍奉他,會立刻喜不自禁地答應下來,沒想到,他居然拒絕了。」

不但拒絕,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表現出多少激動。

似乎對他來說,古魔一族效忠於否,根本無所謂。

如果他不是太過愚笨沒自信,那便是經歷過不少風雨,看清了自身,對自己有深刻的認知。

那樣的人,不可能愚笨沒自信,他擊殺楮見的一幕依然時不時地閃過花墨的腦海,讓他每每不寒而慄。

那便只剩下一種解釋,他對自己的認識很清楚,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不會做輕率的決定。

而這樣的人,往往都是只依靠自己的能力來做事,不會將希望寄托在無法掌控的助力上。

「所以說,大魔神的眼光是不會差的。」麗蓉開心地笑著,「你們看吧,不出五年,我族便可以脫離這片小玄界,見識下祖輩們曾經生活過的天地。」

花墨和寒菲神色一震,目光中不禁充滿了期待。

多少年了,自被大魔神封印在這片小玄界中,最起碼已經過去了幾千年,世人早已忘記曾經有一個種族,侍奉著大魔神,是他最忠實的僕人,典籍中記載的那些日月,星星,大川海洋,都只能靠族人自己去幻想,誰都沒有見過那些神奇的場景。

每個族人的畢生夢想,便是離開這裡,去外面看一看,見識下那些精彩。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有那麼一日吧。」花墨深深地吸了口氣,平復心情的激動。

…………

魔神堡,一棟八角樓內,這一棟樓並不算高大,但建築的別具一格,頗有些秀美之風,角樓的八角上都掛著一些美麗的裝飾,木窗上也雕刻了許多飛禽走獸的圖案。

楊開在莞兒的帶領下,信步走進了八角樓內。

經過一夜的思索,楊開的頭緒也理清了。

不管古魔一族要幹什麼,他自己的目標一直都是變強,這一點從未變過,只有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強大,才能長存於這個世界,只有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強大,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為別人約束。

所以,古魔一族對他的態度無所謂,他只需堅持走自己的路就行。

「大人就在裡面,你自己進去吧。」莞兒伸手示意,站在了門外。

楊開輕輕點頭,邁步走進。

閣樓內,麗蓉正坐在桌後的椅子上,見楊開到來,連忙站起,快步迎出,面含笑容道:「你來了?」

「恩。」

「東西已經給你準備好了。」麗蓉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幾本秘典,「這些都是關於魔神變的,你可以隨便翻閱。」

「有勞。」

麗蓉美眸閃了閃,抿嘴笑道:「我可以依你的要求不稱呼你為大人,但你也不用對我們這麼客氣,這樣顯得有些太見外了。」

楊開漠然,沉吟片刻後道:「那我們都自在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