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七十一章 條件

第六百七十一章 條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冤有頭,債有主,之前騙了自己的那個男人已經死了,楊開本就沒有找這兩個女人麻煩的打算,更何況,楊開也需要找人打探情報。

聽楊開這麼說,姬夢大喜過望,驚呼道:「

楊開點點頭:「不過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姬夢急問,現在活命最重要,她已決定,不管這男人提出多麼過分的要求,只要不傷害到祝映月,她都能答應下來。

「救命之恩是不是該以身相許?」楊開摸著下巴,一臉邪惡地笑問。

姬夢的臉色陡然陰寒下來,雖然她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卻沒想到這個男人真的提出這種無恥的要求!

心中憤怒,臉上卻不敢表露分毫,勉力抵擋下冰晶狼的冰棱,嬌喝道:「我沒關係,但是……你不要打映月的主意!」

「哦?」楊開有些意外地望著她,他也只是說著玩玩而已,並沒有真的打算要對這兩個女子怎麼樣,從第二次見面的交談來看,這兩個女子也並非奸戾之人,救下她們也沒關係。

「你還出不出手啊,你再不出手,我們死了你什麼都得不到!」姬夢已經忍無可忍,說話的這一會功夫,冰晶狼的耐心似乎也完全耗光了,進攻愈發兇猛,以她和祝映月的手段根本抵擋不住,楊開要是再看下去,她們鐵定得遭殃。

「來了。」楊開搖了搖頭,慢悠悠地從虛空中飄了下來。

那龐大的妖獸正從遠處撲來,嘴中的獠牙凶芒畢露,惡臭味撲面而來,祝映月嚇得尖叫一聲,淚水都涌了出來。

正不知該怎麼做的時候,身子忽然一輕,下一刻,她便發現自己被人抗在了肩膀上,四周的景色迅速後退,嚇得她連忙閉上了眼睛。

姬夢也是同樣的遭遇,她根本沒反應過來,便被楊開提在了手上。

風馳電掣,那面目可憎的冰晶狼在後方猛追,距離卻是被漸漸拉開了,姬夢忙裡偷閒看了一眼,不斷地催促道:「快點,它要追上來了。」

楊開冷哼:「你說得倒是輕鬆,這已經是我的最快速度了。」

姬夢不說話了,看著越拉越遠的冰晶狼,不禁鬆了口氣。

半晌後,冰晶狼終於不再追逐,而是停在了原地,仰天長嘯,嘯聲中充滿了不甘和憤怒。

茫茫雪山的某一處,楊開站在原地,顯得百無聊賴,看著兩個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在忙碌。

她們似乎很有在雪地中生活的經驗,積雪很快被她們打出一個坑洞,內部寬敞,外部結實。

不一會兒,一個雪洞便已做成。

姬夢警惕地回頭看了楊開一眼,有些虛弱道:「我們要換衣服,順便敷些療傷葯,你站在這裡不要進來,也不準偷看,要不然,挖了你的眼珠子!」

「喂,你現在已經算是我的人了,我看幾眼有什麼關係?」楊開調戲道。

「你……」姬夢氣極,好一陣咬牙切齒,憤怒道:「我是沒關係,映月不行!」

這般說著,兩女便先後鑽進了雪洞內,不一會兒,便傳來悉悉索索的動靜,顯然是她們在脫去滿是鮮血的衣服。

楊開一臉愕然,他忽然覺得,對方好像沒有要反悔的意思。

不會真的就這麼以身相許了吧?楊開一臉黑線,這要是被她纏上了,麻煩可就大了。

自己果然夠賤,怎麼會提出那樣作繭自縛的條件?

等了差不多半個時辰,裡面才傳來姬夢的吆喝聲:「你可以進來了。」

楊開曬然一笑,走到雪洞前,低頭鑽了進去。

裡面確實很寬敞,而且也不顯得陰寒潮濕,反而在外面環境的對比下,這樣的雪洞讓人生出一種溫暖的感覺。

兩個女子都已處理妥當,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衫,讓楊開看得眼前一亮。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齊朝擋在她們面前,楊開也注意到她們長什麼樣子,第二次見面,她們狼狽不堪,一身血污,也看不清真容。

現在看去,大的身材傲人,容貌靚麗,小的玲瓏別緻,頗為可愛。

不過此刻,那大美女正一臉不爽地望著楊開,似乎有要將他生吞活剝的衝動,銀牙緊咬,小美女縮在一旁,怯怯地注視過來,顯得很是柔弱。

「你們好。」楊開打了個招呼,在她們對面盤膝坐下。

「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原來在冰晶狼面前,也只能望風而逃。」姬夢陰陽怪氣地譏諷道。

之前看楊開一臉的淡定從容,在七階妖獸面前不但沒有絲毫懼意,反而還和她東拉西扯,姬夢誤以為這傢伙手段了得,可是到最後,她大失所望。

這男人,也只不過是速度快一些罷了,連正面與冰晶狼一戰的勇氣都沒有。

「逃不逃也救下你們了。」楊開不以為意。

在不熟悉的外人面前,他不太願意展露自己的實力。

七階妖獸等同於超凡境,如果自己真當著這兩個女人的面把它給殺了,極有可能會暴露出自己的戰鬥力。

在不確定她們的身份和心性之前,楊開不會冒險。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救了我們。」姬夢忽然開口,神色誠懇,說話間,伸手碰了碰祝映月。

祝映月還有些驚魂未定,反應難免大了一些,待察覺到姬夢的用意後,臉蛋一紅,也低聲道:「謝謝你。」

「舉手之勞,不客氣。」楊開心情不禁舒暢了很多。

「另外,關於之前那件事,我們要跟你道歉。」姬夢咬著紅唇,神色艱辛道:「齊朝騙你的時候,我們是想提醒你的,但是我們不知道你的來歷和進雪山的意圖,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