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禮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巍峨高聳的雪山,皚皚白雪下是亘古不化厚達幾千丈的冰層,鵝毛般的大雪依然在飛舞著,三十丈內不可視物。

此地的溫度極低,即便是修鍊之人,若不因為特別的原因也不願意踏足這裡,從天空中俯瞰,遙遠看不到盡頭的位置,盡被雪白覆蓋。

其中一座雪山的山腰處,有一個隱蔽至極的洞口,直通山腹,內部冰棱滿布,冰層晶瑩剔透,寒氣逼人。

一股虛空的力量忽然在山洞內瀰漫,旋即,紅光大盛,照耀著整個山洞,讓洞內的一切都顯得無比陰森怪異。

一道人影從虛空中浮現出來,似乎還沒弄明白自身的位置,轟地墜落在冰層上。

待他立穩腳跟之後,強悍的神識立刻四散滲透出去,片刻後,面色一松,逐漸收回了神識。

「果然是在雪山裡面。」楊開通過神識,查探清附近的地勢,喃喃自語一聲。

從小玄界里出來之前,麗蓉就告訴過他,說棺奴前輩極有可能是隱藏在萬里無人煙的極寒之地。

現在看來,她所言不假。

因為棺奴早就已不知死了多少年,縱然他生前是入聖境強者,也是古魔一族的族人,肉身強悍,但這麼多年下來,他的肉身也會腐爛敗壞,而保存自己肉身的可行辦法,便是尋找一處無人問津的極寒之地隱藏著。

而雪山內部,無疑就相當符合條件。

麗蓉說,棺奴會每隔十年外出一趟,尋找到一個具備神識之火的武者或者等他的肉身承受不住的時候,便會回到自己的隱藏之處,修生養息。

下一個十年後,再次出動。

棺奴已不知這樣行動了多少年,也為麗蓉他們帶去十幾位具備神識之火的武者。

扭頭看了看一旁,楊開立刻便看到了盤膝坐在原地的棺奴,他的身體中散發著讓人難以忍受的腐臭味。嗅之作嘔。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也生滿了膿瘡和肉瘤般的東西。

他這具肉身,維持不了多少年了。

楊開心中瞭然,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執念,讓這樣一位強者在死後也忠於自己所行之事,但這樣的人,可敬可佩!

棺奴的背後。依舊背著那口血紅的棺材。

世人都不知道這棺材內隱藏了什麼,有什麼樣的奧秘,但楊開清楚,棺奴內,封印著小玄界,他正是從那裡面被傳送出來的。

自從與麗蓉等人約定好之後。楊開只用了半個月時間,便將他們剩下的藥材全部煉製成丹,一番休整,三大統領一起出手,破開小玄界的虛空,將楊開送了出來。

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自己留給他們的禮物!楊開心中想著,面上浮現出一絲微笑,緩緩後退。警惕地注視著棺奴。

他可不想將這位入聖境的活死人從打坐中驚醒。

雖然施展魔神變就可以消除他的敵意。但萬一附近有什麼強者查探到了自己的氣息,只會將這裡給暴露出去。

所幸。棺奴一直在沉睡中,並沒有要蘇醒的意思。

許久之後,楊開退出了山洞。

凜冽的寒風迎面撲來,察覺到這異常的寒冷,周身上下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真陽訣不由自主地就運轉起來,驅散身旁的寒意。

在那漫天飛雪中觀望了一陣,楊開放棄辨別方向的打算。

儘管來到通玄大陸有一年半了,但他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小玄界中度過的,可以說對這片世界依舊是人生地不熟,即便辨別了方向,他也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

身形掠出,閃電般縱入風雪之中,楊開很快消失不見。

…………

魔神堡,三大統領怔怔地望著天空中那緩緩合攏的裂縫,久久無言。

「走了呢。」寒菲喃喃道。

「恩。」麗蓉點了點頭,「不過他會回來的。」

花墨神色遲疑,沉吟道:「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麗大人你為什麼這麼肯定他會履行自己的諾言?」

「感覺!」麗蓉微微一笑,「他那天的承諾很真誠,我選擇相信他。看著吧,他一定會回來的,如他的承諾一樣,帶領我們走出這片天地。」

花墨皺了皺眉,不再多說什麼。

雖說他也很想去相信楊開的承諾,但人類的陰險狡詐是出了名的,誰知道他是不是在欺騙自己等人。

「大人,大人!」就在這裡,莞兒忽然急呼著跑了過來。

「怎麼了?」麗蓉轉過頭,捋了下耳邊的秀髮,輕聲問道。

「你看看這個。」莞兒說著,伸出手,將手心裡握著的東西遞到三位統領的面前。

「晶石?」麗蓉訝然,「你從哪裡弄的?」

雖然上次寒菲也帶回來不少晶石,但對於一整族人的需求來說,還是有些少。這些晶石如今都被三大統領分批掌管,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會發一些下去。

莞兒上次也分到了幾塊,不過很快就被她給用掉了,她手上應該沒有多餘的晶石。

「楊開煉丹的那間石室中找到的,你們快去看看吧,還有好多好多。」莞兒臉上洋溢著興奮地神色,連忙比劃。

麗蓉和寒菲忽視一眼,皆都看出了彼此的驚詫,連忙飛身出去。

很快,三大統領便來到了楊開一直用來煉丹的石室中,待看清裡面的情況之後,頓時目瞪口呆。

石室的一個拐角處,堆積了如山一般的晶石,數之不盡!

「這……」麗蓉幾乎無法言語,嬌軀瑟瑟發抖,神色激動。

「這應該是他上次在火山下面收集到的。」寒菲解釋道。

「這麼多?」花墨險些咬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