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六十六章 神遊頂峰

第六百六十六章 神遊頂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捧著玉盒,楊開面露驚喜之色,急問道:「這是什麼?」

「風雷羽翼武煉巔峰!」寒菲淡淡答道,「是一種異寶,來歷材料沒人說得清楚,但這些年我和麗蓉都嘗試煉化過很多次,卻沒一次成功,我看你也有一雙蘊含天道法則的翅膀,就想著讓你也試試。」

楊開看了看她,神色略有些遲疑,本著無功不受祿的心態,本想拒絕,但就在這時,自己背後肩胛骨的位置,卻生出一種異常的酥麻感,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要掙脫自己的束縛,想要衝出體內。

楊開神色微動,在自己沒有控制的情況下,陽炎之翼居然想主動展開。

冥冥之中,陽炎之翼和風雷羽翼,居然有了些微妙的聯繫。

楊開不禁握緊了玉盒,伸出一指點在那風雷羽翼上。

美輪美奐的風雷羽翼,悠然化作一道流光,閃進楊開體內,與此同時,楊開面色一變,感受到一股無法忍受的巨疼,從後背的肩胛骨傳了過來,似乎自己整個人都要被撕裂了一般武煉巔峰。

臉色剎那間變得雪白,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水,身軀戰慄起來。

麗蓉和寒菲只是冷眼旁觀,並沒有要施加援手的意思,但兩雙美眸都充滿了擔憂和期待之色,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

過了許久,楊開才慢慢站直了身子,重重地喘了口氣,背後肩胛骨處依然一陣陣巨疼划過,但卻不是那麼無法忍受了。

見到這一幕。麗蓉也不禁拍了拍酥胸,輕笑道:「看樣子。你和這風雷羽翼真的有些緣分。」

「我還沒有煉化它!」楊開皺了皺眉,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兩邊的肩胛骨處,有兩道強橫至極的能量隱藏在那裡,無時無刻不在破壞自己的身體,那時不時爆發的風雷之力,讓他痛苦不堪。

只是他的毅力和韌性非常人能比,沒有將這份痛苦表現在臉上而已。

「我知道。」麗蓉微微一笑。「但是我和寒菲試驗了很多次,才能勉強將它收進體內,無一例外,不出一個時辰,就不得不將它逼出體外,要不然,我們兩人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你能堅持多久。或者說,一舉讓它承認你,徹底將其煉化。」

「我努力吧。」楊開微微頷首。

他也發現了,煉化風雷羽翼,就如煉化一件秘寶一樣,需要持之以恆地灌入真元。讓它臣服自己,為自己所用。

在它徹底融入自己的身體之前,它不過是進入自己體內的異物,不但無法動用,還在破壞自己的身體。對自身有莫大的害處。

「我送你回去休息,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要急,一步步來,誰也不是一下子就成長起來的。」麗蓉柔聲寬慰,伸出一隻手拿住了楊開的胳膊,展開身法朝上掠去。

重新回到石室中,楊開也顧不得其他,連忙走到自己的床邊,盤膝坐下,閉目凝神。

八角樓內,麗蓉和寒菲兩人品著香茗,沉默無言。

過了許久,麗蓉才忽然神色嚴肅地問道:「寒菲,你覺得他怎麼樣?」

寒菲放下手上的茶杯,螓首輕頷:「資質,毅力,魄力,膽量,全都沒得說,比我族任何一個年輕族人都要出眾,甚至我們幾個在他這般年紀的時候,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他若不早早夭折,未來肯定一片光明。」

麗蓉也深以為然,玉手輕敲著桌面,俏臉上卻浮現失落的神色:「可惜啊,他是人類出身,如果他的體內流淌著我們古魔一族的血統,那該多好。」

寒菲神色一變:「麗蓉你……」

麗蓉啞然失笑,搖頭道:「你想哪去了?我沒有那麼惡毒,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我可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

寒菲面色一松,剛才聽麗蓉的話,她還以為麗蓉動了什麼歪心思。

麗蓉忽然古怪一笑:「你怎麼看起來對他挺上心的?」

「他在火山下救過我,要是沒有他的庇護,我早死了。」寒菲淡淡道。

麗蓉莞兒一笑:「沒這麼簡單吧,你可是連風雷羽翼都送了出去。」說著,大有深意地望著寒菲。

「你想多了,他不過是個小孩子!」寒菲撇開目光。

「他可不是小孩子!」麗蓉搖了搖頭,「好了,不說這個,我只是感慨,即便我們那麼表態,也有意交好他,但他好像對這裡,對我古魔一族,沒有一點歸屬感和依賴感,他太自強和自信了。」

「這是自然,他有自信的資本。而且,他也算是被棺奴前輩擒拿到這裡的,我們沒有有恩於他,他怎麼會生出歸屬感和依賴感。」寒菲有些苦澀地說道。

她和麗蓉都明白,如今古魔一族的出路,全在楊開身上。但現在對方對這裡沒有歸屬感,沒有歸屬感的話,就不會對古魔一族上心,就不會為自己一族付出,最起碼,不是真心實意的。

如果他能離開,寒菲和麗蓉幾乎可以肯定,他會毫不猶豫地拋下古魔一族,頭也不回地離開這裡。

「你是想讓他對我族產生眷念之情?」寒菲忽然意識到麗蓉的打算了。

「我希望如此。」麗蓉並沒否認,揉著潔白的額頭道:「可惜他好像有些油鹽不進。祖輩們的典籍上不是說,人類的年輕男子都是貪念女色的么?怎麼他看起來不是這樣,我讓莞兒陪了他一年多,他也規規矩矩,沒對莞兒有越禮之處。」

「是不是莞兒不合他的喜好?」寒菲也狐疑不解。

一輩子生活在小玄界,對人類的理解也只是從祖輩的典籍中得知的,祖輩們說人類陰險狡詐,貪念美色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