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七十七章 樹欲靜,風不止

第六百七十七章 樹欲靜,風不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再仔細查探一番,楊開的表情不禁錯愕起來,他發現,自己似乎認識這個人,因為她的生命氣息讓楊開有些熟悉的感覺武煉巔峰。

這般想著,走到那人所處的屋舍前,推門而入。

咯吱一聲輕響,屋內正在打坐的那人明顯受了驚嚇,連忙彈跳起來,一臉警惕地朝外望來,待看清楊開的面容之後,又是訝然又是奇怪地低喝道:「怎麼是你?」

「又見面了啊。」楊開笑望著對方。

他沒想到,段海派過來的幫手,居然是自己在雪山中遇到的那個女子,姬夢。

金黃的衣衫遮擋不住那傲人的身材,無可挑剔的窈窕身高,波瀾壯闊的酥胸,修長筆直的美腿,腦後束著馬尾辮,漆黑柔順,直達腰臀,顯得青春靚麗,光彩照人。

此刻,姬夢一臉驚訝地望著楊開,似乎沒想到居然還能再見到這個人。

驀然,她神色一變,警惕地打量了下四周,急急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可不是你能隨便能進來的地方!」

「恩?」楊開愕然。

姬夢二話不說,已經沖了過來,扯著楊開的衣服道:「你不是我神教弟子,這裡是我神教一位客卿所居的地方,你趕緊走,要是被他看到了,恐怕不太好。」

「客卿?」楊開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什麼樣的客卿?」

看她這樣子,好像對自己的到來一無所知。只知道這裡入住了一位新的客卿。

「似乎是一位靈級煉丹師,很有來頭的,段長老讓我來服侍照顧他。」說話間,見楊開頓在原地沒動作,姬夢不禁有些焦急,跺腳道:「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呀,你想死不成?」

「沒這麼嚴重吧?」楊開笑得越發有意思了武煉巔峰。

「很嚴重!擅闖我神教客卿居住之地,任何神教弟子都可以將你誅殺,那群守山的弟子到底在幹什麼,怎麼會放你進來的?」

「那你怎麼不動手?」

「我幹嘛要對你動手。你這人好奇怪,快走吧,趁他還沒回來之前,他要是看到你了。那就麻煩了。」

這般說著,一個勁地將楊開往外推搡出去,面上一片焦灼。

「你這麼著急趕我走,是怕那位客卿看到了誤會?那人是個男的?」楊開挑了挑眉頭,調侃道。

姬夢臉一紅,嬌喝道:「關你什麼事,你管得也太寬了吧?」

「隨口問問而已。」楊開聳了聳肩膀,嘿嘿笑道:「聽說你們雷光神教客卿身邊的幫手,會滿足那些客卿的一切要求,甚至有很大可能會結為連理。你就不怕那位客卿是個遭老頭子?」

姬夢嬌軀不禁一顫。美眸中溢出些驚恐,搖頭道:「不會的,段長老說了,那人並不老,要不然我才不會來這裡呢。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但肯定不是什麼遭老頭子,你真是可惡啊,幹嘛平白污衊別人?」

楊開深深地凝視著她,微微點了點頭。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你走不走啊。別逼我對你動手!」姬夢神色不悅,楊開在這邊胡攪蠻纏,實在讓她很是鬱悶,語氣也變得有些不耐煩。

「行了,不跟你胡鬧了。」楊開緩緩搖頭,也沒有繼續逗她的興緻,伸手將段海臨走之前給自己的那塊漆黑銘牌取了出來,遞到姬夢面前:「認得這是什麼吧?段海似乎沒跟你說太多啊。」

「客卿銘牌?」姬夢不禁捂住了小嘴,驚愕地望著楊開:「你怎麼會……」

美眸中忽然又迸發出複雜的光芒,不可置信道:「你不會就是那位新來的客卿吧!」

「恩。」楊開點點頭,又將銘牌收了起來。

姬夢怔在原地,她在此地等了兩天,也一直在想新來的這位客卿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又有多大年紀,卻沒想到居然就是楊開——他太年輕了!

「見過客卿大人!」姬夢臉上表情糾結,連忙行禮。

「不用這麼見外。」楊開搖了搖,姬夢在洞悉自己的身份之後,一瞬間就變得恭敬起來,這讓他有些不太適應。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就是段長老說的那位……我還以為你是偷偷闖進來的,我真的不知道。」姬夢急忙辯解著。

「無妨。」楊開微笑地看了她一眼,轉身走進了進去。

屋外,姬夢張了張,欲言又止,一臉的懊惱和欲哭無淚,本指望能給這位新來的客卿留下點好印象,卻不想弄巧成拙,不但沒給他留什麼好印象,反而將原本的關係也破壞了。

想起剛才自己無意中透露的心聲,姬夢滿心懊悔,這下不知道他要怎麼想自己了,恐怕在他的心中,自己定是變成了一個為了利益而不擇手段的女人了。

…………

雷光神教總部。

一座行宮中,剛安頓下來的段海還沒來得及歇息片刻,外面便急匆匆地走進一人。

段海抬頭望去,呵呵笑了起來,招呼道:「許師弟!」

「段師兄,之前跟你說的那事怎樣?」許奇連忙詢問,隱隱有些急切的意思。

段海滿面笑容:「許師弟平時不是不怎麼關注神教的事么?怎麼這一次這麼上心?不過你倒是給了我一個好消息,我也不負所托,將那人請了過來。」

「當真?」許奇聞言大喜。

「自然,三日前他便已到了我神教,如今便在客卿所居的那幾座山峰中,我已派了一位相貌資質都屬上上之選的女弟子前去服侍他,相信他很快就會流連忘返的。」段海這般說著,站了起來。走過來親自給許奇倒了杯茶,讚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