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七十八章 如你所願

第六百七十八章 如你所願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來到雷光神教差不多已經一個月了,楊開也漸漸適應了這邊的生活。

姬夢上次來的時候,奉段海之命給楊開帶來了許多藥材,楊開每日隨手煉製煉製,也不敢煉製太多,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關注,只以普通煉丹師的速度,每日煉製兩三枚靈丹。

剩下的時間,都在修鍊自身,或者窺探煉丹真訣中的信息和奧秘。

一個月相處下來,楊開發現姬夢這個女子變得拘謹許多,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總有些弱勢和小心翼翼的感覺,遠沒有之前在雪山中的那份隨意和愉快。

平常她也只是躲在另外一間屋子裡修鍊,與楊開並沒見幾次面。

楊開忙碌自己的事情,也沒太多關注她的意思,這讓姬夢心中感覺很不是滋味,有時候想去找楊開說說話,增進下彼此的感情,卻拉不下這個臉面。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楊開正在打坐中,屋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姬夢推門而入,站在門口處行了一禮:「客卿大人。」

「有事?」楊開呵呵一笑,隨意地撇了她一眼。

「到每個月繳納丹藥的日子了,我需要將你這段時間煉製出來的丹藥送到神教總壇去。」姬夢輕聲解釋道,這也是段海派她過來的任務之一,每個月,煉丹師客卿們身邊的幫手,都會將他們這段時間煉製出來的丹藥收集一下,然後送給段海。以供神教內部使用。

楊開點了點頭,將自己這些日子煉製的靈丹取了出來。遞給姬夢。

姬夢道謝接過,輕咬著紅唇,欲言又止,神色艱辛。

楊開隨口道:「我聽其他的煉丹師說,只要有我的允許,你便可以從中取幾枚丹藥自己使用,是不是這樣?」

姬夢輕輕點頭。

楊開微微一笑:「那你便取五枚靈丹,自己使用吧。」

煉丹所用的材料。雖然是由雷光神教提供,但是煉丹師在煉製的時候,多有損耗,可能會出現煉製失敗的情況,一旦出現這樣的現象,那材料便會被浪費。

所以,每個月煉丹師煉製出多少丹藥。只有煉丹師本人和他們的幫手清楚。

如此一來,在送往雷光神教總壇之前,就可以做點手腳,在神教能夠接受的範疇內,這些煉丹師客卿都會選擇扣留一小部分丹藥,當成培養自己幫手的資本。這樣不但能讓自己的幫手得到好處,也可以得其好感,讓其更加用心地協助自己。

這是公開的秘密,其中的貓膩段海也清楚,但從來沒有阻止過。

因為煉丹師扣留下來的一小部分靈丹。最後還是用在神教弟子身上,既然將這些資質相貌出色的女子送過來服侍照顧煉丹師。段海也希望她們能夠迅速成長起來,有朝一日能夠成為神教的棟樑。

楊開也是與其他煉丹師閑聊的時候,打探出來的情報。

聽楊開這麼說,姬夢不禁大喜過望,連聲道謝:「謝謝客卿大人,我一定會好好利用這五枚靈丹。」

她只有神遊境八層,靈丹能夠給她帶來的提升是很巨大的。

楊開不再多說,開出字據,寫明了自己這個月一共煉製出多少靈丹,讓她帶著一併送給段海。

姬夢感激不已,迅速離開了山峰。

回到神教總壇,將靈丹和楊開開出的字據交給段海,段海點清靈丹數量,滿意點頭。

姬夢正要告退的時候,段海卻將她喊住了。

「長老還有何事?」姬夢疑惑詢問。

「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段海忽然問出一句讓姬夢沒頭沒腦的話。

「還可以吧,就是有些沉默寡言,不與人溝通,我在那邊待了一個月,跟他說的話不超過十句。」

「你跟他沒怎麼說過話?」段海驚奇不已,「那他有沒有對你……」

姬夢臉一紅,連忙搖頭。

段海的眉頭皺了起來,有些不悅地道:「派你過去的目的你應該清楚,這些客卿都是我神教能夠發展壯大的根本,但他們只是客卿,隨時都可能離去,你必須將他牢牢抓住,最好能讓他心甘情願地拜入我神教,成為我神教弟子!」

「弟子知道。」姬夢垂首。

「你能勝任這份工作么?如果不能的話,我可以換其他人去,我神教可不缺乏貌美的女子。」

「弟子會努力的。」姬夢咬牙答道。

「恩,去吧,我期待你的表現。」段海揮了揮手。

姬夢心情沉重地離去了,等她走後,段海才搖了搖頭,對坐了一旁傾聽的許奇道:「師弟,現在看來,這個人似乎真沒有打算長留在我神教。當時帶他過來的時候,他也說過這種話。要不然他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終日面對美色不可能無動於衷。」

「這說明他有自己的堅持和目的,這種人向來都很有主見,不太好掌控啊。」許奇也嘆息一聲。

「不過他當時說,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需要我神教幫他一個忙,也不知道要幫什麼忙。」段海狐疑不解。

「那師兄準備怎麼做?」

「再看看吧,獨傲盟那邊已經有人過去了,會再仔細地打探下關於他的情報,這麼年輕的靈級煉丹師……我實在不忍啊!」

許奇也深以為然地點頭,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並不願意得罪楊開,反而樂意與他交好。

姬夢重新回來之後,楊開明顯發現她有些悶悶不樂,多了許多心事。

楊開也不去詢問,女人家有心事是很正常的,問多了只會惹麻煩上身,每日依然只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

雖說有杜老和段海的交情作為保障,但